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八伏]迷途(中)




*钢尺本来想写清水向。。。才怪,从一开始就迫不及待想看到猴哥被压在下面弱气的喊美咲的表情了(¬.¬)

*有肉

>>>

从地窖离开,两人的脸上都飞扬着幸福的红晕,刻意放慢脚步,一前一后缓缓的走向客厅,总觉得有种新人入洞房的气氛。

"今天就让我来准备各位的早饭吧!"

"你还想让大家完好如初的回到吠舞罗吧?十束?"

"诶~别看我这样,我对烹饪也算是有点研究的~"

"草薙哥!我来帮忙!"

一进入客厅,八田随即松开紧扣的手,冲到吠舞罗众人的中心,朝气蓬勃的样子迅速感染了整个空间,让早起还昏昏沉沉的氏族成员们顿时活络起来。

"哦是小八田啊......让你和伏见君拿回来的东西呢?"

就算美咲眼里盛装的不只我一人也不要紧,因为,对于美咲而言,我已经成为了......更特别的存在。

伏见将八田抽离的掌心覆上自己的右颊,不知道是对方的余温或是自己的脸颊正在发烫,薄薄的暖意渗进伏见的体内。

"......啊!我忘了!十分抱歉!草薙哥!我这就再去一趟!"

八田不好意思的抓抓头发,视线不断望伏见那边飘。

伏见蜷起手指轻触着唇瓣,勾起一抹微笑定定回望。

"没关系,不用了。我叫十束去就好。顺便叫尊起床。"

后半句话是对着高举生鸡蛋正准备大显身手的十束说的。

话音刚落,只见八田飞快的扭过脸,钻进充当厨房的狭隘空间里。

"好吧......剩下的交给你了喔!八田!"

伏见紧盯着八田的背影,边移动寻找视野良好又不惹眼的位置坐下。

我们已经不再是「同伴」,而是「恋人」了呢......

"早啊猿君~什么事这么开心?你竟然笑了呢~虽然只有一瞬间,不过我很肯定你刚才笑了哦!"

当伏见和十束擦肩而过时,听到对方这么说。

有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没什么。"

伏见迅速的捂住嘴,声音透过手背闷闷的传出来。

不想被其他人察觉,这是专属于我和美咲两个人的祕密。

"欸~告诉我嘛~连眼睛都在笑...该不会是......"

十束倾身凑近伏见,翕张着鼻子。

"......恋爱了吧?!"

"喂!十束!你还在那里磨唧什么?早饭快要弄好了!"

"是是~我这就去~"

十束冲着面有难色的氏族成员眨眨眼,随后翩然离去。

"猿比古,恭喜你。"

伏见左看右看都没见着人影,低下头往脚边一望,果不其然发现安娜捏着闪闪发光的红玻璃珠,对准自己的眼睛,那张没有多余表情的小脸,此刻正真诚的泛起笑意。

"......谢、谢谢。"

"我会帮猿比古和美咲保密的。一定要幸福喔。"

"那就拜讬了。"

一定会的。我一定,会让美咲幸福。

八田不经意的回头,正好对上伏见柔情似水的眼眸,两人羞涩着,默契的相视而笑。

========================================

当天夜里,八田人生第一次失眠了。

只要一阖眼,脑海里就全都是猿比古羞红的笑颜。

听着臥在上舖的恋人平稳的呼吸声,八田翻来覆去迟迟无法入睡。

淡色的窗帘被风掀起,轻轻拍打着窗櫺,八田毫无睡意的双眼盯着窗外那轮皎洁的明月,决定到外头吹吹风。

八田小心翼翼的翻下床,尽量不去惊扰到屋内的人,从餐桌上顺了瓶酒溜了出去。

即使在梦里也全是美咲,好像全世界都被個頭嬌小的美咲給塞滿了一樣。

"你不配擁有他。"

伏見猛地睜眼,伏見仁希那張惡夢般的臉在眼前無限放大。

"滾開!我和美咲的事還輪不到你來插嘴!"

腦袋鈍鈍的,太陽穴還在隱隱脹痛,伏見本想怒吼出聲,一出口卻變得氣若游絲,彷彿又回到了初中一年級時,發著高燒、陰雨綿綿的午後。

"我好歹也是你的父親嘛!聽父親的話絕對不會錯。小猴子你啊!是沒有資格讓別人幸福的。"

伏見仁希的臉开始漸漸扭曲,變得模糊不清,最後崩解在空氣裡。

"閉嘴!"

取而代之的是美咲只身一人的背影。

"露出相信自己能够得到幸福的蠢样,小猴子你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啊!"

伏见浑身发冷,用尽全身的力气,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

"美咲!!不要丢下我!!"

伏见颤抖的伸出指尖,向着虚无飘渺的背影使劲一抓,却只触到冷洌的空气,眼睁睁看着美咲在指缝间化为尘埃,最终灰飞烟灭。

"啊......"

"你以为自己是什么童话故事的主角吗?你和你那个小不点朋友,是永远也不会有幸福快乐的结局的。"

伏见仁希轻佻的语调还在持续着,字字句句都扎入伏见柔软的心脏,毫不留情的将之戳得千疮百孔。

"美......咲?美咲!美咲!!!!!!!!!"

伏見囈語著,双手挥舞挣扎着从枕头上弹了起来,冷汗浸透了前襟,汗湿的发梢黏在皮肤上,被窗外灌进的凉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寒颤。

"哈......是梦啊......"

伏见就像溺水获救的人一样,全身湿透地大口喘息着重拾新生的空气。

"......美咲?"

微弱的呼喊着,伏见向下舖探头,想要确认八田存在的现实,却意外的扑了个空。

"美咲?"

瞳孔剧烈的收缩,伏见几乎是用滚的下床,焦躁的掀开下舖的薄被,互道晚安后还乖巧的待在里头的人儿此刻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残留在被窝的余温能证明八田离开的不久。

惨淡的月光打在毫无血色的苍白侧脸,伏见心慌意乱的光着脚跑了出去。

沿着那条被人类与山里的小动物践踏出来的小径,伏见上气不接下气的奔跑着。

"咕嘟。"

"啊~我在这里哦!猿比古。"

穿过一片晦暗的树林,拨开一道灌木丛后,伏见的眼前豁然开朗。

美咲坐在一大片波光粼粼的湖旁边,夜风轻拂,美咲宽大的衣袂轻飘飘的浮起,高举手臂左右挥动,心底最后一丝阴霾也彷彿被凉爽的薰风带走了。

"远远就听到你在喊我的名字。怎么了?你也睡不着吗?"

八田拍拍屁股旁的青草地,又'咕嘟'地吞下一口酒。

"美咲才是,大半夜一个人跑出来,跟离家出走的小孩子有什么两样。"

伏见看了脸色微红的八田一眼,慢慢的在对方身边坐下。

"你怎么没穿鞋?脚底板很容易着凉欸。"

八田把酒瓶从嘴边拿开,瞇起眼凑近伏见,淡淡的酒味喷薄在伏见身上,让伏见不自觉皱起眉头。

"我说,美咲你成年了吗?"

啧!只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冷却下来的体温让伏见全身起鸡皮疙瘩。

"说什么鬼话,你不是和我同年吗猿比古?

喏!帮我拿着!"

八田把酒瓶塞到伏见手中,双膝分开跪在伏见屈起的一条腿两边,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对方肩上。

"还冷吗?"

伏见轻轻的摒住呼吸,此时的八田因为姿势的关系比伏见高出了半个头,月光从八田身后照射下来的影子包裹住伏见僵硬的身体。

"......"

伏见含住瓶口,默默的灌下一口酒。得不到回应的八田重新倒向一旁,大张双腿,两手撑在身后的草皮上。

"猿比古......我们这样......算是在一起了吧?"

过了良久,八田打破沉默。

"...嗯。"

伏见含糊的应了一声,贴在瓶身的手心渗出一层薄汗。

"两个人开始交往之后......要做些什么呢?"

八田仰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天上的圆月,几枚稀稀落落的星子在稍远的夜空闪烁着。耳边只有徐来的风摩挲树叶的声响和隐隐约约的蝉鸣。整个世界静的彷彿只剩八伏二人。

"砰咚!"

只听一声重物击在草皮泥地上的闷响,八田感觉到一团温热柔软的触感覆上唇瓣。

八田觉得有些意外的张开嘴,一条濡湿的游舌便从善如流的窜进口腔,试探着对方的反应。和自己口腔里相同味道的酒气冲上鼻腔,整个人都变得神智不清了。

那瓶酒拿出来的时候还剩不到半瓶吧?却觉得夜空正在不断旋转,头脑晕乎乎的。八田伸手抱住伏见细瘦的腰,把原因全都归咎在对方身上。

亲吻、吸吮发出的水声,"咕啾咕啾"的穿透有些模糊的意识传进耳里,让八田的脸火烫的烧了起来。

"...呵~我喜欢你哦,美咲。"

短暂的分开换气,猿比古软软的嗓音在对方唇边响起,低低的笑了起来。

听着对方让人全身的骨头都酥痒难耐的轻笑,八田把伏见翻倒在草地上,欺身压了过去。

"可以吗?猿比古?"

那双总是清澈闪亮的蜂蜜色眸子,如今朦胧着情慾的水雾。

"......哈啊...只要是美咲的话,我全部都可以给你。"

伏见轻喘着,圈住八田的脑袋和脖颈,膝盖在八田大腿内侧蹭动。

八田把头探进伏见敞开的领口,舔吻着对方珍珠光泽的锁骨。手掌摩过伏见细滑的侧腰,八田心疼的将对方透着凉意的肌肤捂了又捂,犹豫着是否要把对方的衣扣解开。八田笨拙的手指在胸前游移,伏见从喉头发出低哼,像是在嗤笑压在自己身上的DT,用力的扯开了衣襟,突然接触到冷空气让伏见倒抽了一口凉气。

八田讶异的眨眨眼,整个脑袋黏了上去,不停的用唇舌和吐息温暖伏见过分苍白冰冷的胸膛,酒的后劲让八田气血翻湧,浑身发烫,甚至连舌尖都带着灼热的高温,一下一下舔在伏见身上,就好比在品嚐一支霜淇淋,口涎所到之处都带给伏见安心的温度,以及诱人的潮红。

(要继续的走渣浪


 

 

"哈啊...哈......明天,就要回去了呢......"

 

"...回家...是吗..."

 

醒来之后,你会不会把今晚的一切都忘掉呢?

 

八田细心的帮伏见穿好衣裤、戴上眼镜,最后背对伏见蹲了下来,向后伸出两条手臂。

 

"我们回去吧!"

 

伏见慢吞吞的爬上八田的背,只听对方'"嘿咻"一声站了起来。从股/间轻轻滑落的热液滴在伏见裤脚旁的草地上,伏见在八田背上颠簸着,像猫科动物尾巴般的痕迹一路蜿蜒,直到不属于自己却从体内流出的体液在脚踝处干涸。

 

伏见从不知道「我们」这个语词也能如此动人。将红色运动外套紧了紧,像月晕般柔和的笑容攀上了伏见的嘴角。

 


 

 

番外

评论(4)
热度(41)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