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II 雨靴

*把 Chapter I 稍微做了修改 除了将八田的宿舍[上下舖---->各据一方的两张双人床]之外还有对一些小细节做更动

*总之,就是个八妹痴汉猴哥的平行世界设定

*单眼=单反

>>>>>>>>>>

虽然同样都是把水往身上泼,但淋雨和冲澡毕竟是完全迥异的感受。

奔逃躲雨的时候,肾上腺素急遽飙升,而现在站在花洒下,虽然冷静了不少,但体内某种燥热还是让八田忍不住弓起身子。

果然还是没办法忘掉他……不甘心,好不甘心……明明是为了他才努力到今天的……但自己却是如此轻易的被他抛在脑后彻底遗忘了……

冷却下来的体温再次提高,八田聽著洗澡水流进排水孔里的咕嘟声,手指圈在勃·发的器官周围,洩愤似的反覆撸·动,力道之狠彷彿要磨脱一层皮。

「Misaki。」

你从前是那样叫我的,对吧?犹如气音般、轻柔的随时都会消散在空气里。你呢喃著我最感困窘的名字。即使一再提醒你不要那么叫我,最後还是一概被无视。

八田仰起头,双眼紧闭,牙关紧咬,不让一丝可疑的声音从口中漏出,轻喘等待着高潮。

不过……我可不会轻言放弃,我要让你记起我,最好能够永远记住我。我在你心裡,和你在我心裡的重量必须相等,这样才公平。就算你叫我最讨厌名字……我也不会生气了……我发誓……

八田低哼一声,混浊的白·液在手中一股脑喷发出来。

一定要,追上你!!!!!

又在浴室里待了半个钟头才澈底冷静下来,八田拿起毛巾抹了抹湿发,随性的让其自然风干,踮着脚尖越过地板上那彷彿摆地摊似纷呈罗列的日用品,轻盈的走向床头,眼神习惯性的在贴满运动明星海报的墙壁上----那张突兀的鹅黄色纸片停留片刻,上头印著"招聘摄影助理"几个简洁的粗体字,底下几行小字是一家模特经纪公司的联络方式和地址,八田正要碰到相机的手悄悄握成拳头,像是要给自己灌注信心一般喊了一声"哟西",才端起这间房里最贵重的东西走向自己亲手组装的计算机。

当八田将最後一张、也就是框进伏见背影的照片冲印出来,门外忽然响起粗鲁的敲门声。

八田依依不捨的回头瞥了一眼伏见。在第七声巨响后慢悠悠的打开房门。

"又忘记带钥匙了?!"

"非、非常抱歉!八田哥!" 金色平头的青年摀住头部缩起肩膀,意料之外没有接到对方的一记爆栗。

平头胖青年是八田唯一的室友:镰本力夫,两人从小学就认识,后来在大学时因缘际会又成为了同寝室的夥伴,入学时正值夏日,八田花了好一番功夫才认出对方。

"八田哥你怎么了?今天突然变得好温柔......啊!痛死我了!" 无视镰本比自己来的高大,八田在镰本头上来了一下比往常更兇悍的拳头,吹着口哨转身进房。

"这才是平常的八田哥嘛......不过下手真的好狠......" 挨揍的镰本摸了摸隆起的肿包,肥硕的身影缓缓跟进房内。

"这是我最後一次帮你,下次再不带钥匙就算敲到手抽筋也别想要我开门。" 八田从小冰箱里拿出一瓶可乐,扭开瓶盖气体散逸发出"嗤啦"声,头也不回的说道。

"好啦好啦!哦?八田哥你换了新造型啊?" 一顶陌生的黑色针织帽将八田耀眼的橙发吞食入腹,却力有未逮的吐出贴在颊边的鬓发和遮掩半截后颈的几撮卷翘。

"要你管。" 八田无趣的瞥了一眼指向自己脑袋的粗手指,张口灌下碳酸饮料。

从翻找到戴好只需要三声敲门的时间。洗脸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避开了留有笔迹的额头,洗头的时候套上了不知为何出现在浴缸边上的儿童浴帽。之后只需要把它遮住就行了。八田怀着复杂的情绪打开房门,不否认有窃喜的成分在里头。

"咦?这是同款的吗?你头上的那顶和这张照片上的简直一模一样耶!" 镰本举起一本薄薄的杂志,拿在八田脸边两相对照,发现了令人惊讶的相似度。

"喂!别随便翻别人的杂志!你手上的水把杂志都弄湿了啊!被雨淋湿的傢伙不要一直走来走去的地板会脏掉!!!" 往镰本凸出的肚子上揍了一拳,八田在镰本松开手、遵循地心引力落地前的瞬间将Street Jack杂志接了过来,翻了个大白眼把可乐放下开始抚平书页上的皱折,有一小角被水沾湿变得瘫软脆弱,水渍恰好染在杂志里模特的衣服上,让八田深深皱起眉头。

"死胖子!我饶不了你!!!" 音量之大威力之强令躲到卫生间避难、拧着外套上的雨水的镰本狠狠打了个冷颤。

虽说杂志上的照片早就被扫描到自己的计算机里备份起来了,可轻抚着书页的八田还是一脸大受打击的模样。

"猿比古的衣服......都被弄皱了......" 杂志里,伏见猿比古头上那顶是
去年的秋冬新款,遮住耳朵的深沉浓黑衬出伏见幽蓝的发色,简单俐落的皮夹克和窄管裤,显出赏心悦目的身材比例。

把打工攒来的人生第一笔薪水砸在服饰上,像个女人一样,而不是拿来买最新款的游戏,但是现在八田心中充斥着对那针织帽的满足感和终于派上用场的激动,觉得放弃游戏碟十分值得。

用吹风机细心烘乾这期以伏见猿比古为封面人物的的Stree Jack,小心的塞回书架上,照着出刊顺序一一排好,明明对镰本三令五申不要碰那些杂志,却是自己疏忽大意把其中一本摊在床上。不提供他人翻阅的私人收藏除了这一区外,抽屉里还有伏见猿比古从17岁出道至今全部的写真集,不管是什么时候的猿比古都令人怦然心动。

八田撕开写着"镰本"的包装薄膜,理直气壮的挖起一口布丁,再心安理得的吃掉。我原谅你了,镰本。八田品嚐着冰箱里最後一个布丁,想著等会要让镰本去补货以示谢罪。

隔天一早没有课,不过八田还是起了个大早,和习惯早起的八田不同,室友还在梦乡里流着口水不到日上三竿不下床。将单眼相机稳稳挂在脖子上,戴起黑色针织帽,帽沿底下的那对三白眼微微吊起,仔细确认签名被完全掩盖住,镜子里映出一个穿著宽松七分袖T恤、军绿色五分裤的少年,掩不住的雀跃像照进室内的晨曦,纯粹而充满希望。

像对待宝贝相机一样轻柔的将照片装进钱夹的隔层里,八田就带着那张被塑料薄膜护贝起来的背影,搭上了前往梦想的地铁来到面试地点,鹅黄色的纸片被捏得皱巴巴的,明明不是第一次去面试了,心情却远比开始人生第一份打工的那天还要来的紧张许多,这是为什么呢?八田再三确认纸片上的地址,从大厦外的玻璃帷幕反射过来的光线有些刺眼,和自己的梦想一样闪闪发亮。

K模特经纪公司。

几个暗金色的字体昭示着它的存在感,这是一家成功的企业,社长三轮一言先生是个有远见有眼光的人,让这家公司成为全县,不,可以说是全国最大的模特经纪公司。

低头瞄了眼左腕上的终端,还有足够的时间找到举行面试的楼层,电梯一楼一楼的上升,八田的心脏也一点一点悬了起来。和其他找兼职的年轻人坐在一块儿,等候着轮流被叫进办公室内。搞什么嘛?也未免太正式了吧?!八田把费尽心思完成的履历表按在大腿上,他以为今天和之前为数不少的打工面试经验没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摄影助理,又不是要面试模特或是经纪人什么的,准备的这么周到还有穿著窄裙的年轻女职员倒茶给他们喝,八田打从一开始就在怀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如果说刚才还有期待和偶像巧遇的閒心,现在完全被焦虑感所掩埋,这从八田不停灌下公司提供的麦茶就知道。又一个人从办公室里出来了,八田这次没有心思去观察那人的表情来猜测自己剩下多少机会,他匆匆和那人擦肩而过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糟了。再两个人就轮到我了。八田调动方才还在座椅下扭结的双脚
快步前进,每走一步肚子里沉甸甸的重量就晃动一回。

"哎呀这不是小八田吗?" 当八田如释重负的拐出洗手间时,一个声音从背后叫住了他。如此欢快的嗓音除了那个男人之外不作他想。

"呦!是十束哥啊!" 八田又惊又喜的转头面向一头浅棕色头发的年轻男人,十束笑得眼角弯起,左耳上的金属环泛着银色光泽。十束是八田的远房亲戚,论辈分的话八田还要叫他一声"表哥"。

"今天应该不是特地来找我的吧?" 身为这家公司的专业摄影师,明明是个大忙人,却总是一副遊手好閒的样子,和以前一点也没变。

"嘿嘿!都被十束哥看穿了。" 八田搔搔头,咧开一个大大的笑脸。

"......十束哥,你该不会就是主考官......吧?!" 八田灵机一动,勾住对方的肩膀拉下来低声说道。

"怎么可能~倒是小八田,我之前送你的数码单眼有好好照顾吗?"
十束轻笑着否认,双手重重的拍上对方的肩头。

"有啊有啊!真是太感谢十束哥了!竟然願意把摄影师视为生命的相机送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对待它,不会辜负十束哥的期望的!" 啊啊,眼神都燃烧起来了。嗯,还是不要告诉小八田,只是因为机型太旧零件太难找所以才给他的。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十束的笑容没有一丝裂缝。

"这没什么~话说小八田今天有带那台过来吗?有点怀念,想看看它过得如何~"

"啊!我把它放在置物櫃,就是走廊尽头的那个。" 顺着八田的指尖望过去,十束难得的扯下嘴角,轻松的微笑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个置物櫃不太牢靠......最近常常有东西不见呢......" 八田的双眼缓缓睁大,暗骂一声"可恶"就往回跑,却被十束一把拉住。

"我说小八田,待会就轮到你面试了吧?放心,这件事就交给我,面试结束之后再来找我拿,如何?" 

"诶?喔......那就拜讬十束哥保管一下了!真的很谢谢你!" 八田手忙脚乱的翻出置物櫃的钥匙交给十束,再三鞠躬致谢后,一阵风似的跑远了。

"呼......没有想像中困难嘛!" 以肩膀为轴心转动手臂,八田回想起离开办公室时主考官满意的微笑,觉得自己胜算很大。中午到学校附近的拉麵店大吃一顿吧!顺便拉镰本去那间店参加大胃王挑战!

既然胜券在握,八田决定提前熟悉一下环境,双手背在脑后,避开湧向电梯的人潮,哼着不成曲的小调走进楼梯间。

没走几层楼,一声金属碰撞的刺耳巨响让八田一瞬停下了呼吸,伴随而来的是隐约的喘息声还有衣料摩擦的声响,有人低低的不知在说些什么,磁性低沉的嗓音迴盪在狭小的楼梯间里,语尾被清晰的水声取代,在转角听得清清楚楚的八田双颊一粉,努力排除湧进脑袋的遐想,抱着非礼勿听的心态八田想要尽快逃离现场,却在奔下阶梯的同时准确的捕捉到了那个词。

"宗像。"

----在顺利录取之前,八田将会蹚进什么样的浑水呢?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5)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