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VI 风雨如晦

*Chapter V 晴天娃娃

*这种猴哥八妹互相STK的相处模式......也真是醉了

*貌似终于进正文了(?)

>>>

当黑客是伏见的业余爱好之一,从小时候就与各式科技产品为伍的他,将这项长才实际应用在监看他的最大爱好----八田美咲身上。

最新的监控设备装在八田的单反里,一旦八田举起相机开始拍摄,那张娃娃脸在伏见眼前的监控画面里无限放大,最后定格在左眼上,甚至连映在八田视网膜的景象都能清楚看见。他们正祕密的共享着眼前所见呢。伏见喜孜孜的想着。

房间内同时有十来个屏幕正即时转播着街道抑或商家一角的监控画面,画面里不约而同的出现戴着黑色毛帽的橙发小个子。

"嗯?那顶帽子......是什么时候戴上的?"  伏见仔细回想了一下,发现他在公司遇到八田时就已经戴起了毛帽,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款式还是去年代言过的。

是想遮掉签名吗?伏见的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荒诞的念头。

干嘛不洗掉就好?

"该不会猴子不喜欢披萨吧......"  伏见的耳机里传出了细小的嘟哝声,一下让伏见回过神。

"才不是那样,美咲是笨蛋吗.........啊啊...是笨蛋没错。"

托密布整个城市的摄像头的福,八田脸上的每个表情、做出的每个动作都深深烙印在伏见的视网膜上,除了厕所或是宿舍房间那样私人的地方,伏见的视野可以说是无孔不入。

也由此掌握了八田美咲的现况。

大学唸的是IT相关科系。

室友只有一个看起来很讨厌的金毛胖子。

在披萨店打工,同时也在伏见待的公司兼差,是十束多多良的摄影助理。

对周防尊有异常的热忱。

拿过几次业余滑板比赛的冠军。

已经学会喝酒了。

系主任布置的课题是成功制作出一只'智能伴侣',才能顺利升上大三。

看过他买过伏见的写真集,次数还不少。

所以呢?这能够证明什么?美咲不过是自己为数众多的粉丝'之一',当初的想法终究是错的,即使成为了被众人追逐的焦点,终归是无法成为八田美咲的唯一,而可悲的是,美咲,是自己的唯一。

没什么好期待的,想多了只会让自己陷的更深,当自己被狠狠拒绝之后才悔不当初不是伏见的作风。

维持现状就好。不能再更好了。

"嗯...对对,就是这样...灯光暗一点会更好...没错............很好!大家辛苦了!今天就先休息吧!明天也拜讬各位了!"  

在水上教堂拍摄完夜景,周防的眼皮都快要黏起来了,他一脸倦意的向十束打完招呼便随安娜一同回饭店休息,虽然说他平时也是那个样子。

搭了半天的车跟着工作人员来到海边出外景,八田还要做些体力活、负责帮大伙儿跑跑腿什么的,早已累得不成人形。十束还是一副颇有余裕的神态调侃他们压榨童工。

"我已经成年了啊ι(`ロ´)ノ"

"哈哈哈看不出来嘛 ヽ(゚∀゚)ノ"  十束故作震惊的瞪大双眼,让一旁看着表兄弟打打闹闹的大家心情轻松了不少。

"年轻人还真是有活力( ´﹀` )"

在海滩的另一头,伏见正进行着下一本写真集的拍摄。身着藏青色浴衣,踩着木屐,束起头发露出白皙的颈子,手里捏着根燃放着的仙女棒,看来是如此赏心悦目,彷彿是从画卷中翩然而出的天人。

一下镜头,伏见就毫不客气的垮下脸,阴沉的形象跟在电视上简直判若两人,工作人员对伏见一副高(生)岭(无)之(可)花(恋)的模样倒也都习以为常,一致认为只要他够敬业就行。

還不想回饭店。伏见向来不喜欢人潮聚集的地方,如果现在回去的话肯定要跟一大堆同事们一起用餐,让伏见好生厌恶。

今天的伏见,十分的心神不宁,不,该说是烦躁吧,而且还比平常烦躁了十倍不只。

能让伏见心情起伏的原因,从来都只有一个。

回饭店用完餐,八田按照习惯决定洗洗睡了,因为兼差打工的关系,睡眠時間难免会受到压缩,所以八田总是抓紧能够睡觉补眠的每分每秒。

以往总是能够很快入睡的八田,今晚却难得的失眠了。

就算知道明天还有一堆工作在等着他,拚命催促自己快点睡着,却只造成了反效果。

初中的时候,似乎也常常因为猿比古而失眠............

"咔嚓!"八田带着宝贝单反,来到了深夜的海滩上。

海风还真舒服。八田对准远方矗立的灯塔照了一张,心里这么想着。

下榻的饭店就盖在海边,通明的灯光让夜里的海滩染上淡淡的金色。

走着拍着,不远处一团黑糊糊的影子让八田停下了脚步。

"那是.........!"  八田以最快的速度躲进身旁岩石的阴影里,紧紧捂住嘴,心脏怦怦乱跳,掌心的汗水黏在单反的外壳上,全身无法控制的颤抖着。

猿!为什么猿比古会出现在这里?!

在八田看不见的前方,伏见突然回过头来,对着八田的方向轻轻勾起了嘴角。

一阵潮湿的海风撩起了他额前垂落的发丝。

踏在沙滩上的细微脚步声复又响起,八田放下捂嘴的手,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他来这里做什么呢?

八田止不住好奇,在夜色的掩护下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搞的跟拍花边新闻的狗仔一样。八田冷静下来之后如此回忆道。

"咔嚓!咔嚓咔嚓!"  八田隔着一段距离观察着伏见的一举一动,手臂下意识的动了起来,几乎是毫无间断的不停按下快门,恨不得将猿比古身为模特的身段和气质用连拍悉数记录起来。

不得不说,猿比古即使只是在行走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就是和平凡人们不一样,十分轻盈,又如皇族似的高贵。伏见停步,他也停,伏见举步,他也走,有几次伏见若有似无的瞥向了镜头,眼角微挑,唇边还泛着清浅的笑意,自然而不矫揉,令人深深着迷。

这就是......伏见的摄影师所见到的光景吗?那该是何其美好而撼动人心,让人甘愿为猿比古的一个笑容奉献所有。

八田突然嫉妒起伏见的摄影师了,那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位置。

可能是伏见走了不少路的关系,浴衣的系带有些松开了,衣襟敞得更开,甚至露出了半边肩膀,洁白如玉的肌肤沐浴着月光,彷彿连发梢都散发着妖豔又神圣的光辉,让八田看傻了眼,食指一按,将伏见仰望着银色弦月的侧颜永远定格。

八田的脸猛然一热,想要从伏见穿衣纤瘦实则精实的完美身材移开視線,拚命抑止脑中的浮想连翩。

八田垂下手臂,闭起眼,深吸了一口气。

这样的伏见,无论是在杂志上还是电视上都未曾看过。

微蹙的眉头,眼底透着极浅极淡的忧伤,若非在月光映照下是无法窥见的,那回忆着以逝的往昔,遗留下的憾恨与不舍。没错,就是八田无数次在镜子里面对的心情,简直和此时的伏见如出一辙。

不会错的,猿比古他,从来都没有变过。

和自己一样。

"今晚的月光真美啊。"  突然,伏见低喃了一句,乘着咸咸海风吹进八田敏感的耳里。

然后,伏见再也没有往八田的方向看过一眼,迳自走回去了。

留下八田独自一人,待在原地,垂着头,陷入了沉思。

发现了?还是没发现?猿比古依旧跟刚认识他那时一样难懂。什么都不说清楚,有时候嫌麻烦干脆一个字都不吐露,这样谁能理解他?像自己这样脑筋转不过来的人,费尽心思也无法澈底了解伏见猿比古这个人,自认为和猿比古相处过三、四年,就已经摸透他了,但现实却不尽人意:八田对他的初中好友的认识根本不及万分之一。

离开的时候,就像人间蒸发,毫无預兆。

之后还是八田偶然在便利店货架上摆的杂志封面看到熟悉的那抹湛蓝,才知道他原来还活的好好的。

那傢伙,是打定主意要和我划清界线吗?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他无法忍受甚至严重到要弃我而去?

是自己常常被讥笑是小学生的心智?抑或他单纯厌烦了自己?一个热血无脑的笨蛋?越是揣度下去,便会发现每个理由都合情合理,因此八田努力的想要追上伏见的脚步,若是维持现状,只会离他生平最重视的人愈来愈远。

伏见猿比古就是八田美咲的北极星。

八田决定一生都要为了对方而活,以他为目标,期待能与他并肩而立的那天到来。

为了更接近猿比古,八田拜讬十束哥帮他弄一份伏见的行程表(即时更新),报酬是代替他催促尊哥起床好准时上工。

周防在听到十束提出工作時間缩短一半的条件后果断答应了,如此一来就多出了一倍的时间说服伏见的经纪人乖乖交出他手下最火红的男模的工作行程表。

这样一来就皆大欢喜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几天下来,只要八田结束协助十束哥的工作,就会带着宝贝单反偷偷潜入伏见的拍摄现场,以各种名义唬弄工作人员,求他们让他待在现场,其他人看见八田胸前的员工证也没有多加怀疑,还常常让八田去跑跑腿,可以说是无偿的兼职,世界上没有人会愿意做,但八田却不这么认为。

没错,他得到了心灵的富足。

猿比古真的是帅到人神共愤呐。连八田自己也难以置信,曾经与眼前的超级男模当过三年同学,不,准确来说的话是三年半。

在拍摄现场按捺住拍摄伏见的冲动,压在快门上的食指是颤抖的,看着伏见听从摄影师的指示,露出痞气的、阳光的或是性感的表情的时候,每每令八田心痒难耐。

他喜欢伏见,从初中的时候就喜欢了。

喜欢到能够钻进伏见专用的试衣间里,躲藏在成排成列的衣服缝隙之中只为了捕捉伏见最真实的姿态。

"嗯咕。"  八田紧张的嚥了口口水,全然没有想过躲藏着的自己是多么像个变态跟踪狂,只是战战兢兢的等待主角现身。

"咔哒。"

来了!

八田抓紧单反,举起双臂不让镜头晃动,就业余摄影者来说,八田的稳定度算是在水准之上,但单就现在来看,就跟初出茅庐的新手玩家没有两样。

啊啊心跳的好快。在格外安静的试衣间里,只听的见自己的心跳声还有鞋跟碰撞地面的回音,不知怎的让八田有种玩躲猫猫的错觉,好像下一刻当鬼的孩子就会探进头来,笑着说"抓到你了。"

"呼......"  八田用最小的动作移动镜头,屏息搜索伏见的位置。

找到了!

镜头里如预期中出现了那纤长迷人的背影,从服装的厚度来看,伏见这次试的应该是秋冬新装,只见他将裹住脖子的格纹围巾一圈圈解了下来,浅棕色的长版风衣被迅速的脱了下来扔在一边,露出钴蓝色的毛织背心,更底下是水蓝色的长袖衬衫。

在室内穿大衣什么的果然难以忍受,何况现在才刚入秋,要寒流来袭还早的很。真担心猿比古这样捂久了会中暑。当模特还真辛苦。

嗯......这样看上去,猿比古就像个乖巧的大学生,八田才猛然想起猿比古的年纪还比自己小了四个月,这年龄差从广告杂志上完全感受不到,猿比古总是能表现出比自己实际年龄成熟的多的表情姿态,每每让八田怀疑初中熟识的好友到底经历了什么,因为即使放眼八田大学里的同级生也没有谁能像猿比古一样。

该不会是天份吧?八田诧异的想道。

在心里默默的被自己雷了一把的八田摇摇头,再度集中精神盯紧取景器。

伏见躺上单人沙发,佔了身高一半的长腿搭上扶手交叠着,一条手臂枕在脑袋底下,开始閒閒的玩起手机。

脸上的粉底涂的厚了些,覆盖了伏见原先病态般的苍白,戴了隐形眼镜的后,眼睫毛不再被厚重的镜片遮挡,肆无忌惮的搧动着,又浓又长,似乎还上了眼线,令伏见的眼神看起来更加锐利。领口的钮扣开了几颗,露出精致性感的锁骨,八田耐心的调整光圈焦距,在头顶一盏白炽灯下努力拍出伏见的诱人风采。

即使在私底下也是好看的惨绝人寰。八田在伏见惊呼出声的前一秒如此想道。

"!"  八田有些受惊的晃了晃,连带遮蔽自己位置的一套套衣服互相摩挲发出碎响,让伏见的目光毫不意外的落在这边。

噫~~~~

八田吓的身体僵硬,一动也不动的,像是等待自己被判刑一般。

伏见的眼神一瞬间柔和了起来,随即背过身,再次开始解身上的衣物,嘴角噙着一抹玩味的笑。

什什什什么?!为为为什么又开始脱了!!!

住手啊啊啊!

八田抱持着非礼勿视的良心闭起双眼,过一会儿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停了下来。

抵挡不住波涛汹湧的内心呼喊,八田打着好奇心的幌子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

"......"

"............"

不就是把背心给脱了而已吗?!刚刚在紧张个毛线?!

八田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感到一丝丝遗憾,再度端正了单反。

伏见换了个姿势,总算是正常的坐进了沙发,继续猫着腰淡定的滑手机,好像刚才反应过激的人不是他一样。

......喂...衣服穿好啊!从这个角度看连肚脐以下都很明白的欸?!

八田赶紧微调了一下按下快门,才不会承认这是他潜入的其中一个目的。

说不定还是主要目的呢。八田内心的小恶魔冷冷的笑了,在天秤另一端的小天使却红着小脸驳斥小恶魔的说法。

总觉得......有点良心不安.........

八田侷促的涨红了脸,虽然并不是没有和对方的袒裎相见过,却还是承受了不小的冲击。

......那肌肉...那线条......在在都比八田记忆中的优美太多了,多了一股成熟男人的危险气息,再也不是那初中时风吹就倒的孱弱身板。

每次在自己发洩的时候脑中不时浮现的青涩脸庞早已不复往昔。

"叩叩!"  

"伏见君,下一场拍摄马上就要开始了,我让化妆师和造型师进去替你整理一下。"

"哦。"

糟了!


----就算不明白彼此的心意,却也都以自己的方式在思念着。

。。。未完待续

=================================

*我的OOC无懈可击

*梦100要和K连动了(๑¯ㅁ¯๑)

评论(9)
热度(14)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