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猿美]七夕贺文:庙会

*15猿美的粉红夏夜

>>>

"......那个...很适合你......"  伏见驼着背,抚着后颈,眼神飘忽的站在八田面前,似乎一脸不情愿的说出这句话。

"喂!我说你为什么没有穿浴衣啊?"  八田看着伏见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再看向自己浅棕色千鸟纹的浴衣还有脚上的木屐,眉毛倒竖,语气里浓浓的斥责。

暧昧氛围呢?像女孩子打扮被称讚后的娇羞模样呢?通通都到哪去了?真的不应该高估美咲的情商啊......

"啧!又没有规定来庙会就一定要穿浴衣什么的......"  伏见脸一僵,对八田的质问煞是不满。

"哈?不换的话我以后都不帮你解决饭盒里的青菜了!我叫你现在去换浴衣再过来!快去!"  八田双手叉腰,瞪圆了那对蜂蜜色的三白眼。

"啧。"  两人相约在伏见大宅的门口会合,再一同前往庙会。孰料伏见在出门后不到三分钟就得原路返回房间,而八田理所当然的跟了进去。

"......我说你...要在这里盯着我换衣服吗?"  伏见打开衣柜,终于忍无可忍的从柜子的门板后探出头,皱着眉问道。

"......谁要看了啊!"  八田窘迫的低下头,一溜烟头也不回的奔出房间,顺便把房门关的乒乓作响。

伏见看着房门口抿唇一笑,摇了摇头继续翻箱倒柜。

"换快一点哦!"  下一秒八田重新出现在房门外,像是期待已久的旅行终于到来并为此兴奋不已的小孩子一样。

"好好,马上来。"  糟糕,被那个笨蛋的欢乐心情传染了连自己也开始期待庙会了。伏见套进袖口的时候不经意的想道。

"哇啊!这里有好多摊贩!猿比古快看那个!"  八田的指尖对准了射击摊,目不转睛的看着摊位前的顾客举枪瞄准,一双眼闪闪发亮,还抬起手臂学着举枪的姿势,噘起嘴对着空气"砰砰"的发射。

"猿比古,我们去玩那个吧!" 

"我饿了。"  八田兴奋的表情瞬间熄灭,他惋惜的看了过来,然后理解般的拍拍伏见的肩头。

"正巧,我也是,毕竟先吃饱才有力气玩嘛!"  八田眨眼间又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让伏见的罪恶感立马烟消云散。

"既然来了,每一种都要吃到才算逛过庙会!哟西!猿比古我们快走吧!"  八田自然的拉过伏见的手掌,带着他往人潮汹湧处挤过去。伏见感受着手心传递来的温度,头一次不对过于热闹的地方感到烦躁厌恶。

"喂!猿比古!我看不到前面!我们距离章鱼烧的摊位还有多远啊?帮我指一下方向!"  身高优势不怕没机会卖弄,只需要静静等待时机便会自己撞在你身上。

美咲牵着自己在前面上窜下跳却总是徒劳無功,谁叫他总是把牛奶推给自己,这下子嚐到苦頭了吧,到头来还是得依赖自己嘛这只偏食的吉娃娃。

"往右边走大约五公尺,对,不要被人群冲散了,美咲。"

"知道啦!所以你要抓紧我啊!哦哦哦看到了看到了!"  生日比自己提前了四个多月的美咲有时候会装出一副兄长的样子,什么叫我抓紧你,哼哼,都不知道被保护的到底是哪一个呢!

"买一盒我们分着吃吧!"  八田总算是逃出人潮包围,喘着粗气在浴衣里翻找钱袋。

"我要原味的。"

"好好好,下一摊换你请客。"  八田边接回老板找的零钱,边回头对着伏见笑了一下。

弯起的眸和嘴角,在灯火映照下迷人的让伏见移不开眼。




"......好烫!"  伏见吐着舌头差点把竹籤上的章鱼烧掀飞出去。

"别那么猴急嘛!就算外边凉了,里面还是烫到不行的喔。来!"  八田将自己手上已经被咬下一小口方便吹凉的章鱼烧塞进伏见嘴里。

"唔!"  伏见好像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险些呛着了。

"欸吃慢点啊又没人跟你抢。"  八田像对待猫咪或更小的孩子一样顺了顺伏见弓起的背脊,完全没有身为祸首的自觉。

"......我没事。"  伏见等到喉头的不适消退后哑着嗓子道。

其实本意是想对美咲道谢的,想谢谢美咲这么体贴、这么关心自己,连自己父母亲都不见得会这么温对待。


只不过彆扭的个性一时半刻还是改不掉的。

"没事就好......我们继续往下一个目标迈进吧!"  八田扶着伏见帮他慢慢直起身来,伏见被呛咳后脸上的潮红还没完全消失,看的八田心跳漏了一拍。

"嗯,换我请你。"  这次位置互调,伏见牵着八田向前走。

"啊啊!停停停!我要吃炒面!"  八田脚下一滞,连带拽住伏见的手硬生生让他停步。

"反正不是每一样都要吃吗?先后顺序有没有那么重要?"  伏见习惯性的蹙起眉尖,慢腾腾的踱过来和八田并肩站在一块儿。

"是这样没错啦!不过还是有分成特别想吃和普通想吃的区别啊!"  八田理直气壮的要了两份炒面,等伏见付完钱就拉着他坐到一旁少有人经过的石阶上。

"...炒面就有这么好吃吗?"  伏见一根一根吸溜着油腻的面条,夏夜清爽的凉风扬起了他宽大的衣袖。

"当然好吃,你不吃的话给我,不要浪费。"  八田坐在伏见身旁,吸哩呼噜的吃个痛快,说话的时候眼睛抬也不抬。伏见停下手中的动作,侧首垂眼看向一旁贴着自己手臂的八田。夏日的晚风拂掠过伏见的脸庞,撩动他深蓝色的发丝。

七夕是牛郎织女一年一次会面的日子,明明是深深相爱的两人,在一年之中却只有一天得以见面;而我和美咲,在学校的时候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週休时想要见面也只要一通电话或一封短讯就行,可是,他们两人之间却没有如此浓厚的情感。就算心急也没有用,那个笨蛋真是迟钝到让人绝望的地步。

不过没关系,现在只想默默守护美咲,毕竟未来,有的是时间。

"沾到东西了......吃得这么急,刚才是谁叫我别吃那么快的啊。"  伏见的指关节擦过八田的嘴角,轻轻的勾起一抹笑。

"嗯?谢啦猿比古。"  八田放下餐盒,吸进最后一条炒面,乖顺的让伏见替他擦拭嘴角。

"话说你再不吃完的话面都要凉了。"  伏见看着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炒面看的小傢伙,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我吃不下了,给你吧。"  伏见将自己的炒面跟八田的空餐盒互换位置,热腾腾的盒底让八田的大腿倍感温暖。

"诶?真的要给我吗?"  八田握着免洗筷的手悬在半空,偏首面向撑着头也正看向他的伏见。

"嗯,给你,快吃吧。"  一得到肯定的答案,八田二话不说便动起了筷子。

"...你刚刚说吃不下了......可是这才第二摊而已,之后怎么办?不是说要每一摊都吃过吗?!"  八田突然从炒面中抬起脸,让盯着八田的脸出神的伏见吓了一跳。

"...咳,炒面太油了,我吃不惯。"  伏见连忙转过头避开八田的视线。

"这样啊......还想说你是不是吃坏肚子了呢!毕竟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应该没吃过路边摊吧!"  八田的脸上没有半点嘲讽的神情,语气也和平时一样没有表现出丝毫忌妒。

不过,被美咲小瞧了还是令人有点不爽。

"......才没这回事。"  伏见低下头瞪了八田一眼。

"那么今天就尽情吃个够吧!本大爷请客!"  八田拍拍伏见的肩,嘿嘿笑了几声。

"呵,你可别忘了你手上的炒面是谁付的钱。"  伏见涼涼的回了八田一句。

之后两人真的将庙会上的所有小吃都嚐了个遍。




"咻~磅!"  

"擊中了九发呢!"  八田挺着圆溜的小肚子,晃了晃手上的空气枪,转头对着站在身后的少年笑道。

"真可惜啊~还想说至少能够打下那只手表的~就只差一发啊......"  八田挠挠头,不甘心的嘟起唇。

笨蛋,你要手表我做给你不就好了。伏见暗暗想道。

"换你!"  伏见单手接住长管状的枪身,将手里的棉花糖递给八田。

"就九发也敢嚣张。"  伏见把枪揣在手中掂了掂重量,将枪托紧紧抵在肩窝处,准心罩门三点一线,镜片后的左眼专注的瞇起。

"咻----咻----"

"哦哦好快!这已经是第七发了吧?!猿比古你好厉----------"

"咻----"  伏见手一抖,第八发便华丽丽的失了准。

"......"  伏见暂停了手上的动作,瞥了八田一眼,后者不明所以的回看着他。伏见扭回头做了个深呼吸,端起枪准备继续。

"喂!我说----"

"咻----"  伏见额角的青筋一跳,射击的落点和目标的距离令人发指。

"----猿比古你------"  伏见索性双眼一闭把最后一发也射了出去,然后把枪重重的摔在桌上。

"...你是故意的吗。"  明明是个疑问句伏见却说得十分肯定让八田连耍嘴皮否认的机会都不给。

"......好啦好啦只是玩遊戏而已吗干嘛这么认真......呐!这个全都给你----"  八田看着伏见冷若冰霜的脸一阵后怕的直打哆嗦,将棉花糖又塞给伏见。

"----约定好的惩罚我暂时不会向你要,再陪我玩别的好不...唔!"  伏见低头打量着雪白蓬松的棉花糖,撕下一小角堵住了八田聒噪的嘴。

"吵死了。"  伏见率先迈步走开,也往自己嘴里含了一口糖。

好甜。这种东西,我才不想要,也不喜欢。美咲那个笨蛋,根本不了解我想要什么。

"等等我啊!"  棉花糖在八田嘴里很快的融化了,砂糖的甜香萦绕在齿隙间,让八田不禁露出笑容。

在那之后,剩下的棉花糖还是一丝一丝的全被餵进了八田嘴里。




"别逃!让本大爷抓住你!"

"......"

"你逃不出我八田大爷的手掌心的!受死吧!"

"......"

"我就不信我抓不到你!本大爷跟你们拚----"

"美咲!"

"----干嘛?"

"不过是捞个金鱼你可不可以安静一点?金鱼都被你吓跑了啊!"

"啊......难怪这块池怎么捞都捞不到鱼......"

"捞金鱼比赛呢?还要不要玩?"

"当然......"

"就算你说不玩我也不会半途而废的,我这次一定要赢过你报射击摊的仇!"

"来啊!谁怕谁啊!我可没说要弃权!你就等着被我痛宰吧猿比古!"

"哼!是赢是输现在还很难说呢!就凭你这个样子想要赢过我?作梦吧你!"

"啊啊啊啊臭小子你给我张大眼睛仔细看好了!本大爷不可能会输的!"

"你的自信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就让我澈底把你击溃让你看清现实的残酷吧美咲!"

"住手啊!!!你们要把我的金鱼池掀了吗!!!"

捞金鱼比赛:八田v.s.伏见--------0:0--------原因是--------还来不及数碗里有几只金鱼两人就被老板给轰走了,所以,是无关胜负的平局。




"啊!借我咬一......"  话都没说完,伏见拿着的苹果饴就被八田狠狠的咬去一大口。

"...真好吃!"  八田跳到伏见身前,得逞的对着伏见咧咧嘴。

喂喂,这太犯规了吧?美咲咬下的地方和自己的齿痕重合了啊!

伏见面瘫的脸皮底下变得跟烙铁一样烫红,发丝间露出的耳尖也像熟透的柿子一般泛红。

"咿呀!!"  此时的八田已然自顾不暇,全然没有注意到伏见平时绝对不会表露出的一面。

"美咲?!"  伏见回过神来,发现八田像变魔术一样从自己眼前凭空消失了。

"我在下面...猿比古......还有,都说了不要叫我的名字!"  伏见急急忙忙的低下头,果真看见八田坐在地上,一脸难为情的盯着他看。

"怎么了?你没事吧?"  伏见蹲下身子,微微低头和八田平视。

"那个......我木屐的带子断了......"  八田这一跌,浴衣稍稍被扯开,低敞的领口下小麦色的胸膛、没兜拢的下襬间若隐若现的大腿在柔柔黄光的照射下令伏见血脉贲张。

"是、是吗......"  伏见不自然的转开视线,勉勉强强定下心神。

"......真是的,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啊......我本来想,最后要和猿比古一起去求结缘符的......"  八田的眼里泛起一层水光,可怜兮兮的踢了踢坏掉的木屐。

"...结缘符?"

美咲想跟自己一起......难不成是那个听说非常灵验的恋爱御守吗?据说在七夕这天拿着它向神明祈愿就能和恋人长相厮守。

"嗯......在神社那里......"  八田的目光投向了一旁树林间的石板路。

"走吧。"  伏见将苹果饴往八田手上一塞,克制着兴奋到颤抖的心情背对着八田在他面前蹲下。

"诶?"

"不是想要吗?结缘符?"

"是、是这样没错...可是...猿比古......"

"快上来吧。"

"......嗯!"  八田终于破涕为笑,一跃而起趴到了伏见背上,两人手忙脚乱的扑腾了好一阵才调整到合适的姿势以免八田摔下来或是伏见重心不稳栽倒在地。他们对看了一眼,同时展露开心的笑颜,纯粹的像浓墨的夜空又璀璨的如同漫天的银河繁星。

有什么好犹豫的呢美咲?就像你总是无条件的对我这样非亲非故的陌生人分享笑声一样,我也肯不问任何理由就向你付出我的真心。

多依赖我一点吧!哪怕只是鸡毛蒜皮的琐事,我也想参与其中,如果能够为你做些什么,那更是我所殷切期盼的。

美咲,即使我们开始交往了,你的心态还是一直都没变吧!朋友和恋人,虽然可以是相同的对象,但追根究底,承受的满足感和责任却是完全无法比拟的啊!

依旧只有我正视着,这份愈來愈浓烈的情感,你是否偶尔也能感受到我的心情呢?

美咲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会了解,我已经,没有你不行了。




一路上遊客稀落,八田过长的鬓发不停搔弄着伏见的脸颊脖颈,好几次伏见想打喷嚏都硬是忍下来了,他怕把背上的八田甩下去。
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着,只有八田啃咬苹果饴的声响传播在空气里。还挺煞风景的,不过伏见现在可没空去管,他现在,正背负着八田全部的重量,温暖柔韧的躯体紧贴着他,实实在在的触感传递着有力的心跳,每次呼吸都起伏在耳畔,渐趋粗重。


看来伏见本身的体力也蛮煞风景的。

"到了。"  伏见慢慢的将八田放了下来,扶着膝盖在赤脚向前跑去的八田身后抹汗喘气。

"就是这里吗?求符的神社!"  八田欢快的张开手臂,转过身来对着伏见高声说道。

"喂!别光着脚跑来跑去的!万一扎伤脚又要给我添麻烦。"  伏见平稳了下呼吸,抬脚向八田走去,抓住了对方的肩膀让他原地站好。

"美咲就算是小孩子体温,晚上还是太冷了。"  伏见替对方整了整衣襟,重新遮起八田诱人的小麦色肌肤。

"...我不是小孩子了!"  嘴上这么说,八田依然乖乖的抬高手臂站直了好让伏见打理。

"......好了,小鬼。"  伏见抬手揉乱了八田的一头橙毛,愉悦的看着对方炸了起来。

"你才是小鬼!你还比我小呢!"  八田对着空气挥起拳头,一脸不甘示弱。

"好好好~让小鬼背来神社的八田美咲先生,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伏见勾起嘴角,再次伸手揉了八田的头发一把。

"唔......本大爷大人有大量,这次就先不跟你计较。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八田想要耍帅的拂袖而去,可没踏出几步便忍不住回过头,喊了一声"猿比古"。

伏见偏头宠溺的笑了笑,踩着轻松的步伐跟了上去。

眼睛和心神,早已没有办法从美咲身上移开了。从注意到的那一刻起,就回不了头了。

"噗哈!呼......终于拿到了!"  伏见拖着八田钻出人群,深刻体会到空气灌入肺部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是啊......"  伏见苍白无血色的脸庞上了无生趣,身体也摇摇欲坠,彷彿随时会倒下。

......好久没有,和这么多人呼吸同一个地方的空气了......虽然是开放空间,拥挤的恐惧却比电梯里还要令人作呕......头...好晕......

"...猿比古!你怎么了?喂!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好吵...痛!"  伏见突然捂住脸颊,奋力的睁开空洞的双眼。

"喂!振作点啊猿比古!你不能死在这里啊!我们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不是吗......喂......猿、猿比古......不要...不要丢下我啊......"  伏见睁眼时看见的就是八田那张哭皱的包子脸,豆大的泪珠在红通通的眼眶里打转,坚持没有落下来,鼻子一抽一抽的,更令伏见难忍的是--------八田的手掌正在一下下的往他脸上招呼过去,连续不断的耳光劈啪作响,一整个惊心动魄骇人听闻。

"......住...好痛!住手!快住手啊!!!"  伏见反手抓过八田不知节制的手掌,用力的攥紧,不让它继续滥伤无辜。

"......猿比古!你还没挂掉啊!"  八田眨眨泪眼,鼻涕一吸,眼泪也缩了回去。

"......你就那么希望我挂掉吗......"  伏见已经无力解释了,现在的他反而想长眠......

"因、因为你突然倒下吓了我一跳嘛......是贫血的关系吗?"  八田举起被松开的手覆上了伏见的额头,暖和的触感让伏见的眉头稍微舒展开来。

"...还好不是发烧......休息一下再走吧!"  八田安心的对伏见笑了笑,后者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拉下覆额的手紧紧包在自己掌心里。

"......"  八田在伏见身边坐了下来,将伏见的头挪到自己的大腿上枕着。伏见的脸色顿时变得红润起来。

八田扭过头不去在意伏见的目光,心不在焉的用手指转着结缘符的绳子玩。

气氛正好,伏见启唇想说话却被一声惊呼给打断。

"有流星!"  两个人齐唰唰的往天上看,果真有一颗颗闪亮的光点划过夜空,曳出一条条长尾巴。

"是流星雨!"  八田激动的嚷嚷。伏见也被眼前的美景震惊到了,想说的话自然消散在夜风中,专心的注视着这难得一见的光景。

"呐!猿比古!我们来许愿吧!"  最先回过神来的人是八田,他低下头对伏见说道,一脸难掩的兴奋。说完便兀自对着天空闭上眼,嘴唇还在无声的蠕动。

伏见注视着八田诚心的下颔曲线,随后也轻轻阖眼,在心里默默对着流星许愿。

还记得美咲今年的生日愿望。说了两个,一个留在心里。美咲说两个愿望都是希望明年还能和猿比古一起过生日。美咲害羞的样子,一辈子都忘不掉。那么,可以让我自私的认为,美咲最后一个愿望也是一样的吗?

伏见悄悄睁开一只眼,看见美咲还在认真的仰脖许愿,又不动声色的闭上眼睛。

美咲的五官跟身高一样还没完全张开,比实际年龄还要幼稚许多的脸常常被误会。

美咲讨厌别人喊他的名字,一喊他就会凶狠的瞪着你。

美咲热爱布丁,几乎每天都要来上一个,更有好几次搞到要向我借钱买午餐。

美咲除了体育之外的每一门科目都不及格。

美咲对牛奶深恶痛绝的程度就跟我对蔬菜的憎恨是一样的。

就是这样的人,让我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希望,每一年的七夕,都能够陪在这个笨蛋身边。

不然的话,他很有可能笨到吃下牛奶味的布丁,还憋着气把整个布丁吞食入腹,他会含着泪说牛奶布丁也是布丁的一种,而他最喜欢的就是布丁。

我也是犯了蠢了,竟然喜欢上一个笨蛋。

"好了吗?猿比古?"

"你许了什么愿?"

"不告诉你~"  八田淘气的对伏见眨眨一边的眼睛。

"告诉你就不灵了嘛!"  

"那生日愿望就可以?"

"那个......不一样啦!

反正第三个愿望也和前两个差不多......"

"什么?"

"啊哈哈没什么!我说猿比古,要不要换我背你回去?"

"不需要,我还背得动你。"

"真的没事吗?你脸色还是很差欸?!"  八田投来质疑的眼神,小脸上写满担忧。

"......"

"唔哇啊啊啊!你干什么?!快点放我下来!"  八田眼里的世界突然天旋地转,下一秒便被伏见横抱在怀里。

"啧!已经够重了拜讬你不要乱动增加我的负担。"  伏见托住八田身子的双手颤巍巍的发抖,彷彿随时会松手一般,让八田一阵胆寒。

"喂......不要逞强了......我还可以自己走......"  八田的手自然的环上了伏见的脖颈,细声的劝道。

"......"  伏见则像是在赌气一般迳自迈开步伐向来时的路走去。

不知是否是因为伏见的自尊心燃烧的过于旺盛,回程的时间竟然比去程还要短,只是,八田的脚一落地伏见便澈底的昏了过去。

"没看到烟火总觉得很可惜诶......"  在自家的柔软床舖上睁开眼,听见了八田轻声的嘟囔,伏见在心中莞尔一笑。

"下次烟火大会再带你去。"

"!猿比古你醒了啊!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你那时候就突然晕倒了,害我吓了一跳。"  

伏见看着为他担忧的小傢伙,笑着摇摇头。

"话说,猿比古,你比我想像的还轻欸。"  八田毫无心机的单纯笑靥映入眼帘。

"......我睡了多久?"  伏见的自尊选择直接忽视八田刺伤人却不自知的话。

"嗯...大概一天半吧?!"  八田歪着头笑道。

"......"  看着头上那张蠢脸,伏见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的没事?"  语毕八田便伸手要去碰伏见的脸颊。

"...美咲。"  伏见一把将八田拽上床摁倒在棉被里,准备让八田亲自体会自己的生龙活虎。

"...等、等等啊啊啊啊啊!!!"

美好的夜晚,总是短暂的。

猿美七夕贺文•完

=======================================

*原来猴哥中学的时候就那么深沉了(?)话说别人写的中学猴哥都很能忍,完全是纯情小处男,而我写的一向都是如此纵欲......简直了

*美咲生贺的肉补上了,有兴趣戳这里

*给15岁,我可爱的小基佬们💝

评论
热度(11)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