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2019.6.23


劇場版歌之王子殿下 宮野真守粉絲見面會


地點:三創生活園區 5F CLAPPER STUDIO


全場repo,略水,有參考其他太太的repo


10:00 am 入場


當天早上下著雨,先在南瓜廣場整隊,看到不少人穿著BLAZING!的場T,還有的背著明顯看出是翔醬或是賽西親媽的痛包。

在樓梯間排隊入場,有好些個妹子扛著大大的行李箱,爬樓梯真的辛苦了啊。

之前說的神祕入場禮,就是糖霜餅乾和吧唧,吧唧好像只有彩虹組,餅乾是18人全員隨機的。

一進場就聽到mc在說有幾個餅乾在移動的時候不小心撞到裂開了甚麼的,座位排的密密麻麻,有440個位子啊,我在第二排中間...

[玲真]nuit

夜晚无尽,早晨不来


这个世界没有河童没有水獭,只有同样的心意


>>>


玲央发现自己产生了感情。


他爱上了他笔下的一个小说人物,他勾勒出的虚假,或者说,谎言。


玲央甚至能梦见他,每晚与他梦中相会。玲央的房间摆设有些特别,但也只是偶然所为,在午夜梦迴之时,他恍惚间能走进镜中世界,彼端即是真武的房间。


真武的双眼,牵起的嘴角,肌肤的触感,都如同他案头上压着的一叠叠稿纸上形容的一样生动,玲央凑上前去,对方温热的气息轻轻洒在脸旁,他真切的感受到,比想像中不知真切几千几万倍。


玲央抬手环住了真武,只在这样的时间...

可能要等明年剧场版公开之后,才有动力回来填坑#

[模特K] Chapter X 浮云

*Chapter IX 雨过天青

>>>

"猜猜我是谁?"
眼皮上传来令人心神荡漾的熟悉温暖,伏见轻笑着去揭。

"没猜到就不准转过来。"
勉强维持住的尖细声音再度响起,双眼被压的更紧了。

"别闹了,美咲。等等还有拍摄。"
稍微一扯,将对方的手包覆在手心。

"看,眼妆都掉了。"
直视着对方的眼神既灼热又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啊,真的..."
太犯规了,那个眼神。

"美咲又善用职权来看我了吗。"

"什丶什么善用......你怎么知道是我?"...

[Repo]Mamo Live in Taiwan 2017


*語死早,表嫌棄

*略詳細,等碟不想破壞驚喜的慎入

*歌單曲順參考台灣官方公開情報

>>>

人生中第一場演唱會。

2017/2/10 12:30 松山機場
班機降落後又過了一個小時Mamo才出現,樂團成員和dancers在這之前已經走出機場了,聽到入境門口爆出尖叫----Mamo來啦!先在出口那裡和粉絲拍照~笑著跟大家揮手然後在保鏢的簇擁下上車~本人更好看了(º﹃º )那強大的氣場啊!!不愧是男神!!

14:00~16:30 會場外
物販在演唱會前一天就開始了,下午三點開賣,兩點到的時候隊伍已經滿長的了,然後輪到我的時候,斜背包、護腕、托特包就完售

[伏八]玩偶服之恋

*之前拿到的cp关键词:玩偶服,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被害妄想

*就只是被害妄想。。。别想多[。

>>>

伏见猿比古有一套玩偶服。

名字叫八田美咲。

黑暗。

闷热。

窒息感。

房子很大,人多么渺小。

每一次呼吸,都像在迎接死亡。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但是,不行。

不分开的话,Misaki就会死。

Misaki,就那么喜欢吗?那个总是散发刺鼻气味的地方。

竟然没有它就活不下去。

除了那里和我身边之外,世界的其他地方都太危险了。

会赶在我们之前,把我们毁灭掉。

Misaki,我在你体内哦。

好温暖,就这样继续下去.....

[模特K] Chapter IX 雨过天青

*Chapter VIII 雷鸣


*一直误解对方的两人愈写愈心塞。。。和好之后我就可以放心的准备期末考啦!你们这两个万恶的小基佬ovo


先说好,这章是抓住12月的尾巴在昨天发出来的哦(但是被屏蔽了),所以我可没有食言在这个月发了三章,如果可以原谅系统的话就


来吧


ヒカリ、ヒカル 宮野真守

[伏八]圣诞夜。。。这是虐狗的前奏?!



>>>


"要来吗?"


和好后的第一个圣诞夜,伏见站在他家门口,裹着围巾和一头雪花。


就算什么都没说,八田还是安心的跟着对方走了。


"很冷吧?手给我。"


将伏见的手拉过来放进自己的衣兜里,八田坦然自若的继续前行。


"Misaki."


" 嗯?"


"很温暖。"


"对吧。天冷还不戴个手套,是想让吃饭的傢伙冻伤吗?"


"...Misaki好囉唆。"


"如果我把老妈子属性点满了一定是你的错。"


即使嘴上发着牢骚,衣兜里交握的手却捏的更紧了。




"到了。"


在八田眼前的是一家高档西餐厅,就座落在每天去吠舞罗的必经之路上,但也止于路过而已,能入内用餐的机会真是想都没想过。


"请问有订位吗?.........好的,两位这边请。"


侍应生将两人引到一个包厢里,并让两人稍候片刻,餐点马上就来。


"这种惊喜一样的氛围......呐Saru!不便宜吧?"


转着脖子上看下看,最后说出来的就是这么个没情调的问题。


"至少是Misaki这样的平民百姓负担不起的。"


"切!税金小偷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那双三白眼瞪了过来,焦糖色的眼眸里却带着笑意。


"久等了,现在为您送上餐点......这位客人,不好意思,因为这次的套餐有搭配酒精饮料,能否让我确认一下您的证件呢?"




".........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会被怀疑啊?明明都成年了......"


八田的脸色黯淡下来,如果头顶上有耳朵的话此时一定是软绵绵的耷拉着。


"因为Misaki是童贞,啊说错了,其实我要说的是童颜,不过说是童贞也没错。"


伏见轻轻的扬起唇角,将盛着精致蛋糕的银碟子推到八田面前。


"你这傢伙,欠抽吗!长的帅了不起啊?圣诞节还不是只能跟我这种人过!"


闻言,伏见也不恼,得到恋人的讚赏比什么都令人自豪。


"......我没有过圣诞节的习惯,但是,如果真的要过的话也只想跟Misaki一起过。"  一贯慵懒的语调,吐露的话语却是如此认真,简直就是心中奉行的真理。


"胡、胡说些什么呢..."


八田低下头,用小叉子一下下的戳着蛋糕,发丝间露出来的耳尖微微烫红。


"♬*゚♪*゚.•*¨*•.¸¸♬⁺♬°ృ"


".。.:* ♬*゜♪ .•*¨*•.¸¸♬✧"


"......好厉害啊Saruhiko!我都不知道原来你还会吹口琴!"  双眼闪闪发亮的,好久不曾听见的讚扬自然而然的从八田口中迸出,一下子直击了伏见的心口。


"...你都不问一下这是什么曲子?!"  


"啊对哦,是什么歌啊?听着不像平安夜。"  八田歪着头问,嘴里还塞着满满的葡萄干布丁。


"Xmas to you......呵!那布丁就真的那么好吃吗,小心别噎着了。"  伏见伸出食指戳了戳对方鼓起的脸颊,低垂的眉眼流露出柔软的情感,和嘴里布丁的味道一样,好像有点太甜了,八田看进对方的眼底时这样想道。


"啊?"  八田费了点力将布丁一口吞下,若无其事的抹抹嘴,脸上写着满足。


"歌名是Xmas to you。"  下巴搁在交叠的手背上,伏见轻轻的笑着。


"哦哦,Chris...Chrismas to you."  学着伏见的发音,八田结结巴巴的复述了一遍。


"嗯,Happy Chrismas,Misaki."  在灯光的渲染下,時間彷彿冻结了一般,八田突然觉得,如果可以就这样一直一直注视着对方,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噗!那是什么蠢到不行的表情..."  伏见失声笑了出来,玩闹一般的捏了对方还沾着食物的脸一把。


"......有什么好笑的啊?臭猴子!"  拍开伏见的手,想装作生气的样子却怎么也无法认真起来。


"吃饱了就回家吧。"


"...嗯。"  




出了餐厅走上街,伏见把刚才打包的葡萄干布丁递给八田:"回去之后吃吧。"说完就跟八田挥挥手权作告别。


"...Saru!"  向前追了几步,拉住对方的袖口,八田有些着急的涨红了脸,眼神左闪右躲,支吾半天才挤出一句:"......要不要来我家里坐坐?"




"......"  一路上相顾无言,却也丝毫不觉得压抑,街道旁一列列的行道树都挂上了缎带和彩灯,在夜里如同点点繁星,照亮了冷冽的空气。


"......好美..."  不自觉的慢下脚步,不顾小巧的鼻子被寒风冻的通红,就连脸颊也是红扑扑的一片。


将一边的围巾解开,绕上八田,紧紧的,裹在一起。


"...Misaki."  声音虽然微弱如叹息,八田却能感受到对方胸膛中强而有力的心跳。


"我们回家吧,Saruhiko."  被伏见揽住腰,顺势靠上了对方的肩膀。


即使冬风呼啸,也再也无法吹熄心中重新燃起的那簇火苗。




"...这里是......"  看着记忆中熟悉的门牌,伏见一时失神,静静的伫立在门前。


"我们回来了!"  八田拧开门锁,对着空荡荡却充满怀念气息的屋里喊道。笑容的灿烂彷彿能融化冬雪,美好的如同圣诞节的早晨。


八田扯着对方的手进门,身后人却一动也不动。


回头的时候整个人都栽进了伏见的怀中,脸颊被温柔的捧起,印在唇上的吻却是沉重的令人窒息,好不容易将对方推开,喘着粗气狠狠的剜了对方一眼,只见对方游刃有余的弯起唇角,伸手向上一指,随着指头的方向望去,一丛檞寄生高高挂在门上,上头还坠着铃铛。


"这是习俗。"  不怀好意的笑着,伏见牵起对方温热的手走进屋内。


"唔......"


拿下了共用的围巾,八田惋惜的看着暖炉桌上的火锅:"本来想跟Saru一起吃巧克力火锅的......反而被抢先了一步..."噘着嘴低声嘟嚷,表情又骤然一变:"啊!我忘记你不喜欢吃甜食了......那就算了吧..."


"怎么会不喜欢呢......"  脱下厚重的大衣随手一扔,抓起八田的手腕带到暖桌边,伏见眼里闪烁着狡黠的光,缓缓摩挲着八田指节,凑到唇边微微一碰,"夜晚,还长的很。"






圣诞节贺文•完



==========================


来来来!通通有!人手一个小甜饼,有伴的找伴,没伴的回老家过圣诞!

发车困难(o)

让窝回炉重造一下(x)

[模特K] Chapter VI 风雨如晦

*Chapter V 晴天娃娃

*这种猴哥八妹互相STK的相处模式......也真是醉了

*貌似终于进正文了(?)

>>>

当黑客是伏见的业余爱好之一,从小时候就与各式科技产品为伍的他,将这项长才实际应用在监看他的最大爱好----八田美咲身上。

最新的监控设备装在八田的单反里,一旦八田举起相机开始拍摄,那张娃娃脸在伏见眼前的监控画面里无限放大,最后定格在左眼上,甚至连映在八田视网膜的景象都能清楚看见。他们正祕密的共享着眼前所见呢。伏见喜孜孜的想着。

房间内同时有十来个屏幕正即时转播着街道抑或商家一角的监控画面,画面里不约而同的出现戴着黑色毛帽的橙发小个子。

"...

[八伏]迷途(番外) 瘀伤?吻痕?

>>>

从宽松的领口露出的一截后颈,有几处暗紫色的斑点。

镰本问到了下午才现身的八田,是不是早上又去找人打架了,但是那瘀痕看着又不像是刚刚弄出来的,青黑色的瘀血已经有些晕开,他听见八田回答说,没什么,这是昨天晚上和猿比古一起去教训几个闹事的傢伙,没注意碰出来的,不要紧,为了那些烦人的傢伙昨天整晚没睡,今天早上回家补眠了所以现在才过来。八田调整了一下耳机的位置,遮住瘀伤。草薙在吧台后笑而不语。不痛吗?安娜坐在吧椅上微微晃动小腿。嗯,八田低头,把针织帽帽沿拉下盖住眼睛。

猿比古在他身上戳印章的时候,早就把解释想好了,用打架的瘀伤来鱼目混珠,啾。

从七分袖口伸出的手腕,有一...

[八伏]迷途(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还是囉唆一下:"八田、伏见"起头的句子是第三人称视角去写的,"美咲、猿比古"起头的则是第一人称视角写的双方的心里活动。。。


猿比古这诱受简直了。。。还能不能再更色气一点呐。。。


有肉,这次是<骑•乘>


>>>>>>


"八田哥,总觉得你最近有点怪。"


渡假结束后的某天下午,八伏两人又照例来吠舞罗蹭饭,伏见依旧坐在与众人有点距离的角落默默吃着,镰本鬼鬼祟祟的挪到八田旁边悄声问道。


"...

重發了一次伏八蛋,這次是完整版^O^

[伏八]K模特经纪公司 预告文


*就像电影的预告片一样,先放上一些片段让大家看看~~

*主伏八,副尊礼,微出世

*顺带ㄧ提,这里提到的水豚君(KAPIBARASAN)是Q版卡通造型的那种哦!

---------------------------------------------------------

"波罗酱!"

似在回应那声欢快的呼唤,一球咖啡色的物体从地板上弹起,扑向美咲温暖的怀抱。

美咲将它抬高到面前平视,只见那褐色的团子晃着小巧的圆耳朵,撒娇的往美咲脸颊蹭了蹭,让美咲瞇起右眼发出'呵呵呵'的幸福笑声。

同样站在美咲眼前、华丽丽地被忽略的某人,嘴角正不断抽搐,额边青筋暴露。伏见一...

[出世] 夫复何求

副标题:顺其自然

前篇 :欢迎光临HOMRA!!!

>>>

最后,草薙陪着淡岛喝了个通宵。

"世理酱?"

"......"

"...睡着了?"

草薙上前,将淡岛扶起,免得对方从沙发上滑落下去。

真是的,又喝得那么多,明明很清楚自己的酒量的。

"...草薙......"

淡岛的长睫颤了颤,微微掀开眼皮。

"嗯?"

草薙将头侧过一边,想听清对方的话。

"...再来一杯,红豆泥兑水,加一颗橄榄......"

草薙失笑,轻柔的拨...

[八伏] 迷途 (上)

*八伏意外的萌啊~~

*双向暗恋,俗话说的好,谁先告白谁就是攻,为了当攻八妹可是很努力呢!

--------------------------------------------------------

草薙哥边擦拭着玻璃杯杯缘,边告诉我们一个在山间别墅里发生的鬼故事。什么?我才不会害怕!
只是......当草薙哥端详着酒杯折射出的光线,开口问我们想不想到那间山上别墅渡假的时候,我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原、原来那间别墅是真实存在的啊......不、不过鬼故事应该是假的吧?是吧?欸猿比古你也回答我一下嘛!你说明明是我喊着要去喊的最大声的?呃不,草薙哥的好意怎么能够拒绝呢?喂等等啊...

[伏八]关于红豆泥的小常识(微段子)


*嚐起来和红豆泥一样的傻白甜

======================================

"我要为了惹美咲生气负起责任。决定了!我要关自己禁闭一个星期来谢罪!美咲,不要阻止我!我心意已决!"

--副长昨天突然说因为中央厨房发生瓦斯气爆,宣佈此后一个星期要为队员亲自下厨做营养午餐。这时候还继续上班的不是疯子就是傻逼。

"诶?猴子......你不用做到那种程度没关系啦!"

--就算要足不出房门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一个月,不,要我待在房里不出去一年也可以。

"是我惹美咲你生气到不理我的,我必须好好反省!"...

[伏八] 嘴唇干裂

*听到嘴唇干裂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护唇膏吧(什么?你们想到哪里去了?!
但是猴哥从来没有正常过的吧(你们都懂~

(在S4的单人宿舍)

"猴子。" 美咲放下手里的遊戏机。

"嗯?" 伏见在笔记本后头也不抬的应声。

"我嘴唇干裂......" 美咲从床沿起身,走到伏见和笔记本面前。

嘴唇干裂常常不知不觉的发生。

"......你有没有护唇膏借...唔!"

旋转椅被伏见撞开,扳过对方的下巴就是一吻。

"...喂...你做什么啊......" 美咲脸颊粉粉的低下头。

"好点没?"...

[伏八] 暧昧不已


副標題:炒饭与洁白床单

*前篇:歡迎光臨HOMRA!!!

*這篇有點虐虐……為了劇情需要,鋼尺不得已才……不然鋼尺也不願意啊啊啊~~~~~~~~

*HE放心食用。

*為了一篇有點虐的伏八鋼尺要再寫十篇傻白甜的伏八來彌補受傷的心靈(騙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伏見就這樣一路拖著石化的美咲來到了二樓客房,這是記憶中,兩人一起生活過不少時間的房間。

  直到關上房門,伏見開始解起身上的西裝背心,美咲才回過神來,仔細地瞧了瞧對方。
  
  "為什...

[尊猿] 洞房花燭夜 ( ? )

新郎:周防尊
 新娘:伏見猿比古
 伴郎:宗像禮司
 伴娘:八田美咲

 

 @浮士德 久等了這是您的尊猿肉"o((>ω< ))o"

 


正文鏈結: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79720/%E5%B0%8A%E7%8C%BF.html

看抓馬說話Www
雙王狹路相逢~~

[尊禮]偏頭痛

#預祝飯飯生日快樂~~~給飯飯的生日賀文~~#

#智商高、過分精明的人沒有一、兩個宿疾能成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嘶~~" 清楚的聽見自己倒吸了一口涼氣。

頭斷斷續續地在抽痛著,本想妥善利用沐浴後到睡前的一小段時間來處理工作,眼下看來也和往常一樣,無疾而終。

關起筆記本,因疼痛不住瞇起雙眼,爬進被褥,單手胡亂地拔下眼鏡扔在一旁的床頭櫃上,喀啦啦的弄出不小聲響。


一顆止痛藥,一粒安眠藥,和著開水吞下,拉滅檯燈,躺倒。

"…唔……" 當腦袋碰上時值隆冬而冰冷僵硬的枕頭,不禁低...

補上和伏西米成對出售的軟萌(?)Misaki一只~~
炸毛的模樣和潤潤的聲線都萌萌噠~~

猴哥裝逼,八妹賣萌,這一對妥妥的頂天立地、縱橫古今惹~~
此生無憾,本鋼尺可以含笑九泉了(躺

呵呵點愛心的都是小天使~~
鋼尺覺得不會告訴你們一開始看到有人喜歡鋼尺的圖圖還以為是有人手滑。。。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