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伏】勾放瀏海改變攻受屬性

#鄭重強調沒有 半邊瀏海伏見X整面瀏海伏見 的劇情呦#
據說那個就是"父猿"吧……
#R15#

    我和你兩個人早已分道揚鑣。你曾經是我日常生活裡一抹平凡的風景:廚房的地板佈滿你的足跡,房裡開了一半的窗飄散你的氣息,被汗水浸濕的額上覆著的毛巾雜染你的擔心,遞來的微碳酸低純度果汁包裝殘留你的體溫,那麼,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再一心一意的注視著對方的呢?終端裡還一直存留著你的號碼,依舊熟諳著你的住址,我們的距離是那樣近。如今的我,雙手插入外套口袋,緩緩在大街上踱步,走在你所在的世界裡,走在你所在的城市中,走在你所在的街道上,沉浸在混雜著你的呼息的空氣裡,呼吸著混雜在空氣裡的你的呼息。 

﹏﹏﹏﹏﹏﹏﹏﹏﹏﹏﹏﹏﹏﹏﹏﹏﹏﹏﹏﹏﹏﹏﹏

「糟了! 」

從正午眩目的陽光裡拖身竄入陰暗潮濕的小巷,美咲的肩頭明顯的頓了頓。
“這裡以前不是連通的嗎?”望著眼前堵死的水泥牆,美咲在心裡暗罵。
猶豫之時,便被緊追在後“藍衣服的”乘隙突襲成功。

位於兩棟巨廈之間,一條人跡罕至的暗巷裡,伏見自袖口甩出數把匕首,將滑板小子牢牢釘上牆,不知名的街頭藝術家噴灑的塗鴉凌亂在斑駁的磚上,大面積的圖案被小個頭男人遮去一塊, 向著扭動掙扎的一抹橙紅邁步,伏見腳下的長靴磕在石子路上,喀喀迴盪在陰暗的小巷,步伐從容的有些刺耳。 

「砰咚!」

一條手臂貼緊美咲的頭用力按上脆弱得發出「吱呀~」的磚牆,穿著寬鬆休閒服的男人想一腳踹開緩緩逼近臉來的伏見,無奈褲管褲角也早已被眼前人無情的固定住,絲毫沒有還手的餘地。 
只見伏見揚手掀飛阻礙在兩張臉之間的鴨舌帽,一頭赤橘亂髮熱烈的散開來,伏見動作的手順著髮流滑下,按住美咲的後腦勺一收,瞬間拉近了兩人的距離。 

輕聲地,帶著戲謔的呼息鑽入美咲耳裡: 
「Mi…sa…ki……」伏見用氣音挑·逗著美咲,令對方立馬怒火中燒,一張嘴就狠狠的對著伏見的左耳咬下。

「……嘶~~」伏見吃痛立刻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一手撫上對方烙下的血紅齒痕,嘴角不經意地翹了起來,就像在面對複雜的電動遊戲時咧出的詭異笑容,看的美咲寒毛直豎。 

再次靠近,伏見直接捏起對方的下巴,低頭就是一吻。接著伸出舌來來回回地在對方濕潤的唇瓣恣意舔舐咬嚙,把方才美咲被吻時亟欲爆發的咆哮硬生生堵在嘴邊,只為了不讓伏見的舌頭侵門踏戶。 

伏見在上面一邊蹂躪,左腿在下邊同時卡在美咲兩腿之間,當美咲依稀意識到伏見過度不安分的舉動,頭腦一熱就要吼,結果鬆開了的牙關就這樣理所當然的,讓對方的舌輕易滑入,這下美咲根本無力回天了,只能背抵著牆,被迫接受對方欲將他吞食入腹的激情,時而舔弄牙齦,時而吸吮·舌尖,不及咽下的唾液自嘴角溢出,沿著下顎的曲線滴落,連帶伏見的手指也沾上了,感受到手上的液體,伏見為了讓自己心愛的美咲換換氣,體貼地從美咲的口腔裡離開,兩人的嘴角都難免勾留著幾些銀絲,分不清究竟是自己還是對方的。

兩人間或大口的踹氣,低沉的,嬌聲的,交錯著。 

空氣膠著,氣溫驟升,美咲被吻得暈乎乎的腦袋全然無法運轉,只是依循著生理機制,自己從上身的棒球外套裡糊里糊塗的鑽出,因為褲子還是被匕首死釘著,前傾的時候下巴就擱上了伏見的肩頭,美咲的無心之舉順利的讓伏見顫了顫,僵直了好一會,然而美咲卻沒有離開的意思,就這樣半個身子癱在伏見身上,伏見也逐漸找回了語言能力,附在美咲耳邊開口:「…Misaki… 
快說你喜歡我。」 

「……唔……對著一個男人說喜歡什麼的……太奇怪了吧……」美咲從喉嚨裡發出軟綿綿的聲音。 

「……可是Misaki……我很喜歡你呦…」 語畢,伸長舌頭就往美咲的耳蝸舔去,美咲驚得向後一仰,整個身體貼在牆面上,雙眼圓睜。 

接著,在不到一秒的時間裡,美咲因著反作用力二度撞近伏見懷裡,褲腳上寥寥無幾的匕首被折騰的掉了下來。 

「匡噹!」 

伴隨著匕首落地的清脆聲響,美咲整個身軀順勢壓倒伏見,伏見一時被美咲撲倒在地,眼底閃過驚慌,但很快就被濃郁的竊喜全數淹沒,美咲只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一晃眼人就趴在伏見身上了。 

「…Misaki…你果然還是喜歡我的吧?」 
明明是個問句,伏見卻問得斬釘截鐵。 

「……蛤?!……臭猴子你說什麼?」 
不論是脣齒還是身體都重獲自由的未脫稚氣的青年瞬間原地滿血復活,在伏見臉前大喊出聲,震的伏見耳朵生疼。 

「嘖!」伏見一臉遺憾的捂住雙耳,一邊緊緊盯住美咲緋紅的雙頰,幽藍的眼眸再度變得無比深沉。 

「……喂!猿比古!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你下次敢在這麼做我……我……我就……啊!」美咲在最後關頭緊抓住正要被伏見扯下的褲頭,奮力維護著一輩子只有一個的貞·操。 

「鈴鈴鈴……」兩人的終端前後響起,正在激烈拉扯的兩人也默契的同時停止動作,與其說呆愣,不如說是被捉奸在床的驚恐,襲捲而來。 

「呦!草薙哥!找我有什麼事嗎?」像是在茫茫大海裡找到了一根救命浮木般,美咲逃開伏見的魔爪,用最快的速度接起來電。 

「嘖!」眼見美咲已經不大可能再回頭,伏見瞄了眼來電顯示,不耐煩的接了起來。 

「伏西米君,你現在在哪裡?眼下有緊急任務,請馬上返回屯所。」幹練的女音傳出,伏見被當頭澆了一整桶冷水。 

「哦!草薙哥!我現在閒得很!有什麼事需要我幫忙的嗎?我現在就回去!」 
美咲歡脫的聲音適時在耳邊響起,伏見愈聽心裡愈鬱結,感覺就要得內傷了。 

伏見對著終端冷冷地應了一聲,掛斷,起身,擦過了美咲的肩頭走出巷口,頭也不回的離開。 

「啊好好好!…欸你給我等一下!Saru!!!Sarururururu~~~~~~」 
專屬於美咲的卷舌音響徹天際,卻無論如何千呼萬喚也無法阻止那抹高瘦身影隱沒在白花花的日光裡。

「......噠……亞噠醬?!你在聽嗎?」草薙哥的聲音幽幽地自美咲手腕上的終端傳來。

「啊!是!草薙哥你說。」美咲不甘的瞄了眼巷口,回頭彎腰拾起了寶貝的滑板。

「剛剛世理醬打過來問我伏見是不是在我們這裡,正好亞噠醬你也不在,我想說你們兩個是不是相約出去了……
果然沒錯。」草薙哥的聲音帶著笑意。

「誒?!」

「我剛剛有聽到你喊『Saru!』呦!亞噠醬!」

「那……那是…」

「所以你們剛才果然在一起吧!」

「我……我們…… 」

「玩夠了就趕快回來吧!午餐都要涼了。」草薙哥暸然的聲音乾脆的結束了通話。

「……欸……」美咲怔怔地低頭看著“通話結束”的字樣。

「啊啊啊啊啊!! !混蛋猴子!!!!!!!!!」

_______________

來自伏見的終端君之吐嘈:
在淡島副長打給草薙之前,其實有先拜託過我向伏見傳個話的說,但是小倆口太專心惹,沒有一個人理會我,虧我那麼賣力的叫的說……(鼓頰

最後的最後,本鋼尺謹代表全班同學筆盒裡的所有鋼尺向大家說:
                                                  聖誕快樂!!!!!!
                  MERRY                                 :o                          CHRISTMAS     :P    

评论(6)
热度(21)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