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 草莓大福

副標題|你不說誰會懂,用行動證明你的愛

+++食用說明+++
配合BGM食用更美味(?)
宮野真守---happy happy birthday

宮野真守---kiss x kiss

檢查完稿的時候聽的~~兩首接著聽長度差不多~~

以上。

"噠!" 伴隨著玄關傳來的一聲脆響,身著青色大衣制服的高佻男子踱入,帶著一臉倦意,輕聲帶上了門。

"大概是睡了吧。" 男人喃喃道。
停步側耳傾聽屋內的碎響,意料之中沒有戀人招呼的聲音。但還是不免感到一點淡淡的失落。

"吁…" 重重的呼出一口氣,伏見把一身整齊衣冠的自己扔向客廳裡的唯一一張長沙發。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聽見大門打開的喀嚓聲,Misaki抑制住想要跑上前迎接藍髮男子的衝動,悄悄顫抖的雙手端著盤子,蹲低身體躲在烏漆抹黑的廚房裡頭。

"砰!" 客廳裡發出沙發軟墊被壓縮的聲音。都已經這個時間了,他一定累癱了吧!Misaki的心微微一揪,腳下卻不貿然行動。

原先以為伏見躺下之前至少還會先到廚房來洗手,這是他每天下班回家做的第一件事情,今天不知是因為真的加班到太晚還是什麼其他原因,連手都不洗就癱沙發上去了。

維持半蹲的姿勢又等了約莫十來分鐘,在伏見回來之前早已蹲守在原地超過1個小時,即使是好體力如他,如今也已經從腳趾頭麻到屁股上了,本就缺乏的耐心同時消磨殆盡。

Misaki心情有些複雜的走了出去,放低腳步聲盡量不要驚擾到對方,輕手輕腳的繞過背對自己躺倒的戀人,Misaki小心翼翼的放下盤子,一邊回頭偷瞄伏見的睡顏。

軟軟目光從鎖骨一路滑上,經過精雕細琢的下頷再到薄薄的唇,Misaki讓目光留戀一會,才再度上移,高挺的鼻樑掛著一副厚重的粗框眼鏡,柔順的藍髮散落著貼覆上一邊的鏡片,黑色粗框堪堪遮住伏見濃濃的黑眼圈,塗抹在蒼白的肌膚上猶如瘀青,如瘀青般的鈍痛驀地撞上Misaki的心頭。

Misaki抬手拿下對方那沉甸甸的眼鏡,輕柔的觸感拂拭伏見的肌膚,他的長睫幾不可見的顫了顫,接著幽藍雙眸便直勾勾的盯著Misaki的後背。

讓眼鏡安全降落的Misaki心裡暗暗鬆了一口氣,不過,當Misaki感受到背後灼熱視線的同時,舒心的笑容瞬間在嘴邊凍結。

"……呃…Sa、Saru……你醒啦……" 只見Misaki好像是偷糖吃還被當場逮個正著的幼童,微紅著雙頰舉起右手摩挲著後腦勺,眼神飄忽不定。伏見定定的注視著如此的Misaki,一語不發,隨後眨了眨因久視電腦屏幕而乾澀的雙眼,緩緩支起上身,瞥向了桌面上的一個素未謀面的白裡透紅的糰子。

"……嘛!那個啊!那是我用自己打工的錢買的啦!沒有碰你半毛錢喔!不然你又會說我都隨便拿你的錢來亂買東西……" 注意到了對方的視線,Misaki開始把擬了八百次的腹稿搬上台,但不一會兒就變成東拉西扯,遲遲沒有進入重點。

"猿比古你啊可不要小看我的眼光,這次我買的可是很有價值的東西吶!我在打工的店附近看到的,光是這小小一個就要花掉我兩個禮拜的薪水惹~而且啊為了它我還和店長請假就是要去跟一堆女…女孩子一起排隊才搶得到的熱銷商品吶……這種艱難險阻,Saru,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嗎?光是排隊就要一個小時……但、但是!像我這樣的漢子才不會把這些難關放在眼裡!大爺我可是奮力突破了重圍之後最終成功入手!" Misaki卷著舌頭,繼續一個勁的自顧自的說下去,後來索性直起雙膝,站了起來。

"吶!這個東西啊……" Misaki漸漸提高了音量,雙手插腰,好像在作什麼了不得的勝利宣言似的,貌似一時半刻還無法結束,聽的伏見額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嘖!" 伏見緊緊皺著眉頭,配上過分蒼白的臉色一副怨氣衝天的模樣,讓腦袋缺根筋的Misaki也識相地噤了聲。

"……那是什麼?" 伏見瞇縫著眼,終於忍受不了 Misaki的連篇廢話而啞著嗓子開口問道。

"誒?" Misaki雙眼圓睜,沿著伏見的視線投以桌上白圓物體一個目光。

"它是……草莓大福……" Misaki壓低了聲音,垂下眼簾,老老實實的回答。

"所以呢?"

"……那個……要是不嫌棄的話,吃完再去睡吧?" Misaki愈說愈小聲,雙眼則是直直看進伏見的眼底。

伏見的神情明顯的僵了一下,輕咳一聲,把擱在沙發墊上的長腿放下,轉正身子,弓著背脊,伸手去捏桌上的食物。

"啪!"

"嘖!"

"先去洗手!" Misaki一臉無情的拍開伏見伸出的爪子,態度強硬。

"……" 伏見的右手便這樣懸在半空,望向Misaki的眼神高深莫測。Misaki挑了挑眉,目送伏見起身前往廚房。

Misaki貌似取得了一勝。

趁著伏見洗手的空檔,Misaki在沙發上坐下,慰勞自己酸麻的雙腿。

這次伏見終於順利的拿到手了,那顆渾圓的糰子。
與此同時,原先只在伏見頭頂旋繞的低氣壓,已經擴及全身,挨著肩坐的Misaki卻一概感受不到。

"……紅豆泥?!" 伏見的怨氣"嗖"的一聲往四面八方散去,周身纏裹的低氣壓瞬間充斥整間套房。

"……?" Misaki一臉緊張的盯著伏見糾結的面孔。

"Misaki。" 仿若在戀人耳邊昵語一般,伏見溫柔的開口。

"……幹嘛?" 感覺到伏見的語氣有些不妙,Misaki面露驚慌。

"把草莓挑出來剩下的自己處理。" 伏見一改方才的柔情,冷著一張臉沉聲說道。

"誒?"

"聽不懂日語嗎?我說把草莓大福裡面的草莓挑出來給我其他的不管是內餡還是外皮全部由你自行解決。記住,不要讓草莓沾上一丁點紅豆泥。"

"……為什麼?" 

"……你還敢問為什麼?都說是「草莓」大福了,裡面就應該只有「草莓」才對吧?!吃它的人不可能想得到「草莓」大福裡頭竟然有紅豆餡!你是在耍我嗎?Misaki?!" 

"大福裡有紅豆餡不是常識嗎?" 

"哈?!!我讓你把紅豆泥弄掉你就給我乖乖照辦!常識神馬的我用得著管?!還是Misaki忘了是誰付的房租?是誰出錢買遊戲光碟的?是誰在Misaki起床之後把被子疊好的?" 作為回報,我不是每天給你做早餐嗎?Misaki心想。

"Misaki有好好認清自己的處境嗎?區區Misaki竟然想違抗我?" 伏見疲憊到了極致反而開始變得精神飽滿了起來。所謂迴光返照也不過如此。

"我、我……" 威力強大的低氣壓一波一波地颳起陣風,讓Misaki全然無法招架。

"……我做就是了。" Misaki沒有忘記今天是什麼日子,他很的清楚記得,自己排了整整一小時的隊買到的大福其背後代表的意義,所以他會心甘情願地忍辱負重。

Misaki彎下身子,端起盤朝廚房走去,未料伏見左臂一抬,Misaki的手腕被輕輕圈住。

"……怎麼?猴子?!" 深呼吸幾次,Misaki強行壓下怒火,盡量維持心情平靜的回頭。

"用嘴挑。"

"誒?用嘴?!"

"一句話要我說幾遍你才懂?你的智商難道是每天呈對數下降的嗎?"

"可這樣也太不衛生了吧?!"

伏見把爪子鬆開,雙手環胸。比這更不衛生的事都做過,你個Misaki裝神馬純情。伏見心想。

"唔……" Misaki在內心天人交戰後選擇屈服。反正也不是多困難的事,Misaki勉強安慰了一下自己。

從伏見咬開的一個小洞下口,Misaki將下門齒嵌進缺口,上門齒在另一邊輕輕一扎,掀起一小塊彈性十足的白色外皮仰頭吞了下去,自裸露的餡料底層,依稀能瞄到一抹鮮紅。Misaki再接連咽下幾塊沾上紅豆泥外皮,還差點被未碾碎的完整紅豆粒給噎住。Misaki來回舔舐黏牙的外皮,一瞬不瞬的盯著冒出個尖頭的紅色,隨後吐出粉嫩舌頭開始一點一點的把依附在草莓上的紅豆泥刮入口腔,軟濡的粉紅在鮮紅的表面上打轉,後來弄得唇邊也變得黏糊糊的。最後,Misaki嘟起雙唇,吸起中央那顆碩大水果,移到盤邊,細心的清理乾淨,再啣起盤中底部分離出的紅豆泥和外皮塞進嘴裡嚼啊嚼,一邊看向伏見。
後者在原地徹底石化了,雙眼望著Misaki律動著的腮幫子,眨也不眨。

"喏!" Misaki把最後一口和著唾液吞入喉嚨,伸舌在唇邊舔了一圈,並向著伏見遞出盤子,上頭盛著一顆漾著水光正閃閃發亮的、鮮紅動人的美麗果實。

伏見的喉結不住的上下滾動。Misaki開始不耐的晃起盤子。

"餵我。"

"誒?!"

"用你的嘴。"

"……什……"

Misaki的雙頰倏地染上一層緋紅。

更可愛了。伏見心想。

"……可惡……要不是看在今天是你……"

"今天怎麼了?" 伏見再度咽了口口水。

"……" 只見Misaki咬住盤底的草莓走向沙發上的伏見,在距離對方一步遠的地方停下,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妥協的抬起腿跨坐到伏見的大腿上,雙手為了保持平衡,撐在伏見背後的靠墊,讓伏見下意識的往後一靠,在Misaki的臂彎圈住的縫隙裡無法動彈,而Misaki則滿臉紅通通的無法直視對方。

"Misaki……" 伏見愣了愣,沒想到自己的戀人竟然沒有像平時一樣大發脾氣,反而百般順從,伏見認真的在心裡估算了一下他在作夢的可能性。

"……" Misaki在心中掙扎了數秒,想說既然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那就乾脆點,一不作二不休,閉上眼,往伏見臉上靠過去。

"……!" 就算是夢,這觸感也太真實了吧?伏見一手環上Misaki的腰,半閉著眼啃噬著Misaki嘴裡的草莓,嬌嫩欲滴的多汁果實受到伏見脣齒的擠壓,淌下了一道紅液,順著兩人的下顎滑落到鎖骨,最後蜿蜒鑽入上衣裡頭,消失無蹤。

兩人的嘴唇若有若無的摩挲著,伏見的手也沒有閒著,探進Misaki的衣服裡游移撫弄,感受到Misaki逐漸紊亂的吐息,伏見再也按捺不住,右掌在Misaki後腦一按,兩人的唇瓣緊緊貼合,伏見的舌在Misaki的口腔中攪動,一股帶著些微酸澀的草莓的香甜氣息流遍舌齒間的每個角落,掩蓋住了先前在Misaki口中散開的濃郁豆餡味道。Misaki兩臂抱住伏見的脖頸,彼此分享著這份別具意義的禮物,不知過了多久,久到鮮嫩的草莓在兩人嘴裡一點一滴的融化,兩人還是捨不得將唇瓣分開,待伏見咽下最後一口果肉,才睜開迷濛的雙眼往後退開,同時見到閉緊雙眼的Misaki還微啟的雙唇朝自己的方向挪動。

似乎是對伏見的抽離感到不悅,Misaki忿忿的張開了眼,和伏見似笑非笑的視線撞個正著。

"Mi…sa…ki~~" Misaki耳邊響起了伏見帶有磁性的性感嗓音,聽的Misaki渾身酥麻。同時,Misaki身下的灼
燒灼感已經膨脹到不容忽視的程度,還來不及出聲制止,伏見已經搶先動作把Misaki壓倒在沙發上。

"……要做的話至少要去床……" Misaki話都還沒說完就被伏見硬生生堵在嘴邊。

伏見將頭埋進Misaki肩窩,兩手像拆開禮物包裝紙一般,把Misaki層層剝開。重重壓緊Misaki不安分的
雙腿,讓Misaki毫無還手餘地。

正當伏見掀開Misaki的最後一層防線,整個人卻像電源開關"啪"的被關閉一樣,癱軟在Misaki光裸的身上。突然落下的重量讓Misaki驚慌失措,伸手推了對方的肩頭,等了幾秒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應該是睡著了吧。聽著對方規律的呼息,Misaki心想。

"生日快樂,Saru。" 

笨蛋如Misaki七年後依然摸不透伏見的心思,聰明如伏見,卻也有被笨蛋感動的一天。

评论(10)
热度(25)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