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V 晴天娃娃


[模特K] Chapter V 晴天娃娃

Chapter IV 太阳雨

*双王秀

>>>

"早上有拍摄,没办法先带你熟悉环境,抱歉了。"  十束领着八田一路畅行无阻的来到办公楼层。

"没关系的!十束哥。"  八田看著十束难得严肃的脸色,对于接下来的工作内容显得有些紧张。

两人转进一间宽敞的办公室中,採光良好的窗边那张塞满琳瑯满目的小玩意儿的办公桌上放著'十束多多良'的镀金名牌。

"......哇啊......"  八田从没想过他那兴趣广泛、成天遊手好閒的表哥竟已混的风生水起。

"稍微准备一下,待会就要上工了。"  十束不知何时来到了八田面前,郑重其事的将八田魂牵梦萦的单反重新交给他,让八田回想起表哥当时亲手送给他的情景。

"...我会加油的!"  八田激动的握紧了单反,觉得心情和外头的朝阳一样温暖。

"呵呵,有干劲是好事。好了,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帮我把这个、这个和这个通通搬去摄影棚,可以做到吧?"  十束指了指地上几个看不出用途的东西,随后转身面向其中一个书架上一字排开的单反,随性的挑了一部。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  

"拿好了就快走吧!可不能让king等我们~"  八田闻言连忙扛起那些大大小小的零件仪器,跟在十束身后出了办公室。

"king?是这次拍摄的对像吗?"

"没错,身为king的专属摄影师,每次拍摄都真够呛的。"

"哦哦哦!十束哥是他的专属摄影师啊!不知道是哪个名模这么好运,能请到十束哥这么厉害的人?!"

"哎呀过奖了~你到了现场就知道了喔!让我暂时保密一下,製造点神秘感吧!"


"............怎、怎么可能......竟然......是本人......是周防尊本人啊啊啊啊啊~~~~~~"  八田手中的器具一股脑儿摔在了地上,失态的发出了一长串意义不明的叫嚷。

"......十束。"  周防冲十束点点头,眼神投向被十束摀住嘴巴的八田脸上。

"啊哈哈~这是我新来的助理,叫作八田。"  十束等到八田的身体不再抽搐,才慢慢松开手。

"我、我叫八田美咲!是十束哥的摄影助理,请、请多指教!"  八田九十度鞠躬,对周防的崇拜清清楚楚的写在脸上。

老实说,八田收藏他的写真集数量甚至还比猿比古多的多。没办法,谁教他是早猿比古多年出道的前辈呢?

"呵。小子,好好幹。"  周防轻笑一声,走回化妆间里了。

"......那个,八田?你没事吧?"  十束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对一直维持同一个姿势良久的八田语带关切。

"我没事......个头啦!怎么可能会没事?!是周防尊!是周防尊本人呐!我最喜欢的男模就在眼前吔!你说我哪有可能镇定下来?!我等下一定要跟他要到签名!"    八田兴奋的脸颊涨红,静不下来的他开始原地打转。

"我说八田啊......"  十束忍住想要捧腹大笑的冲动,伸手想去制止八田。

"...这一切都多亏了十束哥!要不是你录取了我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你简直就是我生命中的扫把星!你的恩情我来日一定会加倍奉还!等着瞧吧!"  八田反抓住十束的手,喋喋不休的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

"......其实录取你的並不是我而是主考官才对......还有扫把星是带来霉运的东西吧?!算了......只要你高兴就好......"  被这错误百出的感谢弄到笑意全无,十束抽出手,按上八田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让他好好观摹学习然后黯然走开。

"是!"


"......"

"喀嚓!喀嚓!"

"......"

"喀嚓喀嚓!"

"......呼啊......"

"喀嚓!"

什、什么?!难、难道这就是......第一男模的拍摄现场?!

周防现在拍的是香水广告的代言,齐整的西装革履,蓬乱的红发被梳到后面紧贴着脑门,整体看上去一丝不苟的形象装束却在周防将手指勾在领结上轻扯的动作下完全翻转,偌大的摄影棚静的只剩下十束手中不停发出的快门声和偶尔传出的哈欠声,后者的来源:周防一脸百无聊赖的模样看来随时都有可能睡着,换了几个姿势也未见改变,不过,周防身上却散发出一股不羁的气质让棚内的所有人都暗叹他的确有令人着迷的魅力,慵懒颓废,潇洒自由,都无法完美形容周防接受摄影时的氛围,只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致命吸引力。


"定装照算是拍完了,今天就先收工吧~"  十束放下单反,微笑着向众多工作人员宣告道。

"辛苦了。"

摄影结束后周防在过道上和人确认后续拍摄的细节,仔细一看,他身旁还有一位身高仅及他腰部的小女孩,面无表情的聽著对话。

八田在十束和各个前辈们的指使下忙进忙出,搬器材、分便当、跑腿买饮料等等样样来。十束掐紧空档在门口拦下了风风火火来来去去的八田,示意他看向周防身边的小女孩。

"那位是安娜,是king的经纪人。"  八田看著安娜有些发怵。

"......安娜?那位传说中的王牌经纪人?"  这间八田任职的模特经纪公司拥有两位颇负盛名的王牌经纪人,两人并驾齐驱谁也无法判定究竟哪一个对公司的贡献更多一些,也是这两位传奇般的人物让K模特经纪公司如日中天,扛起了模特事业的半边天。

"呀哈没想到安娜竟然成为了传说呐哇哈哈~~~"  十束的笑声太过明显,安娜似乎注意到了这边,无机质的眼神让八田的心脏瞬间被冻结。

"哇啊!安娜生气了~我说八田啊别看她这样,她其实也有讨喜的一面的,跟她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她其实有一颗温暖的心......虽然现在的表情挺吓人的......"  十束笑呵呵的迴避着安娜的视线攻击,玩笑一般的向八田解释。

"是、是吗......"  八田看著向自己走来的白发女孩,恐女症又复发了,即使是幼女也......

"安娜她啊......可是过了三十岁喔!"  十束附在八田耳边悄声说道,等安娜在面前站定随即闪到了八田身后,抓住他的肩膀让他无处可躲。安娜仰起小脸,一言不发一瞬不瞬的望着八田。

"......妳、妳好......初次见面,我叫八、八田美咲......是今天新来的摄影助理......"  八田迫于面前这个女孩的威严,吞吞吐吐毕恭毕敬的自我介绍。

"安娜。"  小女孩启唇吐出两个音节,淡漠的声音倒是和气质挺相配。

"诶?"

"欢迎,美咲。"  语毕小女孩对着八田微微一颔首,又瞪了他背后的十束一眼,回到了周防身旁。

"...吁...鬆了一口气~"  十束从八田背后走了出来,欣慰的拍拍八田的肩。八田的注意力被那边的周防吸引过去,那样磁性的低音砲让八田觉得有点耳熟,这种特殊声线聽过一次便忘不了。

到底是在哪裡聽过......啊!有了!是那时候在楼梯间!八田的脸开始升温,像是亲吻一般的暧昧水声在他脑里挥之不去。

他那时候还说了一句什么......

"宗像。"

没错!就是这句!

八田猛然抬头,看著过道尽头一位高瘦挺拔的蓝发男子走来,周防老远就和他打了招呼,先前和周防对谈的人识相的结束对话,先行离开。

白衬衫黑西裤,简单干净的衣着却透着雍容优雅,脸上的笑意恰到好处,却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气场。

皮鞋跟"喀哒喀哒"的最终在周防身前驻足。

"礼司。"

"安娜小姐。"  宗像冲小女孩轻轻颔首。

"刚结束拍摄吗?"  宗像调转鞋尖,对着周防问道。

"啊。没让你等太久吧?"  周防露出了一个堪称温柔的微笑,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许多,让八田看傻了眼。毕竟,即使是为了拍摄,也极少能见到这位第一男模的笑容,如今亲眼目睹了他真诚的微笑任谁都会呆愣当场吧?!

"不,我早上的工作也才刚结束。"  宗像的笑脸似乎也没那么生疏刻意了,变得亲切不少。镜片后绀紫色的眸微微瞇起,目光逡巡一阵投在了八田身上。

"...是新人吗?没有见过呢。"  宗像又恢復了皮笑肉不笑的营业用笑容,对着八田上下打量一番,那种被人秤金论两的视线让八田倍感糟心,就像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一样不妙。

"您、您好,我叫八田美咲,是新来的摄影助理......"  八田被他看的全然没了底气,声音也越来越小。

"哦呀!原来是摄影助理啊!没有先自我介绍是我失礼了。您好,八田君,我是宗像礼司,在这家公司担任模特经纪人。"  宗像率先伸出手,和八田相握。

"喂!宗像,不要吓唬孩子了。"  周防无奈的看著八田不自觉後退了一步,出声唤了宗像。

"我只是在跟这个新来的孩子打声招呼而已哦?可没有要吓人的意思。"  宗像维持着恰如其分的笑容抽回手,侧过头扫了周防一眼。

"新人麻烦你了,十束君。"  宗像回过头对着八田身旁的人笑笑。

"不会不会~一点也不麻烦~"  十束摆摆手。

"那么,我和安娜小姐还有周防就先走了,失礼了。"  十束瞭然的含笑点点头。

"阁下待会没有拍摄吧?要不要和我顺道去吃个午饭?"  八田等胃里的恶心感退去后,宗像已经回到周防和安娜身旁。

"哼,随便你。"  周防极其自然的伸手环过宗像的腰,紧紧相贴。安娜走在周防的另一边,小手拉著他的衣襬。不知情的人肯定会认为他们是和乐融融的一家人。八田目送着气场强烈的三人渐行渐远,连要签名的事都忘了。

他们离开后,八田还是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十束的手在脸前晃动才好容易回神。

"怎么了?八田?"  八田的眼神逐渐聚焦,他看清了十束的脸,然后摇摇头。

"哦?你在想king和他是什么关系吗?那两位是--------"

"恋人,对吧?"  八田站在暗处,教人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啊啦!看来八田很清楚嘛!不过,这在公司裡虽然众所皆知,却是没有对外公开的------你是第一天上工吧?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来面试那天......在楼梯间...聽见的......"

"哎呀king和宗像先生也真是的~那种事随便找个宾馆不然等回家再做也好啊~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他们......是怎么......"

"嗯?你说什么?"

"不,没事......"

"呐!我们这边的工作也结束了,我带你去参观一下公司怎么样?啊!在那之前,我们先去吃饭吧!想吃什么呢?拉麵?还是烧肉?不然这样,为了让你快点适应这里,我们就去草薙那裡吃点什么吧?"

"草薙?"

"嗯嗯!他是这家公司的酒吧老闆,有兴趣去看看吗?"

"诶...公司裡还有酒吧啊?"

"是啊!这儿的员工福利真是不错,只要是这间公司的职员去消费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哟~"

"诶?!真的吗?!"  正缺钱烦恼著午餐费的八田二话不说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上边走边聊,相互问了问近况,八田幾乎是下意识的避开了伏见可能会经过的地方,不停暗示著十束直接前往酒吧而非带他四处转转。

在看见周防和宗像两人的互动之后,八田的心裡泛起了一股酸涩。

不是针对周防尊,而是自己。

初中毕业后又过了很久,八田才明白自己对猿比古的感情。

每当在街上看见情侣手挽手,或是餐厅里恋人们餵食对方,都会让他想起猿比古。

要是他还在身边就好了。

明明有一堆朋友围绕着,却还是感到寂寞。

如果他还能陪在自己身边就好,就算只是以朋友的身份。

总比见不到面还要来的幸福。当初伏见却那样一声不吭的离开,到

伏见家的洋房三番两次的堵人也只换到伏见母亲的一句:我不知道。

心彷彿被剜去一块,痛不欲生。


"到了喔~"  电梯门左右滑开,一个散发着西洋古典风情的宽敞空间在眼前豁然开朗。

"欢迎来到吠舞罗酒吧~"  

"看起来很高级耶!"  八田率先走了进去,高贵典雅的内装让他有种置身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欧风贵族宅邸的错觉。

"呵呵~没错吧?"

"来这里吃饭真的不需要付钱吗?!"  八田似乎看见了今天的午晚餐--------

"真的。而且是24小时营业哦!"  --------和下礼拜、下下礼拜的三餐加宵夜了。

"呜呜...能够被录取真是太好了......十束哥...真的很谢谢你..."  八田的眼眶里湧起名为喜悦的泪水,他抬手用袖口抹着脸。

"啊哈哈~不用谢我~主考官又不是我......好啦好啦,我们快进去吧!"

"嗯!"


"来!请坐~"  十束选了两个吧檯旁的座位,拉著八田坐了下来。

"......草薙哥?!"

"...小八田!"  一位戴着墨镜的金发男子身着酒保服,擦拭高脚杯的动作一滞,和八田同时惊呼出声。

"小八田,你怎么会在这里?"  草薙一脸讶异,却很快恢復了一贯的沉稳。

"我从今天开始就是这家公司的员工了!"  看著八田旋着吧檯椅转了一圈后重击一下吧檯完美表示出自己的狂喜,草薙的脸顿时乌云密佈。

"......小八田啊...你真的是一点也没变呐......"  掌中的玻璃杯疑似发出了"劈啪"声。

"嘿嘿!过奖了草薙哥!"

"...不...这不是称讚......十束...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草薙放下了遭池鱼之殃的杯子,无奈扶额对着十束问道。

"如你所见,八田是我新来的摄影助理。对了对了,原来你们认识啊!"  

"小八田是......"

"岂止是认识!草薙哥是我大学社团的学长!那时候我们可是天天混在一起呢!"

"诶~原来草薙以前还有这么青春热血的一面啊!"

"你就放过我吧......"

"原来草薙哥毕业之后来这里工作了啊!"

"一开始只是来帮亲戚的忙,在这里待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我说草薙,中午为什么是你当班啊?你不是负责晚上的吗?"

"哦那个啊,世理酱说她今天有事所以要跟我换班。怎么,没见到美女而是我这个男人来服务就不高兴了?"

"呵呵呵~怎么会呢,我不会嫌弃草薙你的~

说实话,我还有点怕这个时段来会遇到冰山女王......她的红豆泥特调我绝壁不想在尝试第二次了......"  十束脸色铁青,貌似是回忆起某种会令人胃部痉挛的东西。

"......深有同感..."

"你们在说什么?红豆泥?那不是挺好吃的吗?甜甜的包在大福里很不错啊!"  

"...不,你不明白......你还太单纯了......"

"...下次就让八田亲自体验一下......地狱的感觉......"

"哈、哈哈......"

"我饿了!草薙哥!点餐!"


这个月攒下来的钱已经一毛也不剩了。

就算员工福利好的没话说,但是八田的脸皮并没有厚到一定程度,顿顿去蹭饭这件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除了每个月的Men’s NON-NO之外,伏见猿比古这个月的全新写真集也是原因之一,偏偏手头上的几个打工在最近也要全部结束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生活简直苦的不能再苦。

但是,前几天却发生了奇蹟一般的事情,看著美梦在眼前成真,让八田认为即使用一整年的好运来换都值得。

太值得了。

他得到K模特经纪公司录取了。

不过,高兴的同时,现实的残酷并没有就此放过八田,摄影助理的薪水是按月计算,每个月底发放,因此八田急切的需要另一份零工来度过这个月。

"叮咚!" 头顶鸭舌帽的橙发少年挂着服务性质的笑容,像餐厅侍者那样单手捧着披萨纸盒,腋下夹着安全帽,对着门口喊了一声"外卖!"

"喀哒!" 门锁开启,向里头稍微滑开,露出一条门缝,八田等了几秒,却不见有人来应门。

喂喂!快点出来拿啊!八田的笑容快要支撑不住,昨天到朋友家玩时,为了不被朋友们小瞧硬着头皮把那部鬼片从头到尾看完了,其中一幕就是主角送外卖送到客人门前时,被恶心鬼影袭击的画面。

"钱在矮櫃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八田惊得跳起,差点把外卖甩飞出去。声音聽起来有点耳熟,但是八田一时想不起来是谁。

八田侧身用肩膀顶开门,室内没有开灯,又等了一等让眼睛适应黑暗,才小心向室内踏进一步。

八田不仅怕鬼,还怕黑,如果不是对声音主人的亲切感鬆懈了戒心,出声的换作是別人他应该会拔腿就跑吧。

再次探进室内定睛一看,唯一的光源从某扇房门里漏出来,不像是普通日光灯的白光或黄光,倒是比较像......屏幕散发出的淡青色光,仔细一聽,还有机器运作的低频噪音。

难不成这一户的主人是个黑客?八田开始了有趣的猜想,不知道他的技术怎么样?

把纸盒搁在门边的矮櫃上,拿起散在一旁的纸钞正要清点,眼角餘光瞥见了电视机前的游戏手柄,藉着门外走道上微弱的光线,能勉强辨别出地上几台游戏机的轮廓,那些黑糊糊的应该是缠成一团的电线之类的吧!目光往旁边移动,八田喜欢的其中一套游戏的最新续作,资料片的包装盒就在那裡,眼神随便一扫,觸目所及不乏热门游戏的包装盒,难不成都是正版的吗?八田惊呆了。像他那种穷学生只玩过盗版的啊!像是面对满地宝藏一般对着满地的游戏机口水直流,八田双眼发直,又下意识的向室内踏进另一步。

"...那个...虽然有点奇怪......不过,可以借我看看你的游戏机吗?"

同样是电玩迷,八田马上被喜悦兴奋冲昏了头,心脏砰咚直跳,顾不得礼貌,连恐惧都抛在脑后。

"钱在矮櫃上。" 给人莫名亲切感的声音再度从透出光线的门后飘出,离房门距离近一些的八田还聽见了键盘被快速敲击的细微声响。

同一句话,声音还是那么有气无力,连语调都如出一辙,八田不禁怀疑那是复读机发出的声音。

"......小鬼。" 即使微弱,八田锐利的聽力依旧捕捉到了这两个音节,不禁瞪圆了眼睛。

"不要让我再重复一次,钱,在矮櫃上。" 拒绝的意思非常明确,但是八田是谁?哪有那么容易退缩?别小看本大爷的男子气概了啊!

"就让我看一下,一下下就好......只是看看你又不会有损失,我不会碰其他东西的。"

大半个身子都钻进室内,八田抵住门一副未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要求陌生人让自己进门本来就是强人所难的事,不过八田却意外的觉得心安理得,好像知道声音主人会被他的死皮赖脸所打动最後跟他妥协一样。

"...诶?" 视野变得越来越狭隘,正当宝库慢慢被逐渐阖上的门板挡在后头,八田才意识到自己正在被缓缓推出室内。当八田在过道上站定时,眼前的门也"喀啦"一声关的严严实实,这让八田气急败坏,他大力拍打着门铃,一连串"叮咚叮咚"闷闷的隔着门板传来,但是之后无论怎么等房里就是没有任何动静。

枯站了好半天知道自讨没趣,八田悻悻然的离开了。


回到披萨店,挤过因为店面小而显得拥挤的的等餐区,八田回到员工休息室想喝点水。

"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啊?哈?根本就是把人当猴耍!" 八田忿忿的踹了下垃圾桶,正好推门进来的店长面色不善的瞅着他。

"喂!你这小子嫌我们不够忙是吗?送个餐送半天是上哪去摸鱼了?啊?" 店长双手抱胸用一贯的大嗓门口沫横飞的指责八田。

"非常抱歉。" 自知理亏,八田乾脆的鞠躬道歉,胡乱塞在口袋的纸钞顺势滑出来落在地上。

"?" 店长疑惑的看著八田捡起那几张大钞,心想明明还不到发工资的时候这小子哪裡来这么多的钱?

"这是客人给的餐费。" 八田有些愧疚的双手奉上,不想上工第一天就给店长留下坏印象。没说的是,他还没点清该收取的金额,就被满地游戏机的阴沉男人趕出来了,之后因为太气愤了所以完全忘了这回事。

"下不为例,去前面帮忙吧!" 店长口气一变,笑着接过了纸钞。在八田带着茫然的神情频频点头致歉,跑出门口之后,店长点了点手裡的钞票。

"客人给的?送个披萨送到客人床上去了是不是?这么长一段时间没回来还有比披萨的价钱多上好几倍的餐费,我合理怀疑你卖身去了,不过我这里可不是应召站。" 店长贼笑着,一个人低喃着。

"但是,也不坏。"


离开八田已经五年了,甚至比跟他相处的时间还要来的长,原以为过了这么多年自己能够变得稍微成熟一些,像是坦率的对他说:我很想你之类的话,但是一见到本人却临阵退缩了。

伏见在逃。

心想现在有房有工作看这情况妥妥的能够包养八田,就算他再会吃也不至於被他吃垮。

不过果然还是会害怕,怕八田早已忘记他,怕自己多年来的感情只是一厢情願,最糟的是,他怕自己会被拒绝,如此一来便澈底绝望了。

这让伏见到现在还不敢贸然出手。

八田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从他初中时交朋友的态度就能略知一二,因此每当他接到那个电话打来的订单,总是抢先去准备外送,他不屈不挠的来到拒绝自己的宝库门外,已经是这周的第五次,前面四次都是在一句一成不变的"钱在矮櫃上"然后等八田一拿起钱就又被自动化的门板「请」了出去,无一例外。

"叮咚叮咚!" 门板滑开,八田对着一片黑暗喊着"外卖",随后接上一句"能让我进去看看吗?",觸目所及的地方凌乱程度几天下来相差无几,房里的人可能一步也没有踏出来过,这让八田更好奇了,难道声音主人是个情报贩子?光靠着在网路上从事情报蒐集与交易就能赚进大把钞票?八田做完既定流程后抱著期待等着。他是不会擅闯民宅的,必须以耐心来战胜对手,八田心想。

可是他这个人缺乏的其中一样东西就是耐心。

"小气鬼!本大爷都低声下气的拜讬你了,你就不能让我看两眼吗..." 正想踢门,一阵轮子滚动的"咕嘟"声让八田像机器人被关闭电源般停下了所有动作。

"哪有像你这样拜讬人的啊?!" 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由远而近,伏见双手握住掌机,坐在带滑轮的旋转椅上从房门溜到惊讶的八田面前。

"再见了,拜拜。" 伏见抬起穿著宽松运动长裤的腿踩在门板上向前推--------藉由重量稳住椅子不向后滑去,伏见贴在门把上方一点的脚掌随着伸直腿的动作缓缓用力,八田很快的从凝固中解放出来,慌张的推搡可怜的门板,双方僵持不下,门轴也开始"吱嘎"作响。

"猿比古!原来是你!对认识的人怎么那样小气,我都已经来送第五次了,你幹嘛什么都不说。啊!难怪我觉得你的声音那么耳熟!" 不顾伏见有没有想聽的意願,八田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话说第一次来你这里送外卖的时候你的声音有点沙哑啊!怪不得我认不出来...嗳猿比古你前几天是感冒了吗?" 八田就着卡在门缝的姿势关心起伏见,却只见对方皱起眉头,不领情的"啧'"了一声。

这傢伙......真是蠢爆了。

其实八田第一次来送外卖伏见就聽出来了,他还特别骇进公寓过道上的摄像头确认了,的确是那个橙毛小傢伙,可八田却没有认出他,恰好伏见那天感冒,喉咙沙哑声音都变了调。

迷迷糊糊中聽见了美咲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又睡着作梦了,可是睁开眼,监控画面里的人确实是美咲,头昏脑胀的让反应慢了一拍,然后顿时就慌了。

美咲?!他怎么会在这里?!

什么嘛......外卖啊......

伏见下意识认为不能让八田看见他狼狈落魄的一面,于是把他趕走了,在那之后可是为此懊恼良久。

谁知道八田第二天竟然又来了,为了游戏机每天送外卖送的这么勤,指不定哪天就被拐卖了吃乾抹净。

一想到八田没认出自己,焦躁的感觉就更严重了。伏见把冰袋扶正,发狠的咬下一口披萨。

但伏见终究无法战胜心魔,依然把人拒于门外。

到了第五天,伏见的感冒也恢復的差不多了,估摸着继续下去声音迟早会被认出来,不如直接摊牌。

"我跟你有熟到那种程度吗?我又不是脑袋出了问题会随便答应一个陌生人的请求。" 伏见挑眉,回忆起这几天来的苦,嘴角尽是嘲讽之意。

"我们......算是同事对吧?也不是完全陌生吧?!啊!对了!你好像还不知道吧?我被你们公司录取了,现在是十束哥的助理。" 八田眼底闪过一丝落寞,又马上强打起精神,正眼回望伏见。

"哦,恭喜。"伏见用毫无感情的声音应道。

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是要摆给谁看啊?

"啧!" 伏见开始不耐烦了------必须速战速决才行。

"那个......这份披萨就当作我请客,可以借我玩一会最新款的游戏吗?" 八田扔出杀手锏,这也是他能想到的最後一个办法。

"你是笨蛋吗?用一盒快要凉掉的披萨就想进门?" 即使嘴上这么说,抵在门板上的脚掌却没有继续施力。

"蛤?!披萨刚出炉而已才没有凉掉!" 八田感受到伏见放鬆了力道,抓紧机会,肚子一缩、屁股一夹就钻了进去。

"倒是没否认自己是笨蛋呐......" 门板没有了阻力,"啪答"一声在八田身后关上,还自动落锁。

"你说什么?啊!不然这样好了,你借我电动玩,我帮你打扫卫生。看看这个糟糕的客厅,你平常一定没有认真清理吧!趁这个机会来个大扫除怎么样?" 环视了周围一圈后视线落在套房主人脸上,八田居高临下的对坐著的伏见说着话,机会难得,八田还刻意弯下腰和伏见对视,心裡顿生一股优越感。

"麻烦死了,你想这么做就这样吧,但是我的房间就不必了。客厅里的随便你玩,打扫完就自己回去。先说好了,我没有閒工夫招待客人。" 伏见把掌机甩进沙发,端起披萨盒,踢了一下门板便循着原路倒退滑回自己的房间里。


八田不知道两人上次见面之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猿比古又跟他疏远了呢?那封"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你"的短讯难道是他想多了?他以为能和猿比古恢復友谊,但猿比古现在的态度等于狠狠的搧了他一巴掌。

伏见一回房,马上从床底下拖出了家事机器人把摄像头三两下装上去,遥控着它进到客厅,接着盯紧一旁连结装置的屏幕。

用不了多久橙发男孩的身影就出现在画面中,他正盯着自己房门的方向发呆。伏见起先还以为是八田发现到了他的阴谋,正想著要不要去自首的时候八田突然转身走开去收拾杂乱的客厅。

伏见一颗悬着的心落回肚里,却有一股更大的失落感湧上。

八田的心裡乱糟糟的。

他机械性的做着清扫,偶尔抬脚让家事机器人通过。伏见的客厅里没什么多餘的杂物摆设,连基本的装潢也没有,一套沙发、长桌、大尺寸电视、门边的矮櫃,还有堆积如山的外卖餐盒和饮料罐,全部清洁干净后倒像是样品屋一般毫无生活气息,唯一能昭示屋主存在的就是满地的游戏机了。

将几袋垃圾打包后,八田把手洗干净,接着便拿起他戴来的安全帽离开,临走前还把灯熄了。

游戏机他连碰都没碰,只是把缠成一团的电线解开稍作整理而已。

八田看了一眼跟到门口的家事机器人,挥了挥手权作告别,然后毫不迟疑的转身走人。

家事机器人待在关起的门板后,良久,伏见才动动手指把它召回。

录影的红灯暗灭,伏见摘下眼镜,任凭苦闷糟心的情绪将他淹没。



----将希望天空放晴的意念传递给上天,充其量不过是自我安慰。但,如果不把心意表达出去,最後不免觉得可惜。

。。。未完待续


*尊哥的声优津田叔是真的有出过写真集的,牙白这样下去钢尺要变成大叔控惹(  ・᷄ὢ・᷅  )

*可以去聽聽 踮起脚尖爱 这首歌,还颇合适伏八的

评论(6)
热度(14)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