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尾下留鱼

*看了一个条漫产的脑洞:
                  ↑
           可爱的要死:戴着帽子的金鱼好萌hhh
              
              
*副标题:黑猫与金鱼的禁忌之恋(x)
    
*OOC严重的令人发指,求不嫌弃

*写这篇的时候听的歌:コブクロ - 蕾

*猿美深夜60分:意外事件

              
>>>

"......"

"........."

"..............."

"...喂我说你..."

"停停停!!!"  八田美'鱼'气呼呼的盯着眼前长出兽耳和长长尾巴的伏见'喵'比古,想要让他闭嘴。

"我什么都还没说。"  喵比古无奈的摊手,头顶的猫耳无意识的抖了抖。

"我可以想的到你都会说些什么,像是'美咲你变成这样好好笑'不然就是'美咲你的脑子是不是也变成金鱼脑了'之类嘲笑我的话。"  美鱼摆了摆金灿灿的明艳尾巴游近玻璃,想要近距离瞪视对方。

"美咲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能说人话的金鱼呢。"  喵比古把脸凑近鱼缸。用指尖戳了戳玻璃。

"......宰了你!等我变回去一定要宰了你!!!"  美鱼用身体冲撞着鱼缸,鱼缸却是纹风不动。

"哈!美咲现在生气的样子还真可爱~"  喵比古甩了甩尾巴,一脸挑衅。

"......"  美鱼暴怒了。一个大力的摆尾用水溅了喵比古满头满脸。

"!"  喵比古的毛发竖了起来,受惊的闪到一边去,伸出舌头舔着手背,开始为自己清理顺毛。

"哐当!"  喵比古的猫尾随性一扫,鱼缸应声翻倒。

"啪!啪啪!"  美鱼顺着流出的水滑到了桌面上,艰难的跳啊跳。

这件事的起因要回溯到两小时前。

Scepter4的三把手和HOMRA的八咫鸦在大街上日常掐架。

突然一阵白光晃眼,两人就成了这副德性。

据悉是权外者惹的事,目前被关押在Scepter4本部的地牢里。

唯一的解除方法就是--------等。

时效一到,变身效果就会自动解除。

和灰姑娘的午夜12点钟声极为相似对吧?真是巧啊!

不过,两个人看起来却都不太喜欢这个变身效果呢。

"喂!猴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喵比古把鱼缸扶正,将美鱼重新扔回水中。美鱼水中游了几圈,突然出声。

经过喵比古的再三保证,终于把美鱼带来了自己的办公室,代为保管。

室长看这两人也算是同病相怜,痛快的让喵比古请了伤假并同意他们独处。

"啧!我不是一开始就说过了吗?是权外者搞的鬼。时间一到就可以变回来了。"  喵比古一脸不耐的舔着爪子,打了个哈欠,瞇着眼好像随时都会睡着一样。

"哦......那是什么时候?"  美鱼的眼睛睁的老大,吐着一串串的气泡。

"谁知道。"  喵比古享受着从窗外洒落的温暖阳光,舒服的伸了个懒腰。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喂!猴子!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来回游了几次,美鱼又开口。

"啧!我不是说......等等,美咲你刚才是不是问过同样的问题?十秒前?"  伏见停下甩尾巴的动作,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对劲。

"啊?没有吧?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不是吗?"  美鱼见喵比古的脸色不对,也开始紧张起来了。

"我记得我回答的是'是权外者搞的鬼'。没错吧?"  喵比古这下终于从臥姿中直起身,认真注视鱼缸里那条黄澄澄的金鱼。

"诶?你说过吗?我没印象啊!"  美鱼胡乱摆着丝绸般的鱼尾,声音大了起来。

"你忘了?"  喵比古跃下桌面,满脸不可置信的来到鱼缸前。

"?是你没说过吧?"  美鱼也是面露疑惑。

"......"

"........."

"还记得我是谁吗?"  在喵比古刻意的沉默后,再度开口。

"嗯?不是臭猴子吗?干嘛问这种奇怪的问题?你脑子被狗啃了啊?"  美鱼凶巴巴的回道。

"那我再问你,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Scepter4啊!我们不是在你办公室里吗?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吧!那张桌子上还有你的名牌呐!"  美鱼露出'我好像高估你的智商了连自己在哪里都能忘'的鄙夷表情。

"...那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喵比古格外郑重的问。

"这还不简单,你连这个都忘......咦?等等,到底是为什么啊?我自己也没有搞清楚。"  美鱼的身体定在原处,美丽的鱼尾摇啊摇,喵比古却没有心情去欣赏。

"是权外者搞的鬼,时间一到就可以变回来了。"  喵比古又复述了一遍。

"这样啊......那要过多久?"

"不、知、道。"  喵比古瞬间没了调戏金鱼的兴致,向前一步捧起鱼缸,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

"......美咲......你是真的忘了吗?"  喵比古的尾音出乎意料的有些颤抖。

"忘了什么?"  美鱼继续在水中悠遊的绕圈。

"变成这样的原因。"

"不就是权......啊,是什么来着?你有跟我说过吗?不然我怎么会知道?"  美鱼的眼睛看上去不像在说谎,坦然的令喵比古心慌。

"只记得变成金鱼前的事吗......真的.........连十秒都不到...看来金鱼的记忆只有九秒这事不是骗人的......"  喵比古喃喃道。

"哈?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  过了好半晌,喵比古都没再说话,只是伏着上身静静端详鱼缸里的美鱼。

"......臭猴子你到底想干嘛?"  美鱼怒瞪,殊不知用金鱼的脸做这种表情根本一点威胁性也没有。

"......美咲。"喵比古低低的唤了一声。

"怎样?"

"美咲。"

"干嘛?"

"美咲。"

"......你到底想说什么死猴子?"  美鱼受不了了,真想一鱼尾搧上去。

"没什么只是无聊叫着玩儿的。"  喵比古撇开视线,一脸欠揍。

"...靠!"

"......既然你现在的记忆只能维持九秒............"  喵比古突然伸手抱起鱼缸,安安稳稳的放在自己肚子上,然后躺了下来。

"......那我现在就可以尽情胡说八道了。"  喵比古像是想到什么绝妙计谋一样笑了起来。

"...你又要干嘛?"  美鱼看着喵比古晃的欢快的长尾巴,不明究理。

"美咲,你可以专心听我说吗?"  喵比古的神情瞬间柔和起来。

"你说啊,怎么觉得今天的你有点怪怪的,跟平常不太一样。"

"美咲,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上你了。"  喵比古的表情十分平静,毫无犹豫,坚定无比。在房间里对着寂静的空气,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的话语,如今终于投往了正确的对象。难以倾诉的思慕,终将浇淋在自己一心一意对待的人身上。

"......啥?"  

"不只是对朋友的喜欢,是想要和你上床的那种、对恋人的喜欢。"  喵比古脸不红气不喘,彷彿在说睡前故事般娓娓道来。

"一开始我的确觉得你很烦,嗓门奇大,也不懂得看人脸色,精力旺盛好像永远都不会累,除了冲劲之外可以说是一无可取,成天嚷嚷着要打游戏却每次都落到要借我作业抄的窘境。这样的你,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喵比古的目光紧紧锁住美鱼,强烈而炽热,却又是如此温柔包容,彷彿围绕美鱼周身的水分。

"初中生的你发型就像垂耳兔,可爱的不行,每次撸管的时候想的都是你的脸。"  美鱼震惊了。他瞪大的双眼眨也不眨,摆尾的幅度变得极小,连气泡也不敢吐一个。

"直到遇上你,我才发现活在这世上的意义。"

"........."  美鱼的脸浮现红晕,水温急遽升高,水面感觉就要沸腾。

"当你愿意离开家,和我住在一起,不升学,什么都不去担心,每天谈论着不着边际的梦想,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候。"  喵比古说着说着,抬起上半身,伸长手臂将装着美鱼的鱼缸拥入怀中。

"加入吠舞罗的原因,你一定忘了吧,澈澈底底。"  喵比古将脸颊贴在鱼缸玻璃表面,说话时的轻微起伏让美鱼随波晃漾。

"那之前不久,不是发生过Jungle的事件吗?我为了找你,受了伤,结束之后,你大哭着抱住我,发誓要保护我,为了得到这份足以保护我们的力量,你才决定加入吠舞罗。"  喵比古的尾巴捲了上来,圈起鱼缸,喵比古的肩膀轻轻的颤抖着,过长的浏海遮住了他的表情,但是美鱼很清楚,说着这种话的他内心一定非常脆弱。

"可是,从那时候开始,你的心就全部向着尊......哥,完完全全融入了吠舞罗,把我,把渴求力量的理由全都忘记了。"  喵比古抱着鱼缸的臂弯紧了紧,美鱼彷彿能感受到对方内心的窒息感。

"所以,为了让你一直看着我,我背叛了吠舞罗加入你最讨厌的青服,但是我从没想过要背叛你,除了你,什么荣耀,什么忠诚,那些我通通不在乎,只要能让你注视着我,我什么都做的出来。这些,你能明白吗?"  美鱼突然觉得眼眶发热,一道暖流划过脸庞。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你啊,美咲。"  同时,整个办公室开始剧烈晃动,喵比古蜷成一团紧紧包覆住鱼缸,堵住开口不让一滴水漏出。

等晕眩感消退,两个恢复原状的人交叠起来。

"......唔...猿比古?"  八田发出浓浓的鼻音,从伏见的胸膛扬起头,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貌似还没回过神来。

"把我刚才说的都忘记吧,然后,赶快回吠舞罗去。只要能看见你活蹦乱跳的样子,我就很满足了。"  伏见摊着手脚,对压住自己的八田说道,移开的眼神却出卖了他,满溢落寞与孤寂。

"......不要。"  八田将两手按在伏见的头侧,撑起上半身。

"...什么?"  伏见的瞳孔骤然收缩。

"我不要忘记......我想,我也必须回答你。情啊爱啊,这些我都不太明白,可是,如果是想要跟一个人共度下半辈子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你。猿比古,我也喜欢......"

伏见拉下八田毛茸茸的脑袋,亲口堵住了对方的唇。

八田揪着伏见的衣领,微微张嘴让伏见的舌轻轻搔刮着自己的口腔,吻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来,方依依不舍的分开些许。

"...为什么没忘呢?难不成你之前都在骗我,其实根本没有金鱼脑这回事?"  四片唇瓣相互摩挲,水润的触感伴随着幸福的温暖传递过来。

"才没有骗你......"  八田的声音软软嚅嚅,就像一坛坛蜜糖浇在伏见的心头。

"...金鱼形态的时候确实只有短暂的记忆力,可是一复原成人的样子,那段时间的记忆就又全部想起来了......"  八田说话间飞快的看了伏见一眼,随即羞涩的把脑袋埋进伏见的胸膛。

"...美咲............"

"...你愿意,一辈子都跟我在一起吗?"  

八田小小声的"嗯"了一声。

"......美咲?"

"............我愿意。"

此刻伏见的眼瞳倒映着的,全是八田的笑颜,纯真而甜蜜。

~The End~

喵鱼小剧场

镰本:八田哥!你没事吧......那个,八田哥你为什么穿着蓝衣狗的制服?

八田:......住嘴!我这是不得已!变回人的时候哪有衣服穿?

伏见:美咲就那样光溜溜的趴在我身上......真是大胆。

八田:你!可恶!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我就宰了你!

镰本:还有......那该不会是伏见的制服吧?!

八田:......(捂脸)

伏见:呵。(拉过八田抱住)我把衣服借自己老婆穿有什么不对?

八田:///(脸红红红红红)

喵鱼小剧场•完

评论
热度(17)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