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 仅仅是想听Mamo桑的歌声,如此而已

#赤组日常小剧场#

(ㄧ个小狗小猫照常在街边扭打的平凡早晨。)

"草薙哥,你知道那个看起来很重,感觉只在以前美国电影里的酒吧才会出现的东西是什么吗?"

"什么事小八田?你说的是那个音响吗?其实我也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就是十束那小子搬回来的。'我ㄧ直想要ㄧ个点唱机,感觉很有趣的样子',十束他是这么说的。"

"什么是'点唱机'?"

"不知道。自从把东西搬回来后就没有看到他碰过。说不定连他自己也忘了它的存在吧!"

"嘛那个大傢伙还真是可怜,遇到一个像十束哥那么自由自在的主人,只能被放在角落积灰尘。"

"镰本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多愁善感了啊!'自由自在'这就是十束哥的优点呐!"

"嘶~八田哥...为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要被揍啊......"

"胖子的神经不用那么纤细好不好!"

"欸~八田哥~为什么我不能当个纤细的胖子啊......胖子的心也是很容易受伤的......"

"谁管你啊!"

"呦!尊你今天还真早起。"

""尊哥早!!!""

"...啊。"

"安娜!过来一下......帮我把早餐端去给尊。"

"......尊。"

"...喔。"

(店门口的风铃响起。)

"大家早啊!"

""十束哥早!""

"啊~我今天带了一个好玩的东西给大家看~"

"就是那个圆圆扁扁的东西?"

"没错没错~这玩意儿叫作'黑胶唱片'喔!赶快来试试看~"

(咚咚地走向'点唱机')

"......"

"哦哦哦!发出声音了!"

"黑黑的ㄧ团转的好快!"

"'WHAM!'?"

"呵~正确答案!真不愧是草薙哥~酒吧老板就是特别不一样~"

"过奖。"

"什么啊?"

"这叫作'点唱机'呦!八田!"

"总觉得有让人随之起舞的冲动呢!"

"啧!"

"...好吧!那我们来继续试试别的功能~"

(喀锵!)

"跟各位隆重介绍:卡啦OK伴唱机模式~"

"请输入歌曲名称。"

"哦哦哦!又有一个不得了的东西出现了!"

"嘿嘿!可别小看这台古董呦~只要输入曲名或是歌手名就会连上网路替你找出伴奏的歌曲喔~"

"哇噢!"

"那么,谁要先来唱呢?"

"......不然我先好了。"

"哈~美咲要唱歌?不要摧残别人的耳朵好吗?"

"死猴子!我对自己的歌唱实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欸~那么就由八田来为大家献唱一曲吧!"

(零散的拍手声。)

"好嘞!那就让大家见识一下本大爷的实力啦啊哈哈!"

(热血激情的前奏响起。)

"随意的穿梭在柏油路上~周围的风景快速倒退...

...飞翔吧滑板~八咫鸦~

......尊哥我唱得怎么样?"

"......"

"king睡着了?"

"明明这么吵闹,真亏尊还能睡得着。"

"那么下一首就让草薙哥来唱~"

"嗳?我就不必了吧?何况我也不太会唱歌。"

"草薙哥唱嘛唱嘛~"

"饶了我吧!"

"让我来。"

"尊哥!"x2

"......尊?"

"好嘞好嘞那下一首就由king为我们献唱..."

"Music!"

"...在内心深处冒着黑烟的火焰 死亡的......"

"诶?用念的?"

"......狂暴的獠牙 不耐的右拳 燃烧的双瞳正散发着......"

"尊这是在唱歌还是在朗颂啊?"

"...说不定两个都有..."

"......别了,荒野 现在,还不是时候。"

"......"

"尊哥唱得好好听!好帅啊!"

"...八田哥,这...不是我要说,可......"

"尊,你知道'唱歌'和'朗颂'的区别吗?"

"啊!"

"是吗...原来你是知道的..."

"...不都是用喉咙发出声音吗。"

"......"

"king还真是幽默~"

"......难道不是吗?"

"多多良,我,唱。"

"安娜也想唱歌吗?"

"嗯。"

"呦西~下一首是我们小公主的歌喔~"

(此起彼落的掌声。

安娜两手接过麦克风。)

"......用全新的梳子整理头发 如苹果般艳红的嘴唇...

...害怕(不怕) 痛苦(不痛苦) 迷惘(不迷惘) 寂寞(嗯) 寒冷(温暖) 红色(尊贵)

这世界是如此地虚幻 Asymmetry~"

"安娜。"

"......出云?"

"把音乐关掉,十束。"

"没事没事~只是唱唱歌而已,对吧?安娜?"

"......"

"音乐关掉。"

"......是是,既然king都这么说了~抱歉啊安娜~"

"尊。"

"嗯。

过来。"

(安娜咚咚地跑向沙发上的尊。)

"当啷~"

"大家看过来!

安娜,我就把这首歌作为赔礼囉!"

(十束再度刷了一下吉他。微笑。)

"数千条道路交错的道路上 我们得以相逢

欢笑打闹着的那一天......"

(吠舞罗透出静谧氛围,只有歌声和乐声迴绕在众人身边。)

"不要放弃,总会到达的 因为终有一日,必将重逢~"

(余音绕樑,欢呼声、口哨声充斥整间酒吧。)

"好听喔!"

"还好啦~"

"虽然十束哥根本不会弹吉他,不过唱的真心好听啊!"

"欸......为什么八田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微妙......"

"我说的是真心话啊!你也觉得十束哥唱的很好听吧?呐!猴子?"

"啧!"

"诶?你又怎么了啊?"

(八田附在伏见耳边小小声说。)

"......"

"还有谁没有唱过的~"

"猴子,你要唱吗?"

"不要。"

"欸~猴子不要那么无情嘛~"

"对啊猴子,你就唱唱看嘛!

我还真的没有听过你唱歌呢!"

"......"

"我们大家都想听啊!"

"......"

"唱嘛唱嘛~猿比古你的声音那么好听~"

"........."

"还是说其实猿比古你是个音痴,怕唱坏了被我笑?"

"啧!谁是音痴了?"

"很好很好~就是这个气势~猴子要唱哪一首呢?"

(伏见起身夺过十束手中的话筒。)

(前奏响起。)

"'I beg your hate'"

音乐进入八拍,伏见的薄唇凑近话筒,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八田,挑衅似的吐出歌名。

"L和R 两人平分戴在耳上 同样的制服 昏昏欲睡的脸庞 无精打采的对话 奔驰前行的公车"

八田的瞳孔微微放大,双唇轻启,貌似忆起了什么。

伏见将话筒贴上嘴唇上方的那块肌肤,轻轻的唱着。

"左耳戴着R,右耳戴着L 觉得不可思议的你 稍稍扭动了身体 牵扯了耳机线 我默不做声地向左倾了头 这样的小事便能令我感到自豪"

伏见歪歪斜斜的站在原地,玩味的眼神却穿过半空紧紧锁住八田开始游移不定的视线。

"将这世界上大人与孩子的忧愁丶躁动丶不悦丶烦闷丶重压 用破损的声音 演唱成歌 要成为怎样的人 从这个提着烦人要求的社会中 奔逃出来 然而逃跑的路 已被L和R阻挡 歌者的悲鸣充斥於你我之间"

你也想起来了吧!曾经对我说要一同毁灭世界的你,那时候眼中还只装着我一个人。

间奏,伏见移步到一旁的高脚椅上坐下,翘起二郎腿。

"L和R 从何时听到的声音不一样了 指尖在膝盖上敲击而出的节奏 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渐渐背离"

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视野变得那样拥挤,连给一个瘦小的我的空位都快要消失。

"在这唱片结束之前 一直留在车上吧 正因你这样说了 我才悄悄反复重放音乐 但在学校前的车站 遗忘约定的你 拎着书包起身 耳机线被拔了出来"

八田的眼神不再闪躲,迎视我的双眸是惊讶,还有迷惘。

"将我们之间不成熟且暧昧的 窒息感丶不愉快丶违和感丶与厌倦 变成语言 演奏成歌 要成为怎样的人 从这个提着烦人要求的社会中 奔逃出来 然而逃跑的路 已被L和R阻挡 我们的悲鸣将自己灼烧"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身陷在两人共同编织出的破网里头,更可悲的是,我不曾想过逃脱。

"如果你将耳机换成公放 变成要与大家共同演唱的歌 我便将它毁坏 I beg your hate"

最后一个鼓点落下,音乐结束。懂了吧?美咲。我想自己往后,也会继续执着下去吧!

(十束缓慢而响亮的鼓起掌。)

"最后一句能清楚听到伏见你压抑的情感,那种心绪急欲撕裂胸口、喷薄而出,却苦于无法准确传递给对方,因此只能独自默默承受这撕心裂肺的汹湧澎湃。你把这首歌诠释的真好~这首歌简直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一样~"

啊!就连十束哥都能明白的事,美咲却一丁点也不知道呢!我俩还真是没有默契呐!美咲。

"......"

"........." 

紧抿的唇一语不发,美咲神情复杂的走近,一把抢过了话筒,气势汹汹的输入歌名,在欢快的前奏奏响时,回过头一望就望进了伏见眼底。

美咲要带着严肃的表情唱这么阳光的歌?

话还没说出口,美咲就扯开嗓子唱了起来:"Na na nananana~nanananana~~"

随着节拍开始点脚尖,美咲晃着身子哼唱着。

"...已经哪里都没有容身之地 想要活出存在的证明 但是 却没有那么强大~~ 呐!向心中的HE~RO 祈求 许愿 叫喊 发誓 两人把全世界攥在手心"

伏见的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在崩解。

"曾经只有两人的时候 就是最棒最强的 背靠背 以爆裂的风格 永远持续下去"

那段被唤起、同时也是提醒美咲忆起的过去,在美咲的歌声里重现。

"...真的有这样想过哦!"

伏见轻轻的笑了。是吗?那为什么,改变心意了呢?八田看着对方嘴角嘲讽的弧度,眼里却盛满难以解读的悲伤。

"So!向着还没喝完的可乐 伸出手 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 背脊虽正渐渐分开 两人依旧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Na na nananana~nanananana~~"

短促的间奏无法让八田理解对方的心情,但是眼里映出了对方明显柔和下来的表情,感觉有什么正在缓缓改变。

"果然伤痕是存在着的 并非只有两人的时候才是最棒最强的 背叛 孤独 甚至是 放弃 飞翔 涂上颜色"

表情变了,伏见又皱起眉头,恢复成淡漠又不耐烦的样子。

"...干扰了回忆 真是面目全非!"

不自觉的加重语气,像是发怒般的提高了音量。

凭着直觉,八田隐约觉得对方似乎少了一样重要的东西,那是自己视同生命般宝贵而对方却嗤之以鼻的。

"......背脊已经远远离开 却还是感受的到彼此的呼吸"

"啊啊 赤或青 无论什么颜色都没关系 呐!呼喊名字的话 我就能成为你的容身之处啊"

轻笼着那头橙发的阳光,彷彿穿透了胸膛,钻入自己亲手筑起的高墙,照亮了心底的灰暗。

"...背脊已分道扬镳 两人依然能感受到彼此的思绪~"

原来是这样......没有丢下我呢美咲...看着你灿烂的笑脸,想着若是你还能真心的对我笑,现在的我就该感到满足了。

"诶~八田,歌词里赤或青是什么意思呢?.........这些是颜色嘛我当然知道~我问的是这句代表的是什么啦!"

偷偷瞥了伏见一眼,摸摸后脑勺笑着回答:"歌词就这么写我也就这样唱啊!我怎么会知道代表什么?"

是直觉告诉自己的?说要是不好好看着伏见的话,他就会跑到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就算拼命伸长手也搆不到。

只能祈祷自己别一不小心就忽略了心中的声音。八田下定决心的看向伏见,毫不意外的視線相接,走进对方的脚步没有任何犹豫。

伏见听到佔满他整片視野和整颗心的少年对他说:"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耳环、项鍊、酒杯,玻璃珠、终端表面、镜框,一一反射着早晨绚烂的阳光,整个世界正在闪闪发亮,这就是,赤组的早晨小剧场。

(完。)

*之后要开始更长篇啦啦啦~标题叫做:"K模特经纪公司"

*明天也要Keep fighting!

评论(4)
热度(15)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