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八伏]迷途(番外) 瘀伤?吻痕?

>>>

从宽松的领口露出的一截后颈,有几处暗紫色的斑点。

镰本问到了下午才现身的八田,是不是早上又去找人打架了,但是那瘀痕看着又不像是刚刚弄出来的,青黑色的瘀血已经有些晕开,他听见八田回答说,没什么,这是昨天晚上和猿比古一起去教训几个闹事的傢伙,没注意碰出来的,不要紧,为了那些烦人的傢伙昨天整晚没睡,今天早上回家补眠了所以现在才过来。八田调整了一下耳机的位置,遮住瘀伤。草薙在吧台后笑而不语。不痛吗?安娜坐在吧椅上微微晃动小腿。嗯,八田低头,把针织帽帽沿拉下盖住眼睛。

猿比古在他身上戳印章的时候,早就把解释想好了,用打架的瘀伤来鱼目混珠,啾。

从七分袖口伸出的手腕,有一排清晰的牙印。

镰本在店门外遇到匆忙推门的八田,看着他搭在门把上的手臂,有点意外的问八田他的手怎么回事,八田进到店里,头也不回的说是被流浪猫咬了,镰本追问着为什么,八田面露不悦,回答他那是因为踩到那只猫的尾巴了。准备开店的草薙笑而不语。小心。安娜步下楼梯,看着八田提醒了一句。知道了,我下次会注意的。八田撇开视线,点了点头。

虽然位居上方,但是美咲做的时候还是会闭紧眼睛,觉得看自己的脸太刺激了?都不是童贞了还怕什么?每次都要求美咲好久才肯睁眼看自己,而且居然是盯着锁骨上的印记看!可恶!怒火中烧的往美咲撑在自己头侧的手腕狠狠一咬,嗷。

番外,完

评论
热度(53)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