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I 骤雨

*平行时空,伏八互相癡汉的时空

*无异能

*K模特经纪公司:主伏八,副尊礼,微出世

>>>>>>>>>>

宝蓝色的西装剪裁合宜,包裹着清癯而不单薄的身板,午后阳光温柔的洒在男人裤脚上,踏在波斯地毯的其中一条长腿稍稍屈起。男人后腰靠在书桌边,双手撑在桌沿,耸起肩。男人微微仰头,过长的浏海遮住半边眼睛,双目半闭,就好像一只慵懒的大猫正享受着午后悠閒的日光。袖口上提,银灰光泽的表带衬着墨黑的表盘,衬托出男人白皙的肌肤。画面右下方是成对的名牌腕表的放大图,以及一个飘逸的签名。

八田美咲的全副心神都被那一个眼神吸引住,鬼迷心窍的捧起相机,对着高挂在商办大楼外的巨型看板猛按快门,橙发的小个子紧紧盯着镜头里那一抹深蓝,或趴或蹲换了几个姿势,想要找到最合适的光线角度。不知不觉间挨近了栏杆边缘,只要再前倾一些就能在光天化日下从大厦顶楼空降下去。

然而八田毫无危机意识的继续调整光圈。

忽然一阵强风刮起,半个身子对折在栏杆上的八田惊呼一声,重心不稳便要往前倒,只觉胸前的衣物一紧,衣领被一把提起,身体随后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挂在颈间坚硬的相机撞在胸口发出一记闷响,八田揉着摔得生疼的臀部站了起来,只觉得一阵后怕。

"你是笨蛋吗?"

是呐!因为拍广告看板而坠楼这种事怎么想都很愚蠢。

"才丶才不是!"

八田下意识的反驳,抬起头要和救了自己的男人道个谢,只是话还没出口便原地彻底石化。

"把自己挂在三十几层楼高的栏杆上,不是疯子就是白痴,还是说你是什么行为艺术家?"

"......"

八田的目光不断在眼前男人和那张巨幅广告之间来回交错,彷佛被晴天霹雳劈了一般,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

"啧!"

即使早已习惯被众人投以或崇拜、或羡慕的目光,但是被人用这种看珍奇异兽的眼神打量,今天倒是头一次。喂喂嘴巴也张太开了吧?下巴都快要掉下来了。

"......猴...伏见猿比古!!!"

八田踉踉跄跄的后退数步,又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颤抖的指尖还直指着对方的鼻头。

"啧!我又不会吃了你。不道谢就算了,对待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啊?"

被相机磕碰的地方隐隐作痛,此时八田万分确定眼前眉头紧锁的男人就是那幅巨型广告的代言人--伏见猿比古,即使对方戴上了一副胶框眼镜和平时出现在广告里的样子不同,但八田保证自己不会错认这个人,他甚至更熟悉对方的这个样子。

糟了糟了糟了糟了他该不会都看到了吧?正在对着他的广告代言看板猛拍还被本人发现呜哇啊啊啊!!!好羞耻啊啊啊啊!!!

八田形成跪坐的姿势,深深的低下头,整个人都快趴到地上去了。

"对丶对不起...我太激动了...刚才...没有吓到你吧?"

啥啊?是谁吓谁啊?看你一副见鬼的表情我还在想,是不是化妆师没把那脸惊天地泣鬼神的烟熏妆卸掉勒!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玩够了就回家吧!不然你妈又要训你了。"

被称为伏见的男人不耐的搧了搧手,扔下话便转身往回走。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啊!!"

八田闻言窜了起来,几乎是在一瞬间飞奔到伏见面前。八田来势汹汹的气势让伏见差点无法站稳脚步。

"...欸!等等!"

濒临炸毛边缘的八田突然想起了什么,蓬松的橘毛一下子又塌了,就像一只耷拉着耳朵的宠物犬。

"那个...我是你的粉丝!"

八田染上谜之红晕的面颊映入伏见微微收缩的瞳孔里。眨眨眼,伏见恢复一贯冷淡的表情,随手从兜里掏出马克笔在八田光滑的前额涂写起来。

"...?"

八田用力转动眼珠子往上看,弄成了一对分外滑稽的斗鸡眼。马克笔在皮肤上刮画的搔痒感,让八田微微颤抖。

"喀!"

"以后也请多支持。"

伏见敷衍了事的说道。

"......我会的!"

八田注视着伏见潇洒离去的背影,举起手中的相机对准一拍。

却如何也无法捕捉到当时伏见嘴角的笑意。

八田在楼顶多吹了一会儿冷风,平复平复自己快要蹦跳而出的小心脏。

是本人!真的是本人呐!!!本人看起来更高更修长了啊啊!那张脸...那张脸即使近看也毫无瑕疵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不愧是时下当红的男模啊!

八田一边陶醉的感叹着一边步下楼梯,稍早之前当自己和往常一样在街上遛达,不过是见到那张大型广告便专程来到了对面百货公司的楼顶,这种事也只有自己做得出来,八田心想。

那家伙,竟然成了男模啊...到了现在,还是有些不敢置信,不过,他却意外的合适呢......这份工作......倒不如说如果他不当模特的话反而有些暴殄天物呐...…

推开防火门,八田信步走进百货公司一楼的广场,正值假日,人潮熙来攘往,八田注意到和自己擦肩而过的路人,眼睛都纷纷往自己脸上瞟。一些打扮时髦的年轻女孩们甚至指着他掩嘴偷笑起来。八田当然没胆主动去看女孩们的表情,只是有时她们对着自己的笑声实在太过刻意,八田在毫无防备的时候自然朝着声源望去,就看见一个足蹬十公分高跟鞋丶顶着成熟妆容的女孩子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你还挺有一套的嘛!吉娃娃~

碍於对方性别为女,八田不好当场发作,这种被恶作剧的感觉是怎麽回事?好像国中的时候有个同学上课睡着,被闷得发慌的其他同学往脸上涂鸦一样,那种被侧目的情况如今发生在自己身上。八田看向走道旁铺满整个墙面的镜子,视线定格在自己额头上那块充满艺术气息的线条,赫然发现伏见的签名正大摇大摆的栖宿其上,额前那点碎发根本无法遮住伏见猖狂的笔迹,八田羞的连忙捂住额头,朝出口飞奔而去。

"唔哇!下雨了!!"

八田扯下缠在腰际的红色运动外套,包裹住胸前那具格外宝贝的单眼相机,冲进雨中。

冒雨跑过五条街,好不容易赶回大学宿舍,八田三步并作两步踏上阶梯,扭开房间的喇叭锁,眼前是住了一年多的双人房,各据房间两端的两张单人床依旧保持着出门前的混沌模样。八田急急的打开外套,捧出相机翻来覆去的检查後搁在床上,随即飞快闪进每个宿舍房间都备有的独立卫生间。

臭猴子到底是想怎样啊?把名字签在那种地方是几个意思?

八田湿答答的站在镜子前,双手撑在洗手台边缘,橘红色的发梢还在滴水,几撮头发黏在前额,唯一一盏光源从头顶照射下来,在八田前额落下一片阴影,颜色更为深沉的某人签名仍然清晰可见,八年前和伏见初识时的点点滴滴也一下子涌了上来。

他还……记得我吗?看他的态度,好像没有认出我呢……虽然不是由於自己的国中同学成为名人而想要沾光,但是,八田还是觉得有些落寞。

八田瞪着镜中的倒影,好半晌,才低声咕哝道:想个办法把它遮起来吧!

总觉得像是被宣告自己成了伏见的所有物一样……不过……却意外的不讨厌呢……

八田为了自己突然蹦出的念头感到难堪,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唰地变红。

此时的八田,亟需冲个澡冷静一下。

--这次重逢就像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不期而遇,避无可避,直到后来,全然身不由己。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29)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