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尊禮] 高貴的野蠻人

副標題:藍髮美人魚 

*肉 

*前篇 :歡迎光臨HOMRA!!!
=================================== 

尊在宗像身後關上房門。 

"你要去哪裡?" 宗像盯著尊的後背開口。 

"……洗澡。" 踢開腳下的皮鞋,尊邊往浴室走,邊解開身上的襯衫鈕扣。 

"砰!" 宗像不知何時繞到了尊身前,一掌將尊壓上門板。 

"……" 尊感受著裸露的肌膚上宗像佈滿薄繭的 
觸感。這個男人,手勁意外地大。 

"…何必那麼猴急呢?宗像。我就待在這間房裡,又不會跑掉。" 尊平視著對方紫羅蘭色的眸,懶懶的說道。 

"我只是要提醒你把鞋子排放整齊。真是沒規矩的傢伙。" 嘴上說著,宗像不自然的別開頭,抽回貼在尊胸口的掌心。 

"……真不可愛。" 尊輕笑道。 

"……我邊喝邊等你。" 尊瞥了一眼拋下這句話便轉身走開的宗像,扯了扯嘴角,舉步朝浴室走去。 

那是一間整面向著室內的牆都用透明玻璃材質作起來的浴室。 

"……" 宗像一面偷瞄尊的一舉一動,一面拔開了瓶口的軟木塞。一股醇厚的酒香就這樣漫溢開來。 

尊鬆開袖口,扭開水龍頭,伴隨熱水'咕嘟咕嘟'灌進大的不尋常的浴缸,純白的襯衫輕輕滑落。 

映入宗像眼裡仿若慢鏡頭的默片,性感的肌肉線條一覽無遺。 

緊接著,尊右手一動,抽出褲頭上的皮帶扔在地上。 

宗像在最後一刻及時轉過頭來。小口的啜了杯中烈酒,只覺喉頭連同食道一路受到燒灼。 

"過來,一起洗。" 宗像強忍驚愕的回過頭。 

尊下身的西裝褲還好端端的留守在原位,他抓著門框從浴室裡探出半裸的身子朝對方低吼道。 

"……不必了。我要再和櫃檯點瓶酒,你先洗吧。" 語畢,宗像掏出一包香菸,叼出一根點上。 

"叫你過來。" 尊的嘶吼再度從宗像身後響起,只是這次變得比之前更近,語調也更為粗魯。 

"你剛才沒有聽到我說的話嗎?我說不用了!" 宗像拿下唇邊的香菸,微感羞憤的轉頭面對對方。 
一抬頭就看見尊結實的小麥色腹肌和自己的臉近在咫尺。 

"你是五歲的小鬼嗎?洗個澡還要三催四請的,麻煩死了。" 尊逼近到對方跟前,俯瞰著對方開口。 

房裡的空調也調的太高了些,宗像心想。 
這香菸的味道真不是普通難聞,宗像又想。 

"……還是你害羞了?" 宗像微微睜大了眼。被人堵得說不出話來,今晚還是第一次。 

不等宗像回答,尊伸出雙手插入對方腋下,把對方高高舉起掛在肩上。在宗像顛倒的視野裡,尊一腳踩熄尚未燃盡的菸頭,將宗像有如扛布袋般帶往浴室。 

"把我放下,周防。" 宗像輕斥。 

周防從鼻子裡低哼一聲,腳下不停。直到兩人進到蒸氣繚繞的浴室中。 

"謹遵吩咐。" 尊回應著宗像數秒前的要求,將對方摔進盛滿熱水的大浴缸內。 

宗像以身為刑警訓練有素的身手,拉住了固定物穩定重心,未料,那個'固定物'一踉蹌,半個身子往宗像身上撲來。 

"咚!" 尊屈折手臂撞在宗像臉旁的瓷磚上,左腳腳背勾住浴缸邊緣,免得整個人就這樣順勢栽進浴缸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繼續戳戳我 

 @鋼尺是我老婆 : 來了來了~~久等了~~

 

评论(4)
热度(25)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