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八伏]迷途(下)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还是囉唆一下:"八田、伏见"起头的句子是第三人称视角去写的,"美咲、猿比古"起头的则是第一人称视角写的双方的心里活动。。。


猿比古这诱受简直了。。。还能不能再更色气一点呐。。。


有肉,这次是<骑•乘>


>>>>>>



"八田哥,总觉得你最近有点怪。"


渡假结束后的某天下午,八伏两人又照例来吠舞罗蹭饭,伏见依旧坐在与众人有点距离的角落默默吃着,镰本鬼鬼祟祟的挪到八田旁边悄声问道。


"咋啦?我哪里奇怪了?死胖子你给我好好说清楚!"


莫名其妙就背了一个锅的八田一头雾水,扯开嗓子吼了声照着镰本的金黄色平头就是一拳。


"嗳哟......二话不说就出手这一点倒是没什么不一样...停停停八田哥!我说!我说就是了拜讬你不要再揍我了!" 八田忿忿不平的收回距离镰本份量十足的肚腩只有厘米之差的拳头,继续往嘴里一口一口扒饭。


"怎么说呢......最近八田哥变得很安静...那个...如果发生了什么..."


"什么事都没有!我好得很!" 听到八田又提高音量,镰本急忙捂住头部,却迟迟没有预料中的拳头落下。


镰本略感吃惊的抬头,八田只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便专心的埋头吃饭,不发一语的模样和角落里的伏见看来有几分相似。



没办法,只要一开口讲话,就怕自己会忍不住笑出来,八田可不想让朋友们认为自己精神出了毛病,为什么会这样呢?八田习惯性的皱眉,埋怨的看向角落。


罪魁祸首。


对上伏见疑问的双眸,八田用眼神在伏见脸上刻下这四个字,眉头温柔的松开了。


八田想笑,只要伏见在自己身边,不,只要一想到任何有关伏见的事,他深蓝色的柔顺发丝,他拿下眼镜后湛如深海的眸,他毫无热忱的薄唇,从薄唇中间发出的不耐烦的单音节,伏见的每一个細節都足够八田傻笑着回味半天。


同样是两个人的世界,商办大楼的一楼现在被永无止境的粉红泡泡挤满,那是从前只存在于两人内心最深处的东西,只是如今接二连三的浮上水面,扩散到空气里。

他们在暖桌旁,厨房里,浴缸中和各自的床舖上放松、接吻,将身体最隐秘之处交给彼此,就像在之前无数次战斗中交付背后一般,无条件的信任彼此。


"果然,笨蛋是不会感冒的。"等八田离开自己的唇瓣,伏见意犹未尽的舔尽嘴角的津液,抵着对方的额头轻声说道。


"才不是笨蛋。"八田不自觉的放低音量。


镰本说的没错,自从山上渡假回来之后,八田感觉变得温驯许多,就像一只气燄炽盛的乌鸦敛起羽翼,如果只有八伏两人独处的话,八田的语调更是柔和的不可思议,连自己都难以置信那样的声音竟然会从自己口中发出,说不定连自己的母亲都认不出来,这让八田有点困扰,但伏见却乐在其中,他喜欢八田用哄小猫小狗的轻柔音调叫他的名字,只要美咲一开口,就会想要展现自己最柔软的一面给对方看,如果伏见有条尾巴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摇晃它来讨美咲欢心----八田对伏见的撒娇可是一点抵抗力也没有。


一句"笨蛋是不会感冒的"顺利让八田双颊发热,他抬起眼睛看了看近在咫尺的伏见,发现对方的脸变得更红,像极了一颗熟透的美味果实。


八田红着脸无法控制的想起渡假回来后的当晚,两个人在家中所做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在那之后的好几天,八田的脑海里就像一台放映机不停循环播放着那一晚的点点滴滴,只要一不留神就会掉入目眩神迷的回忆漩涡,难以全身而退。


那天晚上,伏见毫不意外的发了高烧。人生第一次竟然是在打野战的方式下进行伏见就是作梦也没想过,营养不均衡加上缺乏运动的羸弱身躯无可避免的受寒了。说不定可以再补充一条操劳过度。


一大早还宿醉的八田满脸担忧的碰了碰伏见,抵住自己的额头散发不寻常高温,让八田有点懵,不过当他回想起初中时也有这么一次的时候,他马上恢复自信的神采,一副信誓旦旦的承诺伏见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照顾他、帮他养病,坚定的表情和无比诚意的宣言几乎让伏见心中的失落感烟消云散,但,无论如何,只要一思及美咲把第一次的记忆彻底擦去,伏见就觉得怅然若失,就算是酒后乱性也不能说忘就忘啊!伏见任性的想,但是他不希望对方感到愧疚,他不要美咲为了对他负责而一辈子待在他身边,那个DT笨蛋还很有可能真的做出这种事。伏见要八田死心塌地、心甘情愿的陪着他,仅仅是出于最单纯的一个字,爱。

用友情留住他,再用爱情绑住他,将他囚禁在两人世界里,永远也不想逃。


"四十度!猿比古你烧得好厉害!"


八田惊恐的看着体温计上显示的数字,比自己生病了还要紧张。


"在这样下去不行啊!要不要叫救护车呢?呀冰枕要掉下来了!你不要一直动来动去好好躺下!啊我记得橱柜里还有剩下来的药我去拿来......" 八田把伏见的棉被拉高掖紧,再三确认对方的手脚都乖乖待在被窝里才转身离开,一抬脚手腕却被冰冷的刺人的手掌握住,八田就着这个姿势转回身面对伏见。


"......你要去哪里..."


细滑的发丝散乱在枕头上,伏见探出一双眼,用力瞇起想要让视线对焦。


"我帮你去熬点粥,吃完之后再吃药比较好。"


八田半蹲下来,伸出空下的手抚摸对方潮红的脸颊,语毕在伏见的鼻头吻了一下。


"有什么事就叫我,我会马上回来。好好休息一下吧。"


"唔...不要......"


比平常更加无力的声音融在空气里,急促的喘息落在八田的鬓发,八田觉得一股躁热从胯间窜升,只是和对方距离近一点都能有感觉,这让八田打从心里瞧不起自己,脸颊也开始发烫,都不知道谁才是发烧的那个。


"咕~"


八田吞下一口唾沫,努力抑制下身的冲动。


"...我哪里都不去。"


八田用比对方小了些的双手包覆住伏见不停渗出冷汗的掌心,将交握的手藏进被窝里保温。


感受着跪在床边的八田的坚定,伏见满足的眨眨眼,疲惫的睡着了。


干燥的唇瓣时不时碰一碰伏见痛苦纠结的眉头,耐心的替他抚平,云絮般轻柔的吻织成一面薄纱笼上伏见熟睡的脸庞,美咲的吻,比任何一条包裹全身的厚毛毯还要来的温暖,细致的触感即便是最高级的布料也望尘莫及。


恍惚间,有人掀开棉被钻了进来,不必睁开眼确认,从背脊传来的,另一份体温的主人,将自己拥入怀中,一个黑暗甜美的陷阱。


单人床的狭小空间,专门为伏见这种领地概念强又注重隐私的人设计,却更适合两个心意相通的恋人相拥而眠。


当伏见从浅眠中醒来,八田不知何时已經沉沉睡去。在伏见的梦里饥渴索求着自己的美咲,和眼前这张安静的睡颜重叠,初中時留的长鬓角被澈底唾弃,如今只有短短的瀏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圆润的线条勾勒出的稚气脸庞使伏见移不开眼,他知道对方眼皮后面那对蜂蜜色的瞳不只会耍狠,面对他更多的时候盛满了甜蜜与体贴。


伏见在八田身边体验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心情,想要取悦对方,多看看对方的笑容,希望两个人一起度过一生,这样的希冀将燃尽伏见一整个青春岁月。


即使美咲把那种闪亮亮的敬畏目光全部都给了尊哥那又如何?有些表情只有我看得到,有些笑容只有我可以獨享,我们的关系早就不同以往,就像美咲认为显现在相同地方的印记足以证明两人的夥伴关系,我也急切的寻找能够守护恋人关系的事物,因此毫不厌倦的让对方在自己身上标明记号。

 

(掀开锅盖就知道这一锅炖的是什么肉

        

        








番外


评论(4)
热度(53)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