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尊禮 / 伏八 / 出世] 歡迎光臨HOMRA!!!

*遲來的新年賀文~鋼尺祝各位猴年快樂!!

*如您所見,是個 男公關店 AU

*靈感來自之前看了一篇土銀同人:
警察(刑警)和娼妓(牛郎)

*尊遭到OOC病毒感染,病情尚未明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HOMRA ?! " 室長一雙銳利的鷹眼掃過壓在文件下的一小張紙片。

"嗯?室長也聽說過這家店嗎?" 我故作驚訝的捏起兩指抽出那張名片,在室長面前晃了晃。

"其實我對這家店早有耳聞。只是最近公務繁忙,撥不出時間去。" 室長收回目光,優雅地抬高手腕,啜了口手上的熱茶。

"……" 全Scepter4上上下下最閒的人就是您了吧。我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上個案件已經告一段落,我打算今晚到那裡放鬆一下……室長如果有空的話,何不和我一起去看看?我可是那裡的常客喔!" 微微一笑,我將名片放入衣袋。

"我會考慮的。" 室長埋頭專注於桌上的拼圖,頭也不抬的回答。

我朝室長欠了欠身,抱起桌上的文件離開。

勾起唇角,得趕緊回去準備紅豆泥,給辛苦的隊員們加菜才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喀啦。" 一股不尋常的氣息從門邊傳來,正埋首工作的各名隊員齊刷刷地望向門口。

"大家午安。" 逆著強光,出現在門口的,是令各隊員看了都不禁屏住呼吸的上司---宗像禮司。

"這次的案件能夠圓滿解決,都是由於各位齊心合力,為了貫徹大義,展現出了決心與毅力,這些我全都看在眼裡。因此,我特別准許各位隊員完成手邊工作之後,可以提早離開。" 宗像室長微笑著說道,同時聽見室內傳來隊員鬆了一口氣的細微聲音。

"是!"

"謝謝室長!"

先前緊繃著臉部和肩膀肌肉的隊員們紛紛露出明媚的由衷笑容,向室長道謝。

真是太好了呢。看著隊員們的笑臉,我略帶吃驚的表情也轉為欣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啊!伏見君!你稍微等等,我有些話想跟你說。" 我特意等到其他隊員提前下班,辦公室裡只剩我們兩人的時候才開口。

"嘖!上次任務不是結束了嗎?難道又有新的任務指派下來了?" 伏見煩躁的聲音傳入耳膜。望向因為連日來的加班而更顯蒼白的面容,我輕輕的嘆了口氣。

室長也真是的,秉持著能者多勞、物盡其用的原則把自家的三把手折磨成這種慘狀,良心難道不會過意不去嗎?
雖然伏見君這樣的身體狀況也有一半是他自己的用餐習慣造成的。 

"不是這樣的,我想問你等等下班後有沒有空?"

"……要我試吃副長妳最新研發的紅(黑)豆(暗)泥料理嗎?" 伏見面頰抽搐,一臉驚恐地瞪大雙眼,旋轉椅因著他誇張的後仰而嘎吱作響。

"……這件事下次再說。沒猜錯的話,你下班後應該只是直接回宿舍對吧?那麼,你今晚肯賞個臉讓我請客嗎?" 

"……為什麼?"

"這次順利破案,伏見君你的貢獻良多,所以我想表達個人的感激之意。"

"不必勞煩了。" 對方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伏見君,就當作是Scepter4高級幹部的私人慶祝會怎麼樣?" 我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緩慢的轉過身去確認來人。

"……室長。" 您怎麼來了?

"……我一定得參加嗎?" 您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那裡的?

"我個人非常希望伏見君能賞臉。"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哪裡還有拒絕的餘地?就算有,我還是不敢輕易嘗試……

"……我知道了。"

"淡島,你們兩個現在可以下班了,趕緊回宿舍把制服換下來吧!" 室長語畢,旋轉鞋跟從容離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操縱著方向盤來到了這間位於繁華的三叉路口的男公關店:HOMRA,典雅而不過分奢華的裝潢和空氣中飄散的淡淡檀木香,置身其中令人心曠神怡。

"咔啦~"

"呵呵呵~King還能喝的吧?別只顧著幫我們倒酒,你也一起喝吧!來!乾杯乾杯!"
伴隨著酒杯輕碰的聲響,店裡傳來數名女客裝著醉意的笑語,在HOMRA第一紅牌的周圍,笑的最歡脫的女人---十束多多良,是這間店出手最為闊綽的客人,而甘願讓她花費大把鈔票的,正是坐在她身邊的赤髮男人---周防尊。

"嘛!大小姐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喝了呢~我是怕大小姐妳會撐不住啊!" 豔麗的酒紅色頭髮用髮膠高高抓起固定,額前自然垂下兩根須須,正隨著主人的動作輕輕晃動。
HOMRA的第一紅牌將方才發話的女客手裡的玻璃杯抽走。

"……雖然醉酒臉紅的妳也很可愛。" 周防尊溫柔的捏起十束的下巴,湊近對方的臉輕聲說道。

"……" 店裡吵鬧的一群人瞬間安靜下來。

緊接著的是一眾女客的興奮尖叫。

"啊!世理醬!妳來啦~" 此時,眼前出現一名戴著墨鏡的金髮男子,用熟稔的語氣向我殷勤招呼。

清朗秀氣的面容,搭配優雅的身段,加上征服女人的必殺技---甜言蜜語,造就了他HOMRA第二紅牌的地位。
草薙出雲,我長期指名的男公關,今晚也準備用唇舌將女人們捧的暈頭轉向。

"晚安,草薙。" 

"晚安!我尊貴的小姐先生們~
我叫作草薙出雲。" 草薙對與我同行的兩位同事說著,探詢的眼神飄了過來。

"草薙是HOMRA的第二紅牌。這兩位是我的同事,今天介紹他們來看看。" 曾經聽草薙提起,HOMRA這間男公關店也招待男性客人。只不過就算是圈子裡也只有極少數的人知曉,他補充道。

"……這裡的香水味好重……我對香水嚴重過敏,可以先走了嗎?" 伏見在我身後低聲嘀咕。

"平常淡島的香水味可是比這裡的濃上十倍喔!既來之則安之,伏見君應該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地方吧?就當是增廣見聞吧?" 宗像室長的聲音彷彿形成了一道高牆,將伏見的退路完全封死。

我當初想帶伏見來HOMRA的原因十分簡單,每天面對一個第三顆扣子永遠扣不上、下身的布料又過於節省的女人,竟然能夠保持面不改色、多餘的一眼都不肯投來,這個分明還處在青春期後期的男孩表現出的一切行為都讓人……讓我合理懷疑:伏見是個Gay。因此今天只是來作個確認而已。

"……室長……" 反觀室長,絲毫不避諱自己是Gay的事實,這在Scepter4已經是個公開的秘密了。今早他還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提起HOMRA了呢!

"下了班後就不必那麼拘謹了,稱呼我宗像就好。"

"是……" 我將視線重新聚焦到草薙身上,向他介紹初來乍到的兩人。

"這位是宗像禮司," 我比了比身旁高瘦的藍髮男人。

"而這是伏見猿比古。" 我指了指一旁用厚重瀏海掩住半邊臉、微駝著背的大男孩。

"兩位晚安,宗像先生、伏見先生……" 草薙稍稍移動腳步,朝伏見走近。

"可以請您讓我看看身分證件嗎?" 草薙露出迷人的笑容,向伏見伸出手。

"嘖!" 伏見一臉不耐煩的掏出皮夾。該有的規矩還是馬虎不得。

"……謝謝您的配合,伏見先生。接下來三位請往這邊走,我幫您們帶路。" 跟上草薙的腳步,我不經意轉頭,發現室長一臉依依不捨的收回視線,落在後頭。
順著室長的視線往對面看去,是那個赤髮男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進到包廂內,外頭的喧鬧好似突然遠離一般,已聽不
見半分吵雜。

"各位想喝些什麼呢?" 轉正身子,露出職業笑容,草薙操著關西腔朝我們問道。

"老樣子,啊!對了!這次要加三球紅豆泥。" 

"……好的,馬上來。其他兩位呢?" 草薙苦笑著偏頭看向兩人。

"麻煩給我一杯Turky。"

"……伏見先生呢?"

"我不喝酒。" 伏見看也不看對方一眼,逕自把身體沉入沙發裡頭。
草薙笑容一僵。

"不用客氣!給伏見一杯bloody mary~都說了我今晚要請客的嘛!麻煩你啦!草薙!" 我看著伏見半死不活的樣子含笑向草薙說道。

"嘖!" 看樣子是同意了。

"沒問題。三位請稍等一下。" 草薙走近一邊的牆壁。

啊啊!是那個呀。

只見草薙抬手拂過牆面,一聲扳動機關的'喀噠'聲響起,牆後發出數道強光,眨眼間,一個小型的吧檯出現在眾人面前。

草薙的功能不只是耍耍嘴皮子,還附加'調酒師'這個功用。

"唰唰唰~" 草薙盯著杯底的紫羅蘭色利口酒,微微皺起眉,露出值得我玩味的無奈表情。

只見草薙閉上眼將紅豆泥加入杯中,一臉悲壯。

"……久等了,各位。" 草薙不急不徐地將酒杯分別放置在客人面前。

"慢慢享用。" 草薙回到吧檯後,又給自己調了杯酒,才捧著酒在我身邊落座。

"謝謝。"

我端起那杯精心調配的雞尾酒,緩緩品嚐紅豆泥滑過喉頭的溫潤口感,真心認同草薙的好手藝。

"那麼……初次光臨本店的各位,是要體驗入店?我們會安排幾位男公關和您們聊聊,如果有想要指名的對象的話,隨時都可以告訴我們。" 

"哦呀!其實我光顧HOMRA,就是想看看店裡的第一紅牌:周防尊。究竟有什麼能耐。" 室長推了推銀框眼鏡,優雅地翹起了二郎腿。

"……尊嗎?"
尊,你過來一下。" 草薙了然地就著領口上的對講機說道。

"找我幹什麼?草薙。" 沒過多久,一個低沉的嗓音自門邊響起。
赤髮男人歪歪斜斜的站在門邊,一手插進褲袋,一手撓著後頸,一副慵懶的模樣,就只差在眾人面前打個大呵欠了。

"這位是周防尊。是我們店裡的第一紅牌。"

"……嗯。" 我好像聽見身邊傳來一個壓抑的聲響。

"……怎麼…哎呀哎呀這不是世理妹妹嗎?妳今天要不要換個人陪陪妳啊?好處都給草薙佔走了,那我還剩什麼……" 赤髮男子的目光一接觸到我便如死灰復燃般,開始明亮了起來。

"呵呵~周防你還是這麼受女人喜愛吶!只怕你今晚也早就被人包下來了~沒有我的機會吧?" 

"別這樣說~只要世理妹妹開口的話我……"

"咳咳!尊,我來跟你介紹一下新客人。" 草薙清了清喉嚨,起身擋住尊向我投來的視線。

"這是宗像禮司、這是伏見猿比古。"

"哼!" 尊不知何時叼起了一根菸,低下頭正欲點火,卻被草薙一把奪過手裡的打火機。

"……喂!" 尊不滿的狠狠瞪了草薙一眼。

"跟你說過多少次不准在客人面前抽菸,你都聽到哪裡去了?" 草薙將打火機塞進褲袋。

"真是沒禮貌的傢伙。" 

"哦!你這男人……叫作宗像是吧?" 尊一雙琥珀色的眼瞳冷冷的掃向坐在一旁的室長,勾起了嘴角。

依稀記得尊總是稱呼男人為'雄性',但是今晚這樣的法則似乎失了準,尊精確的稱呼室長為'男人',難道是因為我的這兩位同事長相太過……清秀了嗎?

"呵!" 室長挺著一向筆直的背脊,定定的回望著對方毫不掩飾敵意的視線。

"啊啦啦!抱歉抱歉~尊就是這樣,面對女人的時候熱情的跟什麼一樣,但是一遇到雄……男人的話就會擺出一張臭臉,如果冒犯到客人您的話我先代替他向您致歉……尊,還不快點向客人賠罪?" 草薙伸手欄在正視線交鋒的兩人中間,趕緊打圓場。

"……憑什麼?" 尊瞇起漂亮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室長。

"哼!野蠻人就是野蠻人。"

"呵!"

"久仰大名了,HOMRA的周防尊。" 室長將手中的Turky一飲而盡,放下翹起的二郎腿,起身踱向對方,正當要和對方擦肩而過的瞬間,室長停下腳步。

"把今晚的預約全部取消,從現在開始你是我一個人的。" 視線對著前方,室長頭也不回地在尊的耳邊說道。

"哈!想要指名我,再等八百年吧。宗像。" 癟著嘴,叼著菸,揚著下巴。鎏金色的眸裡卻盛滿笑意,讓人懷疑這句話的可信度。

"這是對待客人應有的態度嗎?周防。" 室長背對著我們,看不見他的表情。

看似素昧平生又完全不對盤的兩人,卻隱隱感覺到語氣裡對對方莫名的親切感。

"晚安,各位客人。" 稚嫩的童音悠悠傳來,室長低下頭,尋找聲音的主人。

"您好,您就是禮司吧?承蒙您長久以來的關照了。" 長久關照?!安娜的意思是室長經常光顧HOMRA的其他分店嗎?

"不敢當。我才要多謝您一直以來的款待呢!安娜。" 不知情的客人以為草薙就是這間HOMRA男公關店的老板,其實不然。
鮮少在客人面前現身的HOMRA真正的老板---也就是俗稱的|媽媽桑,正是眼前這名身著哥德蘿莉裝的銀髮女孩子,身高僅到室長的腰部而已。

"尊,你今晚是禮司的,帶他上去吧!" 安娜用不容拒絕的神態仰頭對著尊的眼睛說道。

"……嗯……" 尊和安娜對視了幾秒,最後像是妥協了一般轉身。

"走吧!" 尊讓重低音迴盪在包廂裡,領著室長離開。
"打擾了,幾位慢慢玩。" 安娜目送兩人前後離去,回頭對著我們牽起淺淺笑容,隨後便帶上門離去。

"……是你通知安娜過來的嗎?" 我邊啜飲杯中物,邊隨口向身旁的草薙問道。

"宗像禮司……是個很醒目的客人。" 草薙就此打住,似乎沒有再講下去的意思。

"原來如……

"不好意思久等了~這是您點的威士忌~" 說到一半的字句被硬生打斷。
隨著卷舌音出現在門口的,是一個橙色頭髮的年輕男孩,看起來和伏見差不多年紀。

"……八田,這杯威士忌原本是要送去幾號包廂的?" 草薙最早反應過來,對著不預期出現的服務生投以責備的眼神。

"誒?不是6號嗎?"

"……這裡是8號包廂……小八田……" 草薙的語氣極為溫和,但是眼神裡的殺氣狠狠卻出賣了他。

"誒?那尼?!" 只見那一頭橘髮的服務生往後退了幾步,伸長脖頸探出頭確認印在外牆上的編號。

"……抱、抱歉,我這就出去……草薙哥您們慢慢喝……" 被稱作'八田'的服務生低垂著眼簾,滿臉通紅的倒退出去。

"……Misaki?"  一見到別在胸前的名牌上寫著'八田'
的年輕服務生,伏見的表情轉瞬間生動了起來。

"Saruhiko?!" 那名嬌小的服務生抬起頭,對上了伏見雙眸的當下,雙眼放出驚喜的光采,不過只一眨眼,又旋復平靜。
平靜的有些過了頭。

"你為什麼還敢回來這裡?" 八田攥緊拳頭,聲音顫抖著。
伏見以前在這裡待過嗎?我用詢問的眼神望向草薙。

"我要不要來、想什麼時候來,跟Misaki有什麼關係?" 伏見露出一個我從未見過的詭異表情,雙肘擱在大腿上,交叉著十指,身體前傾。
草薙瞄了眼針鋒相對的兩人,對我的疑問笑而不答。

"不要直接叫我的名字!!!" 八田被伏見的戲謔神情深深激怒,吊起眼睛重重的摔下托盤。
原本置於其上的威士忌早已被草薙移到一邊,好像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幕似的。

"Mi、sa、ki~~~~" 伏見眉毛倒豎,右手伸進衣領內搔抓著,臉上緩緩勾起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Saru……" 雙方僵持了一會兒,八田突然鬆開雙拳,肩膀一垮,拿起托盤夾進腋下,隱忍著憤怒欲一走了之。
我不知所措的看著這一齣。
草薙依舊雲淡風輕的笑著。

"Misaki。" 伏見幾乎是一躍而起、跌跌撞撞的追上八田的腳步。他一手搭上八田的右肩,硬是將對方扳過來面對自己。

"你要幹嘛?" 八田聳肩甩開伏見的爪子,盯著地面不堪其擾地答道。

"草薙哥……草薙,我要指名這傢伙。"

"啊啦!可八田只是服務生,不接受指名的……"

"他的出場費。" 伏見從口袋裡掏出皮夾,抽出了張黑卡,用左手食指按在桌面上。

"好的。我代替HOMRA感謝您的指名。小八田,還不快帶指名你的客人上去?" 話音未落,伏見便拽著一頭霧水、分毫沒有發現自己剛剛被自家信任的二把手賣了的八田出去了。

"……現在可以解釋一下了嗎?" 包廂裡,剩下我和草薙兩人面面相覷,點亮吧檯的刺眼白光閃爍著。

"……就算是世理醬突然要我解釋,我也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說明才好吶……" 草薙伸長手臂,用修長的手指拿起那杯八田送錯的威士忌,對著唇抿了一小口。

"全部……我對此非常好奇。" 我定定的看著草薙悠閒啜飲的動作,彷彿那杯威士忌本來就該送到他手上似的。

"……呵!那麼,恭敬不如從命,我慢慢說給您聽……" 

"在那之前,先給我調一杯蒹烈吧!這次要加毛豆泥。"

"……是……" 看著草薙頹喪著走向吧檯,我暗暗勾唇,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那個,再繼續寫下去的話……就只有肉了對吧?
所以,就這樣結束了各位看官……怎麼可能!!!
還有標題中的三對cp分別成篇的肉可看呦!(眨眼
分別是|
[尊禮]高貴的野蠻人 
[伏八]曖昧不已
[出世]燃燒吧!紅豆泥XD(夫复何求 )


评论(6)
热度(28)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