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出世] 夫复何求

副标题:顺其自然

前篇 :欢迎光临HOMRA!!!

>>>

最后,草薙陪着淡岛喝了个通宵。

"世理酱?"

"......"

"...睡着了?"

草薙上前,将淡岛扶起,免得对方从沙发上滑落下去。

真是的,又喝得那么多,明明很清楚自己的酒量的。

"...草薙......"

淡岛的长睫颤了颤,微微掀开眼皮。

"嗯?"

草薙将头侧过一边,想听清对方的话。

"...再来一杯,红豆泥兑水,加一颗橄榄......"

草薙失笑,轻柔的拨开对方稍显散乱的浏海。

"...世理酱,妳喝得太醉了,要不要上楼休息?"

将指节碰上对方白洁的额头,草薙问道。

"啊!"

淡岛一个激灵,睁开了双眼。

"抱歉,不用了。我今天还要上班。"

淡岛直起腰,一手拄在座垫上想要站起来,却一步踉跄栽进了草薙的怀抱。

该不会忘了自己曾说过星期六不必值勤了吧?草薙默想道。

"让你见笑了,草薙。可以帮我拦一辆出租车吗?"

淡岛有些慌乱的挣脱草薙的双臂,努力站稳脚步。即使淡岛身为草薙的常客,却也没有让草薙做出陪酒以上的事情。

"好的,全听世理酱的。"

草薙轻笑,搀扶着摇摇晃晃的淡岛出了店门。

"给你添麻烦了。"

"一点也不麻烦,毕竟世理酱妳是我尊贵的客人嘛!"

淡岛听完这句话之後,脸上竟闪过一丝落寞。

"这样啊......"

淡岛扶额,平复突袭而来的晕眩感。

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经意流露的情感,已经被草薙完美的捕捉到了。

"车来了。上车吧!世理酱~"

草薙维持着嘴角得体的弧度,将淡岛稳稳扶进後座。

临关车门前,淡岛转过头想要再次和对方道谢,未料映入眼帘的,是一抹促狭的微笑。

草薙径直滑入驾驶座,摇下车窗,让车内的烟味至少不那么呛人。

大学还没毕业,草薙就已进入了吠舞罗这家男公关店,至今为止看过的人也算得上不少。

像淡岛这样的客人,从一些下意识的小动作就看得出,她在职务上一定是个不苟言笑丶有条不紊的人,可以说是一位拘谨的女性。不过,在和草薙相处的时候,女人的风趣却总让草薙尽收眼底。

面对客人,草薙能够随时保持微笑,但也仅仅只是在表面上。第一个得以令草薙露出由衷笑容的客人,是后座里双颊酡红的金发美人。

每当淡岛对他提出一次次稀奇古怪的配方,让他一次次调出诡异清奇的鸡尾酒的时候,草薙打从心里感觉到,即使面露苦笑,却总是甘之如饴,那种舒适丶放松的情绪。

在淡岛面前,不必假装,只要顺其自然就好。

"麻烦告诉我要怎麽走。"

发动引擎,草薙摇上车窗,未免等会行进时灌入的冷风刺激到淡岛。

"......这司机的声音和草薙好像啊..."

淡岛低声感叹,草薙则是盯着後视镜用力憋笑:

这是我的车啊!世理酱妳该不会没发现我们绕到後院的停车场来了吗?不觉得没有大街旁嘈杂的车声这里特别特别安静吗?

"客人?"

草薙心想,原来这样的美女刑警也会有迷糊的时候。不过其他女人再迷糊,也不可能比世理酱更加可爱。

"抱歉,你和我一个熟人有点像..."

晃了晃头表示没事,淡岛耳垂上的坠饰闪着光华。

"从这条街下去,在第二个路口右转...然後..."

声音转弱,草薙笑容加深,收回视线,踩下油门,做好自己的'本分'。

漫不经心的控着方向盘,草薙时不时瞄向后视镜,左臂搭在扶手上,支着下巴,柔和的目光深陷在晨光中沐浴的睡颜,空气中悬浮的烟尘折射出闪闪烁烁的晶亮,环绕周身似散发着光晕,仿若天使下凡。

草薙看得出神,直到一串喇叭声撕破车内凝结的时间。

黑色轿车悻悻的起步,却突然发现目旳地早已被客人带入梦乡。

先把世理酱载去我家吧!

顺其自然。

车头硬是回转一百八十度,朝着反方向前进。

见到熟悉的街景出现在眼前,草薙出声唤醒后座的客人。

"世理酱,到了哦!"

草薙为淡岛打开车门。

"......草薙?"

软嚅的声调带着些许讶异,淡岛怀疑自己还在睡梦当中。

"下车吧!"

草薙一手托住淡岛的后背,一手握住对方腕部拉向车外。被草薙接的結結實實。

"......这里是?"

两人的距离是那么近,近到能嗅到对方身上的酒气,浓烈的窜入鼻腔。

"这里是我家,世理酱。
在路上开到一半妳就睡着了,我自作主张的把妳带来我家了,希望妳不要太介意。"

淡岛从对方的怀里抬起头,醉意朦胧的眸子在草薙的脸上来回扫视,接着,又像是要把对方看的更加清楚一般,淡岛缓缓靠近草薙漾着笑意的脸庞。

"...草...薙?"

近得连鼻头都快碰在一起了,淡岛精致的面容在眼前无限放大。

草薙却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后,将视线转开,并将淡岛稍微推离自己。

"世理酱,我们先进去吧?妳需要好好醒个酒。"

淡岛的眼中满满寂寥,仿若一片乾涸的荒漠在眼底熊熊燃燒。

"我走不动了。"

淡岛双膝一软,身躯随着主人的意志跌坐在地,右脚上的那只高跟鞋被顺势踢飞出去。

"真拿妳没办法,上来吧!"

草薙笑着说道,背对着淡岛蹲下,语气里满满的宠溺。

淡岛心头一颤,昏沉的脑袋不作多余犹豫,整个人趴上对方不算宽阔的后背。

不够宽阔,却十足安稳。

背上一沉,柔软的负荷隔着衣料紧贴在身后。

直到把淡岛送入浴室,令人眷恋的温度还是留存在颈边、双肩、后背、腰间,甚至连掌心与对方光滑大腿的接合处都残留着柔润的触感。

"真的很谢谢你。"

淡岛穿着过大的男用衬衫,松垮的布料堆在腰际,上围却被撑的死紧,即使如此还是将钮扣系到第一颗,更加突显出淡岛婀娜的曲线。

比巨乳还要过分的是,淡岛完全没有穿上裤子的打算,光着两条秾纤合度的美腿,男用衬衫的衣襬只能有意无意的遮掩住一小部份。

只要是正常男人都该忍不住好吗?

草薙竭尽所能的维持脸上君子的微笑,招呼着淡岛。

未料淡岛拨开草薙递来的水杯,手臂一甩勾住草薙的后颈将唇瓣凑了上去。

草薙头一偏,一个吻在颊边落下。

胸前的两粒突起若有似无的摩擦着对方的胸肌,刚沐浴完的蒸腾热气从颊边扩散开来,自己常用的沐浴乳的清香飘散、包裹着草薙所剩无几的理智,女人的轻喘渗入耳膜,意志力一点一滴的被腐蚀剥落,即使心里有声音告诉自己不能趁人之危,身体还是抢先失控了。

 

 

(慢走不送)

 

 

 

 

草薙细啄着对方因持续出力而泛白的指节,没来由的心疼起来。

"世理酱,妳应该也很清楚吧,我们俩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叼起了根烟,草薙擦亮ZIPPO,点燃了烟头。

"...哈啊...不......现在这样...就好..."

"......对不起,世理酱。"

草薙觉得自己很卑鄙,趁着对方宿醉加上事后的现在说出这样的话。

只是想施舍自己一点安慰罢了。朝着半空呼出一口烟雾,草薙无声的微笑起来。

"嗯......"

淡岛含糊的应了一声,抱着草薙的手臂沉沉睡去。 。草薙温柔的笑着捏了捏对方通红的鼻头。

草薙不知道的是,淡岛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世间上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事,光凭一己之力绝无可能被撼动。

但,若是有幸遇见此生中的唯一,或许,就再也没有任何不顺心的事,值得被惦念,一切只要,顺其自然就好。

p.s.红豆泥,燃烧吧!!!

评论(6)
热度(36)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