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7.20]八田美咲生日快乐~美咲生贺:lollipop luxury~


*19猿美的密室派对

*灵感源自 lollipop luxury

 

>>>

 

八田睁开眼的时候,视野里还是一片黑暗,只能藉由睫毛摩擦布料的感觉来判断自己的处境----他的双眼被蒙起来了。

直到强硬着撑开的眼睑感觉布料的搔痒已经到了令人不适的程度----只经过了约莫三秒钟----八田于是闭起眼,大声的吼了出来。

"喂!快点放开我!不然别怪本大爷不客气了啊!" 八田蠕动着身体想要从束缚中解放出来----绑架他的混蛋连他的手腕都捆起来了。

室内安静的可怕,八田能听见自己的回音充斥着整个空间。

"出声啊混蛋!你知道本大爷是什么人吗?有种绑架八田鸦没种露出真面目吗?让我发现是谁做的肯定把他揍到爬不起来!!!" 八田过激的动作使他连人带椅移动了几公分,椅脚刮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

"......可恶!" 八田低咒一声,手腕上的绳结无论如何使劲都扯不开,反而愈缠愈紧。

时间悄悄的流逝,正当八田要将自己摔在地上让木质椅子散架后脱逃,熟悉的清冷嗓音传入耳膜。

"Misaki." 八田停下了挣扎,抬起脸对准了声源的方向。

"猜猜我是谁?" 八田身体一僵,全身的肌肉开始颤抖,终归是忍不住炽盛的怒火,一个头鎚击了上去!

"啧。真是不可爱啊,美咲。" 对方抓住了八田的肩膀,将人按回椅子上乖乖坐好,然后松开了蒙眼的布条。

"......" 八田瞇着眼花了一些时间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眩目的白炽灯下站着一个模糊的人影。罪魁祸首噙着一抹笑,幽蓝色的眸月牙似的弯起,让八田愣了好一会儿。

"......放开我,猴子。你又在发什么神经,半夜三更把我绑过来要干嘛?" 八田从盛怒转为不快,最后只剩下单纯的疑惑。

伏见这样的笑容,八田还是第一次看见。灰蓝的眼底是缱绻的温柔。

"不,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伏见收起令八田浑身发毛的视线,耸耸肩,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一只棒棒糖,慢条斯理的拆开包装。

"喂喂,我虽然没有什么正经工作但是也没有犯过任何罪吧?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像是要被你逼供的嫌犯一样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快给我解释清楚!" 八田扭头瞥了一眼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斜靠在椅背上满脸狐疑的盯着伏见瞧。后者只是小心翼翼的剥着糖纸,连一个眼神都懒的分给他。

刚下班吗?连衣服都没换就把自己带到这个诡异的小房间是什么意思?黑眼圈那么浓,为什么不好好睡觉休息非要做这种事啊这傢伙......

伏见终于揭开糖纸,只见它被揉成一团丢开,橙色的棒棒糖则是被含进了伏见嘴里。他抬起眼斜睨着八田,片刻后迈开长腿往对方走去,青色的衣襬翻飞,鞋跟叩在地面发出清脆的迴响。

总觉得猴子今天有点不一样,八田歪着头想道。

伏见在膝盖将要碰到对方的身体之前便猛然停步,俯下身子和八田四目相对,吸吮棒棒糖的水声阵阵作响,在八田耳边迴盪。

敏感的耳朵听着水声,想到了什么不堪的回忆让八田不自在的红了脸。

"你、你想干、干嘛?" 两人相隔极近的距离,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喷薄在自己脸上的呼吸,八田瞪大眼睛,想要表现出無畏凶狠的模样。

"呵。" 伏见轻笑一声,从口中拔出糖果,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泛着晶亮水光的橙色圆球,露出邪魅的笑容。

"好甜。" 连伏见嘴里吐出的气闻起来都带有橙子甜腻的香,八田琥珀色的眼瞳映出对方开开合合的薄唇,情不自禁的嚥了口口水。

"怎么?要嚐嚐吗?" 伏见眉眼低垂,纤长的睫毛颤啊颤,一抬手将糖果凑到八田唇边。

八田的双眼失了焦,被伏见唇齿间的甜香糊涂了理智。侧过头,橘红色的发尾掠过伏见的面颊,八田柔柔的吻在棒棒糖均匀美妙的色泽之上。

回过神来那对炯炯有神的双眼对上了近在咫尺的微微放大的瞳,眼神里写满诧异、慌乱,和不敢置信。

但没过多久伏见马上双眼一闭拉开了距离,重新将糖塞回自己嘴里,"嘎蹦嘎蹦"的咬碎了嘴里的糖,再次拿出塑胶杆的时候橙色的圆球已然消失无踪。伏见将白色的细杆随手一扔,弯腰搭上八田娇小的肩膀,黑色的毛线帽像是人质的头套般被粗鲁的抽开,绚烂夺目的橙发尽数暴露出来。

被遺棄的棒棒糖细杆躺在冷冰冰的水泥地上,黏在顶端的一小块糖折射出黄澄澄的光,悉数被尘土侵染、堙灭。

 血肉横飞(X)的密室派对

 

不知何时八田已经被带上楼,身下是柔软的床垫,散发猿比古的气味的棉被紧裹着两人。

 

睁眼一看,床头柜上的时钟显示着2:07a.m.。

 

伏见将八田圈在臂膀里,轻轻的吻着对方的发丝,疼惜的一根一根的吻着。

 

"...所以说,为什么要特地把我弄来这里......?" 八田抓准空隙,锲而不舍的小小声问着,无辜的眼睛闪啊闪,眼角还挂着几滴生理性泪水。

 

闻言伏见眼波一动,细细描绘过八田五官轮廓的唇瓣堵上微启的软唇。

 

"...生日快乐,Misaki,我的小国王。" 贴着八田的唇,伏见低低的声音隔着心门搔着八田加快跳动的心脏。八田用力想要推开伏见白皙精实的胸膛,身体却绵软的使不上力。

 

"......我一点也不高兴。" 放弃挣扎,八田在伏见光裸胸前趴下,温顺乖巧的像极了小白兔。下巴抵住伏见,仰起脸灿烂的笑了开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这傢伙......还记得自己的生日啊......

 

八田感受到一个沉甸甸的东西放上自己头顶,下意识伸出手摸了摸。

 

"这是...?" 稜角分明的冰凉物体形成环状箍住自己的头,想要取下来细看用单手却挪不太动。

 

"别动。"

 

此时伏见按住八田的手,勾起一旁的终端摁下快门。

 

听到快门声的八田愕然的呆住了。

 

"你看。" 伏见将拍摄到的画面举在八田眼前,一个头顶皇冠、瞪大双眼又一丝不挂的自己赫然出现在镜头里,让八田无地自容。

 

"...给我删掉!" 八田红着脸、龇牙咧嘴的模样正中了伏见的心房。

 

"才不要,这可是宝贵的纪念,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删掉。" 心花怒放的伏见厚脸皮的程度简直无人能敌。

 

"...不要脸!"

 

"好啦好啦别生气,我们下去吃蛋糕吧?" 伏见撑起身子,将裹着棉被的八田打横抱起。

 

心知肚明跟伏见怎么讲都没有用处,被用这个姿势抱也不是头一次了,八田索性任凭伏见摆佈。

 

"礼物呢?" 八田张开手掌在伏见眼前晃了晃。却只得到了另一个险些窒息的深吻。

 

"有我对你来说还不够吗?" 伏见的眼眸像霁时潋灩的湖面,令人心神荡漾。


 

世上最贵重、最难得的礼物,莫过于与挚爱彼此相伴。



 


评论(2)
热度(20)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