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八伏] 迷途 (上)

*八伏意外的萌啊~~

*双向暗恋,俗话说的好,谁先告白谁就是攻,为了当攻八妹可是很努力呢!

--------------------------------------------------------

草薙哥边擦拭着玻璃杯杯缘,边告诉我们一个在山间别墅里发生的鬼故事。什么?我才不会害怕!
只是......当草薙哥端详着酒杯折射出的光线,开口问我们想不想到那间山上别墅渡假的时候,我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冷颤......
原、原来那间别墅是真实存在的啊......不、不过鬼故事应该是假的吧?是吧?欸猿比古你也回答我一下嘛!你说明明是我喊着要去喊的最大声的?呃不,草薙哥的好意怎么能够拒绝呢?喂等等啊猿比古!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说是山间别墅,充其量只不过是一间盖在深山丛林里的小木屋。但是总觉得在这种房子里鬼故事成真的可能性更高了啊啊啊!
荒郊野外的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线,食物来源也只有我们几个突擊队队员打到的野味勉强果腹......虽然如此,我们吠舞罗的一群人还是可以玩的很开心!
嘛......猿比古的话......

"嗳!猿比古!"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那天真的是风光明媚的日子无误,草薙哥让我和猴子一起去小木屋的地窖里头拿点酒上来。
总觉得草薙哥很神奇,深山里摆明没水没电,他却能够一如往常光鲜亮丽的出现在我们面前,好像他每天晚上都还特地跑回市区的家里睡一顿觉打扮一下再回来。三餐时间也常常不见人影,后来,猿比古跟我说,草薙哥那段时间都在冰山女人那里,说是S4出任务有据点驻紮在附近......算了算了,这不是重点。

"草薙哥叫我们去拿些酒!"

"酒?"

"嗯!他说屋子底下放着很多他之前私酿的葡萄酒喔!"

"啧!麻烦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早上的猿比古看起来特别......美好,就和早晨的阳光一样耀眼。

老实说,打从国中的时候,我就对猿比古抱有一种异样的情感,当时的我说不出那是怎么样的感觉,猿比古他不仅长得很好看,头脑也很聪明,不用大贝说我也知道,猿比古和我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每次对猿比古发出的讚叹,百分之两百是真诚的。

意识到那就是'喜欢'的感觉,我和猿比古已经快要毕业。

那天,我用稀松平常的态度问猿比古要不要搬出来一起住,虽然表面上看来若无其事,天知道我当时心里有多紧张!我怕猿比古发现自己不只是把他当作朋友之后,会嫌恶的疏远我,像一年级时还没相互认识他对待同学的冷淡态度。

就好像坐着太久造成双腿发麻,耐不住如蚂蚁咬囓着的不适感,想要起身,却又迟疑着不敢踏出第一步。

"......好啦好啦~不要抱怨了!赶快把酒拿一拿回去吧!不要让草薙哥等太久!"

我收回看得出神的视线,故作轻松的拍拍猿比古的肩膀。

"啧!"

不敢直视对方,我领先走向地窖,并非有意的忽略了对方愈皱愈深的眉头。

"......应该是在这附近..."

"砰!"

"就是这里!"

我蹲下去揭开地垫的一角,握上锈迹斑斑的把手'呀'的一声将木板抬高掀起,一道通往地下的狭窄石阶赫然出现在眼前。

"哇噢!感觉好厉害!"

对着草薙哥的地窖,我发出了由衷的讚叹。

"啧!"

猿比古把双手揣在兜里,看来有些不耐烦的越过我迳自向下走去。

该不会是因为我太早把他挖起来,起床气还没消吧?

"你还在那里磨蹭什么?不是说想快点办完事赶快回去吗?"

又是那种讥诮的语气,自从两人一同进了吠舞罗之后,猿比古对自己的态度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啊!

到底是哪里惹他不高兴了?他不跟我明说,我根本就无从了解。

"抱歉抱歉,这就来!"

缩了缩脖子,还来不及细想,我就已经跑下阶梯站到猿比古身后。

"啧!这破门怎么这么碍事!"

猿比古用力去扯那扇木门上的手把,看那架势就算下一秒飞脚踹门也一点不会让人感到意外。

"猿比古!"

一条手臂擦过猿比古深蓝的发梢拍在门板上,惊得对方差点把后脑勺撞上我的鼻樑。

"有喜欢的人吗?"

啊啊!可恶!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切都要完蛋了啊啊啊啊我的青春!!!

"......你说什么?"

不知是自己语速过快没听清楚还是处在惊吓中没有回过神来,猿比古极为缓慢的回过头,转正身子微微俯视我。

"猿比古你有......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目光接触到对方深邃的眸子,起先还飘忽不定的眼神,一句问话到后来索性豁出去几乎是用吼的出口,眼神却也不再游移,定定注视着幽深邈远的那片蓝色,晨曦在眼底无声晕染开来。

"......"

眉眼上挑,猿比古表情波动,是惊讶的神情。

"...有。"

没有预想到自己真的得到了回答,我洩气的躲开对方的眼神,垂下头。

"那么......他喜欢你吗?"

脑袋死机的瞬间,我问出了连自己都觉得蠢的问题。如果是互相喜欢的话,猿比古早就脱离单身了啊你个傻逼怎么可能继续跟你住一起继续跟你当形影不离的朋友呢?

"......"

"呐......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被自己的问话懵住,脑袋趁机恢复运转。
猴子他竟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我看来也是没指望了......那么,至少让我死个明白吧!猿比古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尊哥吗?这么有男子气概的黑道老大没准是猿比古喜欢的类型,这样我每次接近尊哥和尊哥说话的时候猿比古看起来不太高兴的原因也就清楚了......
难不成是草薙哥?成熟稳重幽默风趣又很会照顾人说不定猿比古看上的就是草薙哥......
十束哥嘛......这种乐天过头的类型猿比古一定不会......等等,有没有可能猿比古曾经被十束哥的笑容治癒过因而喜欢上他了呢......

"......不知道。"

还没表白吗?

既然如此,那我是不是还有一丝机会呢?

"我、我可以喜欢你吗......?"

明明困窘的要死,自己的右手还是紧紧的按在猿比古的头侧,像是落水的人死缠着救命绳索一样坚持,不想放弃最后、哪怕是一丁点希望的碎屑。

"......你刚才又说了什么吗?太小声我没听清。"

我到底说了多么羞耻的话......

抬头对上伏见的眸又像触电般双肩一抖,连忙把头再度低下。

"这种话本来只想说一遍...可是...因为你...唔......我、我再说一遍......你可要好好给我听清楚了!"

"我八田美咲大人...喜欢猿比古你!!!"

闭起眼睛,微仰对着伏见的脸乱吼一通,若是在旁人看来根本不像是在告白,反而大有给人一记勾拳的气势。

"......"

"...哈...终于说出来!感觉特别畅快啊!"

紧绷的肌肉在那一刻松懈了下来。没想到,将自己的心意传达出去之后,心情会变得这么轻松。

"......呵~笨蛋美咲~"

~~~~~~~~~~~~~~~~~~~~~~~~~~~

"有喜欢的人吗?"

等等!我刚刚听见了什么?美咲的声音为什么那么近?

"猿比古你有......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诶?!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难道......我暗恋你的事被发、发现了吗?

受到不小的震惊而僵硬的转过头,凝视着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庞,正泛着微红,双眼不安的乱瞟,最后专心的注视自己。多么澄澈透明的一双眼,现在只映出我一个人的身影。

反正暗恋你这事被揭穿只是時間的问题。

只不过,真让人意外。

智商难得上线了呢!美咲!

我就快要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有。"

佯装面无表情的吐出一个单音。呐!只看着我一个人就好,以前的旧帐可以一笔勾销,从现在开始,一直一直注视着我......

"那么......他喜欢你吗?"

不要躲!美咲你为什么要把头低下,看着我啊!不要给了我希望之后又残忍地......把我给重重击倒......

"......"

明确感受到青筋在额角浮现,灼热的眼神恨不得将美咲的头顶烧出两个洞。

"呐......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吗?"

声音从发旋发出,低低的传了上来。

"......不知道。"

有些自暴自弃的回了美咲这么一句话,我忿忿的闭上双眼。逃避着早已不再只受美咲关注的现实。

烦躁。烦躁。烦躁。

果然不能轻易相信你的智商情商啊美咲!你果然什么都不了解......

"我、我可以喜欢你吗?"

喜欢......我?

双眼瞪得老大,大得连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

美咲刚刚这是......在跟我告白?!

告、告、告白白白白白!

心底那堵漆黑的高墙正在急速倾颓,多年累积下来的不快和痛楚彷彿在这一秒里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兴奋、狂喜,取而代之的是愿意对美咲奉献所有的心意。

此刻,心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是你把我的心填满了啊!美咲。

"......你刚才又说了什么吗?太小声我没听清。"

嘴巴比大脑更快的动作了,这段时间下来嘲讽对方的习惯还来不及推翻,我下意识的反唇相讥,并且同预期般对上八田羞愤的小眼神。

"这种话本来只想说一遍...可是...因为你...唔......我、我再说一遍......你可要好好给我听清楚了!"

就是这一点才让人无法抗拒,单纯、直率,什么话都没办法憋在心里。太犯规了啊!美咲!

"我八田美咲大人...喜欢猿比古你!!!"

完全不顾我的耳朵大声的宣告出来了啊......果然还是,越大声越好,最好让全世界知道你心有所属。

学着八田闭上眼,微微低头。

"呵~笨蛋美咲~"

美咲闻言,茫然的接受了我主动凑上的唇。

好软、好温暖......美咲独有的气息围绕在唇齿之间,令人深深沉沦。

美咲被这突袭得有些无措,顿了几秒,才回过神更加激烈的将我压在门板上亲吻。

相互交换着稠蜜的津液,因为两人都十分生涩的关系,我甚至被美咲咬破了嘴唇。

浓重的铁锈味瀰漫整个口腔,我舍不得闭眼,只稍微瞇出一条眼缝,就为了欣赏美咲陶醉其中的表情。

啊啊!美咲的初吻呐!是我拿走了美咲的初吻呐!!!

好幸福、好开心,我也把初吻献给美咲了呢!

双手抱住美咲精实的腰,让对方和自己更加更加贴近。

美咲也抬起另一只手绕过我的腰紧紧圈住。

美咲的手掌不安分的探进我的衣襬,脊椎骨尾端被火烫的体温覆盖着,觉得特别特别舒服。

继续......美咲...我还要......

"...田哥...八田哥!你在哪里?十束哥叫我们和伏见君过去了呦!"

"哈啊!"

美咲身体一震,连忙推开我,抹了把滴在下巴的津液。

"来了来了!死胖子别大呼小叫的!"

美咲羞愤的吼了回去。

我则是好整以暇的整了整凌乱的衣衫。

瞥了我一眼,美咲腼腆的露出一个微笑,背过身,犹豫着向后伸手。

"猿...猿比古?我们...走吧?"

轻轻的牵住美咲的手,我暗自在心底发誓,再也、再也不放开。




 

番外

评论(4)
热度(58)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