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11.7伏见猿比古生贺~吊带裤paro~

*吊带裤美咲prpr @鋼尺是我老婆


*为了看Misaki穿吊带裤发展出来的短篇


*拿了阳炎project的设定


*才不跟泥萌说是女装play(๑¯︶¯๑)




>>>


----想要被感恩戴德的话,去找别人...別找我。


----如果明天世界毁灭就好了。


----你也有用<<Jungle>>啊!我今天才刚下载这个软件!


----我知道这么做的我跟他们一样差劲......


----那么感兴趣的话就过来啊。只要你用正常的方式。


----哇!这是什么?看起来好厉害!


----呜哇!!怎么办?伏见你会陪我去的吧?


----你说你妈照顾发烧的你......都做了些什么?


----没可能了,这么远的距离根本到不了。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上来吧!


----如果真的搭上飞船,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


----或许会吧......如果搭上之后还是很无聊,就把这个世界搞到天翻地覆吧。


这是什么?


----喂!你在做什么啊?生病的人就给我好好睡觉!


----哈?我没事!两个人用的通讯软件......如果你不想要那就算了。


----......想要想要!我超想要的!


----你想吃什么?别小看我,我几乎什么都会做哦!啊,只限粥和炒饭。


----不用一次次确认也没问题的,我就在楼下,随传随到。


是梦吗?可是却感觉意外的熟悉......


----如果猿比古不升学的话,那我也不去了。


----...这样的话,一定要有个天台,战斗机可以在上面起降!


----哦,那我想要在地下室弄宇宙射线。


----火箭?也不赖啊!


----是宇宙射线......


----火箭?!


----一分钟到了,扇子给我。


----只要和猿比古一起,感觉就能毁灭世界!


如果是梦的话,不可能会如此清晰真实......甚至连体温都能感受到...


----猿比古!呜呜呜......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猿比古,我想得到力量......


----猿比古我跟你说,尊哥他啊......


----来嘛猴子我们大家一起玩嘛~


----这些咖哩是我从吠舞罗拿回来的,十束哥说太多了吃不完要我们分一分带回去。


----他也和我们并肩作战了啊!是我们的同伴!


----猿比古,你真够厉害的。


----什么?!你说要搬出去是什么意思?


----Scepter4?不就是青服那边吗?


----难道你都忘了尊哥对我们的恩情了吗!混蛋猴子!


----对...就是那样......一直注视着我吧...美咲......


痛苦、悔恨......病态的满足...为什么,要哭呢?


----可恶!那个叛徒!竟然又背叛青服的跑到绿组去!


----我可是间谍哦!不杀了我吗?


----去死吧!伏见猿比古!


----啊啊......结果还是没能说清楚让你明白啊......美...咲......


----...美...咲......


----美......咲...


----美咲............


----美咲!!!




这些片段的内容还真是起伏跌宕精彩绝伦啊,都能改编成电视动画了吧。


如果没有想起"美咲"这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伏见也许会那么吐嘈。


"啪!"  伏见猛然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脸在面前左摇右晃,让伏见有种要再度晕倒的错觉。


那张欢快的笑颜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巨浪般湧上的走马灯记忆让伏见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疼。


"醒醒!那只是梦而已!不要当真!不能跟河岸边招手的爷爷一起走啊!这样你就永远都没办法再醒来了!"


"啪!"  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


"......停!"  好不容易从牙关间挤出一点声音,听起来就像蚊子叫。


"啊,抱歉........."


"...那个...我在隔壁一直听到你哀号的声音...有点在意所以...就过来看看......呃...你做噩梦了吗?"  眼前的人总算是放开了伏见的肩膀,稍微拉开了两人快要鼻尖相碰的距离。


"......妳可以...先从我身上离开吗?"  伏见無意識的皱眉,撇过头不去看压着自己的女孩。红黑色格纹的百摺短裙摊开来,散在伏见的小腹上,鲜艳而浮夸的大蝴蝶结摇了摇,从夏季的衬衫制服下伸出来的手臂是健康的小麦色,长长的鬓角和浏海遮住了她大半张脸,橘红色的发丝随着翻身下床的动作在半空中跃动,沐浴在窗口透进的阳光里彷彿披上了一头金色的薄纱。


"哦哦,抱歉抱歉。我叫八田...美咲。你呢?"


"...伏见猿比古。"  伏见有一瞬间看呆了。




"欸伏见,说真的,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啊?我们从来没见过面不是吗?"  美咲坐在伏见的床沿,笔直的小腿悬在边缘踢啊踢的。


"不......"  全部都......想起来了。


该说是前世的记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比较好理解。在梦里反覆出现的,既陌生又熟悉的脸庞,如今和眼前的人重叠在一起。


在初中相识,结成了夥伴,然后,为了重新得到你的注意而背叛,走上了不归路.........


"......"  结局...是被一个绿组的小鬼杀了啊,什么嘛,那种愚蠢的死法,既不是为了美咲而死,也没有死在美咲身边,真是一次失败的人生。


"呃...你还好吗?"  美咲看着隔壁床的同学垂着头嗤笑出声,流露出关爱的眼神。


"嗯,我很好。"  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堪的回忆。


伏见环顾四周,两张铺着浅蓝色被单的病床,间隔的挂帘已经拉开,也是天空一样令人放松的淡淡蓝色,一旁的桌子上摆着棉签和消毒酒精,消毒水的味道充满整个空间。隐隐约约的,伏见还嗅到了一股清爽的果香,抬起头,和女孩四目相对,然后,他做出了一个极有可能被警察蜀黍抓走的犯罪举动--------他摸上了美咲的胸。


"!!!你你你你你干什么?!!你在摸哪里啊啊啊啊?!!!"  


伏见在情理之中挨了一記毫不留情的破颜拳。


和赤组的美咲不同,初中美咲(女)的粉拳并不具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伏见捂着发肿的脸颊,内心小小的感慨了一下。




经过伏见一番舌灿莲花的解释,美咲才算是勉强接受了对方的道歉。


什么嘛......这儿的美咲是女的啊......


不知为何,伏见的内心深处感到了些许惋惜。


不过,个性跟印象中的美咲简直一模一样。


"智商倒是没什么改变......"  对美咲稍加询(挑)问(衅)之后,伏见可以肯定美咲即使转世之后也没变得比较聪明。嘛,这也是当然的,毕竟,继承了前世记忆的只有他自己一个而已。


"喂,不要以为我听不出来这是在嘲笑我哦!你这个可恶的眼镜..."


"啊,你拉鍊没拉呦。"  伏见看着放下拳头,慌慌张张低头检查的美咲,在心里大喊好想养一只。初中美咲耍狠的样子就像在卖萌,不过就算长大了也还是很可爱就是了。


"......我有拉好!我每次上完厕所都有检查!"  这时的美咲还没有体会到跟伏见认真就是输了的真理,在今世依旧被伏见耍的团团转。


就算到了19岁也还是不懂。伏见在心中如此补充。


"噗!真的是笨蛋,女孩子上厕所哪需要顾好拉鍊。"


"诶?对齁?!啊哈,啊哈哈哈!这是反射动作啦反射动作。"  美咲神情异样的摆了摆手,像是要掩饰什么一样哈哈笑着摸摸后脑勺。


"........."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美咲的智商应该没有糟到连自己是男是女都分不清的程度。


"...美咲妳..."


"哐啷!"  门口的地方发出了比打雷还响的巨声,让两人受到不小的震惊,一齐扭头向门口看去。


在逆光之中站着一个双马尾发型的--------兔子......?头上一对兔耳晃了晃,个子有些矮,却架式十足的双手叉腰,劈岔着腿----"美咲咲!妳又要装病到什么时候?!!快点回来上体育课!"  意料之中是个女孩子的声音。啧,这么奇葩的打扮估计也只有那傢伙做的出来了。


"大贝?!我不是说过我身体不舒服要躺一会儿吗?干什么要跑来?还有!不要叫我那个名字!"  美咲见到大贝有一瞬间的慌乱,随即恢复常态大吼了出来。


切,对女生吼的还真温柔啊,想想妳前世都是怎么对我的,啊?


"......吵死了。"  


"啊......抱歉......我说,大贝,麻烦妳回去吧?"  美咲一脸歉意的看着还认识不到一小时(美咲的认知)的伏见同学,好声好气的拜讬大贝。


"啊啊!阿耶不管了啦!美咲就尽管睡觉吧!旷课太多被退学也是妳应得的!"  大贝气的直接转身离开,背包上的兔耳随着她的动作摇摆,感觉十分滑稽。


"呵,还是老样子惹人厌啊。"  伏见调转视线看向窗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就把难听话讲了出来。


"嗳...伏见......"  美咲紧张的轮流看着伏见和大贝"不要这样跟女、女孩子说话......虽然大贝跟正常女生有些不一样,不过好歹是女孩子......"  美咲越说越小声,只有伏见才能勉强听清内容。


"......"  美咲妳......也知道那傢伙脑子不正常嘛!那还跟她交朋友?!难到妳脑子也有问题?嘛,的确是笨了点。


"没想到猿比古也已经沦落到会跷课的地步了啊?喂!阿耶问你,你这次全校排名怎么掉下去了的?在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阿耶超过的哦?下次段考阿耶一定要狠狠的把你踩在脚下的!听到了吗?"  大贝半回过身,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语速惊人的说出必胜宣言。


"无聊,那种事随便都好。不管妳是考全校第一名还是最后一名都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妳赶紧走吧,我不想再看到妳。"  伏见冷漠的言语化为冰箭刺向青春期少女柔软的心,痛的支离破碎。


"什...!啊啊啊你这个讨人厌的傢伙!去死啦!"


"嘭!"


".........那个......"  等到拉门撞击门框的声音平息之后,美咲小心的开口"你们认识吗?"


"啧...不过是个令人厌恶的远亲罢了。倒是美咲妳为什么会跟那种傢伙在一起?"  美咲承受着对方审视般尖锐的眼神,不知为何心生退缩了。


"...大贝她,是我隔壁班的同学啦。我们体育课的时间刚好一样,分组的时候我们也刚好都是一个人,所以就......认识了...虽然说是认识,可是也才开学不到2个月,也算不上太熟......那个,你们不是亲戚吗?可是看起来,感情好像不太好?"  美咲彆扭的并拢双腿,身体一扭一扭的,裙襬都被抓皱了。


在前世里,初中美咲穿起女生制服一定也是这副样子。


好想犯罪啊。伏见的痴汉之魂已经在蠢蠢欲动。


伏见嚥了口唾沫,视线勉强从对方的下半身移开"那傢伙的事怎样都好,"


"美咲妳不想去上体育课是怕自己的发育不良被大家嘲笑吗?"  伏见一本正经的,以无比正直的眼神说完话的瞬间,马上就被美咲撂倒了"去死啦你这傢伙!你才发育不良!你全家都发育不良!还有不要叫我的名字!!!"






"诶~原来你跟我同班呐......你就是那个不来听课还能拿学年第一的傢伙?!好厉害!我竟然亲眼见识到传说了!"


近乎同样的命运,近乎同样的发展,不同的是,伏见有了前世的记忆。


隔天一早,伏见便顺理成章的走向美咲隔壁的空位,又自然而然的坐下来。


"也难怪我的临座到刚才都是空着的..."美咲将哀怨的小眼神投向伏见。


"啧,以前事怎样都好。"  伏见用还未变声的音调敷衍的答道。


"反正之后,妳眼里就只能有我了。"  伏见晦涩的情感在被浏海和镜片双重遮掩下的眼眸里湧动翻滚。


"...你说什么?"  美咲好像没有听清,询问的声调大了些,却被讲台前的老师喝令安静,准备开始上课。




乖顺没几分钟,美咲就开始坐不住了。


虽然看上去一副认真听讲目不斜视的模样,其实伏见一直在暗暗观察着美咲,所以当美咲将摊开的课本往自己的方向推的时候,内心激动的伏见虽然都看在眼里,却还是停顿了2、3秒才微微偏过头,淡漠的视线轻轻扫过纸张的一角。


等下午餐要吃什么? 


伏见瞥了自己的同桌一眼,对方脸上堆满了最让伏见怀念的期待和笑容。


"...字好丑。"  伏见压低音量的说着,然后轻轻的笑了起来。


"跟那没关系!回答我的问题!!"  听着美咲用气音咆哮的伏见同学,很不给面子的笑的更夸张了。


"不准笑!!!"  美咲张牙舞爪的样子......还真不是普通的可爱。伏见不怀好意的舔舔唇角,想着该加上什么样的配料会更美味可口。


"八田!要演默剧的话麻烦到教室外面,请不要打扰同学上课!"  


"哈哈哈哈哈......"  


美咲突然成为了全班焦点,脸唰地变红,深深的低下头。


"......诶?"  


"伏见?你们要去哪里?快点给我回来!就算是学年第一也要尊重一下老..."


"嘭!"  老师的急吼被挡在门后,伏见握紧了美咲的小手,脚步越来越快,最后两人在走廊上飞奔起来。


""哈啊...哈啊...哈啊......我们...哈啊...干嘛要跑啊?"


"˙............虽然妳...这么......说.........还不是跟我一起跑了?"  伏见按着膝盖大口大口的换气,美咲看上去已经调匀呼吸了,脸蛋却还是红扑扑的。


"............"  良久,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过一个字,直到美咲的脸颊快要被伏见灼热的视线烤熟,伏见才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开口:"八田,我们去遊戏厅吧,我请客。"




"哦哦没想到你看上去挺难相处的其实是个大好人呐!"  美咲将伏见口袋里的硬币一个接一个投入机器,一边在伏见脸旁大喊。


"啧!不要在我耳朵旁边大吼大叫!!!妳是小孩子吗?只是打个遊戏就可以高兴成这样......"


"哈?你不也跟我同龄吗?!这就是初中生的青春啊!和成天只知道唸书的书呆子不一样,这才是正常的初中生好吗?!"  美咲被迫分了心,游戏就在那个瞬间无情的结束,屏幕上显示着大大的"You Lose"。


"啊啊啊!可恶!都是你啦!害我打输了!" 美咲很没气质的作势要打伏见,却只换来伏见的一声"好好看着"然后就被挤到一边。


"喂!"  虽然不甘心,但是更好奇伏见到底会不会打游戏,心想这傢伙看上去一副书呆子的样,打游戏怎么可能比自己厉害。


当美咲交叉双臂仰起下巴想要在伏见打输之后大肆嘲笑对方一番...




"......诶?诶诶诶诶诶?!最、最高紀錄?!!"  美咲不敢置信的把脸贴上机台的屏幕,惊讶的连眼珠都快掉出来了。


"可以了吧?走了。"  伏见满意的看着对方闪闪发亮的眼神,自然的牵起了手。




"呐!我请你吃那个吧!那个!"  


出了游戏厅,美咲就一直不停的在伏见耳边叽叽喳喳,备受讚美之辞滋养的伏见久违地感到容光焕发、通体舒畅,彷彿内心的每个角落都正被阳光照耀,暖洋洋的。


"我刚才好像不小心花你太多钱了..."  美咲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几声,拍了拍伏见的肩膀"所以我请你吃可丽饼。"


"那我要吃妳的。"  伏见强装镇定的压下嘴角的笑意,揉乱了对方的橙发。


"哈?你也太贪心了吧?!吃完自己的还不够喔?"  美咲松开交握的手,从裙子口袋里掏出零钱。


"......"  伏见忍不住扶额,这傢伙...什么时候才可以正确理解一次?




"好啦!都给你,虽然还是不够还打游戏的钱。"  美咲把两个新鲜现作的可丽饼递到伏见鼻尖前,厚厚的奶油上摆满五颜六色的水果,清香和甜腻的奶香飘进伏见的鼻腔,肚子顿时叫了起来。伏见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过早餐。


"......那个"  伏见不客气的直接就着对方的手咬下一大口,丝丝甜味刺激着味蕾"...嗯?"


美咲盯着手上另一个可丽饼直流口水"...可以借我吃一口吗?"用水汪汪的双眼看向伏见。看的伏见一阵心痒,方寸都融化成一滩水"唔,那本来就是你买的,要吃就吃啊。"  


"真的可以吗?那我就不客..."  美食当前,美咲也顾不得几分钟前的承诺,嘴一张,伏见却抢先一步----"啊!" "先让我吃嚐嚐是什么口味。"


"...嗯,那个给妳。"  伏见随手指了一个,然后接过另一个,再悄悄捉住美咲的手。


"呀哈!果然还是这家的可丽饼最讚了!"  美咲就任由伏见牵着她,踏上铺满夕光的道路。


这傢伙,明明是个女孩子,却这么没有防备,神经也未免太大条了......而且就算被同龄异性牵着也没有看到妳有特别的反应.....就算是小学生也没妳那么不害臊。


"算了......这样,就好。"  伏见又咬下一口残留着美咲口水的可丽饼,奇异果的酸涩渗进牙龈,让伏见倒抽了一口气。






"啊...又睡着了......臭猿比古,为什么不叫......我..."  美咲看着身旁空荡荡的座位"诶?人呢?"


"咔啦啦!"  美咲猛然站起,椅子应声倒地,教室里零星几个同学停下交谈看了这里一眼,片刻后又传出串串笑语,三三两两的离开教室。


"之前不是...每天都一起回家的吗?"  微风轻轻掀动着窗帘,飘飞的额发和微微颤抖肩头都染上了晚霞的颜色。


"什么嘛......我跟那种傢伙...才不是朋友!!"  突然抬起头来大吼了一声,眼角隐约泛着泪光。


"啊,美咲,一起去吃饭吧。不过如果妳敢再去素食餐厅我可不饶妳。"


"!猿比古?!"  伏见一直觉得,美咲的眼睛是最有意思的地方,时刻都晶亮晶亮的,彷彿星辰满溢的美丽银河。


"......你这可恶的傢伙,才不想理你!"  赌气似的捶了一下伏见的肩膀,一边用袖子抹了把脸。


"?刚刚去了趟教师办公室,现在要回来拿书包...喂,美咲妳该不会......寂寞了?!就因为一睁眼看到的不是我的脸?"  伏见翘起嘴角,接住了柔软的粉拳。


"去死!谁寂寞了?晚餐自己吃去,休想我给你带路!"  美咲鼓起的双颊就像鲜红水嫩的苹果,令人十指大动。


"......再生气的话就没有布丁当点心了哦!"  伏见就站在原地看着美咲愤慨的收拾书包,然后在对方踏过门槛的时候凉凉的提醒了一句。


"唔.........啊啊啊啊混蛋猿比古!我今天也一定要拖你去素食餐厅!"


这种安心感,该有多久没有体会到了呢?前世的记忆是如此鲜明,丝毫无法一哂置之,更不可能当成黄粱一梦,而前世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面前,有血有肉的同自己呼吸同一处的空气,这是现实啊,一刻不停只會继续前行的现实,身处此时此地的自己唯一一件该做的事,十分简单,那就是警告自己,不要重蹈覆辙,就好。






"嗯......"


抬起覆在眼皮上的手,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渗进房间,无数尘埃在半空中打转飞舞,反射着晨曦的无限希望。


"美咲..."  模糊的尾音在舌尖辗转停留,最后被难舍的吐到空气中与晨光融为一体。


"嘟噜噜噜噜~嘟噜噜噜...哔!"


"...美咲......"  伏见抓着终端懒懒的翻了个身,怀里还拥着贴有八田美咲写真的等身抱枕。顺带一题,那张照片是和美咲去拍大头贴时拿到的,把美咲的脸放大后画质变得十分粗糙。


这里根本搞不到美咲19岁的照片啊,啧。


"喂!你还在睡喔?!我就快到了!"  就算再怎么困倦,一听见美咲充满朝气的大嗓门,睡意顿时全消......虽然常常是被吓醒的,但是伏见心甘情愿,甚至还有点乐在其中。


我的美咲马上就要来见我了~伏见乐呵呵的拉着抱枕又在床上滚了几圈,即使几乎每天都能见到面,内心依然抱持着一种,和一见鍾情的人第一次约会的情感,心情激动的去迎接美咲。


啊,不然,今天就让美咲来叫我起床好了。揣着欢愉的期待,伏见躺在舒服的床上再度睡去。




"...猿比...猿比古......猿比古!快•点•起•床!!!"


"嘭咚!"  好像有什么硬物落地的巨响,背脊和肩膀也传来阵阵刺痛,伏见不解的睁眼,美咲被头发遮盖大半张的小脸就在眼前,嘴巴一开一合的,却只听见嗡嗡耳鸣。


"......停...停!Stop!"  房里的窗帘已经被完全拉开,炽盛的阳光直直照在伏见脸上。抬起手遮住眼睛,木质地板的冰凉透过衣料窜上背脊,让伏见稍微清醒了些。


"哈?现在都几点了你竟然刚刚还在床上?游戏要开卖了啊!不是说要陪我一起去?!不要最后说起不来然后让我自己去哦?如果你这么说话我可不会放过你!毁约的人最可耻了!一定要好好惩罚!"  劈哩啪啦的吼了一大串,胸口明显起伏,双颊涨红,头发乱翘,这简直......简直就是天使!


"......一大清早就那么吵,邻居们都不用休息了啊?"  虽然对那个"惩罚"感到浓浓的好奇,伏见还是听话的爬下床去洗漱了。毕竟让美咲开心才是第一要务。美咲开心,我就开心。


"...唔......现在都已经11点了啊11点!!谁跟你一样睡到这个时间啊?而且,你家是独栋的吧?!哪来的邻居?!!算了算了,你快一点就好,我在客厅等你。"  


不明白妳常态空转的脑子为何对这种小细节记的特别清楚。应该替妳感到高兴还是悲哀呢......




"啊~你好慢!"  灵敏的耳朵一听到伏见踩下阶梯的碎响,便把手里的游戏机收进包里,往肩上一甩,蹦跶到对方跟前。


"......"


黄色棉质运动衫、吊带短裤,露出健康小麦色的手腳,黑色过膝袜将笔直小腿完全裹紧,只剩下优美结实的线条,还有......短裤和长袜之间的一小块肌肤。没错,就是那诱人的绝对领域。嗯咕。


"?"  美咲歪了歪头,表情写满疑惑。


"...妳的裤子会不会太短了啊?"  


"哈?那是因为洗到有点缩水了啦!这种像是烦人老爸会说的话是怎么回事?!"  美咲不快的应道,一只手却偷偷的将裤脚往下拽了拽。


"不是快开卖了吗?那还不走?"  才不是烦人老爸,是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女人大腿的男友才对。


"吼!你以为是因为谁才拖到现在的?!"  话都还没说完美咲就抓起了伏见的手腕撒蹄狂奔。


"啊啊啊啊没抢到都要怪你!没买到的话你就等着吃一个礼拜全素吧!!"  




从美咲这一身打扮就能看出来妳是怎样的女孩,乐观开朗,随时充满活力,而灵活矫捷机动性高的这一点我也完全体会到了。


"...美...美、美咲...慢点......呼...呼......"  原订要搭公交车过去的,但是因为伏见起晚了,没能赶上,只好一路以最原始的方式终于抵达商店前。


"这样就喘?你体力也未免太差了吧?"  美咲脸不红气不喘的俯视弯着腰调息的伏见,一脸鄙夷的皱起眉。


为什么......一个每到体育课就躺在保健室的床上装病的傢伙体力竟是如此惊人......到底是为什么......


"排好长啊~会不会等我们排到之前就卖完了啊......"  美咲垂头丧气的,片刻后却开始跺脚,指着伏见的鼻子"我不管!卖光的话你要负责给我弄一片来!!"  大吼大叫的样子引起路人纷纷侧目。


"唉...之前就说了,过了一段时间后盗版货多的是,用点心的话网路上也能抓的到..."  伏见擅自把对方的无理取闹解读成撒娇,心情那是一整个好。


"这怎么可以!支持正版是对游戏的尊重!!不能随便去买盗版的啊!!!"  美咲的手指还是直挺挺的对准伏见,丝毫没有松懈。


"......是是是。"  我说美咲,妳在说这些话之前要不要先想想妳玩正版游戏片都是谁的?何况这次的我还出了一半。


伏见似乎很满意路人们一脸写着"哎呀我的狗眼"的表情,宠溺的拍了拍美咲蓬松的头毛。


"美咲,妳真的是个笨蛋呐。"  


"混蛋!你有种再说一次!还有不要在外面叫我的名字!!"  说时迟那时快,出拳揍上了伏见的小腹。路人们以为是小情侣打情骂俏无伤大雅又纷纷把头转回去了,顺便缓解一下双眼被闪光爆击的疼痛。


"...呃......"  这一拳......还真是毫不留情啊美咲............肚子好痛...该不会是没吃早餐的缘故吧......区区美咲的拳头都接不住...


有些好奇后续发展的女性路人们再次转过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伏见捂着腹部跪在地上,冷汗涔涔。


我们的伏见同学,好像被一干路人们澈底鄙视了呢。




"哦哦哦哦哦竟然让我给买到了!!呐呐,我们快点回去开始玩吧!"  美咲把游戏片高举过头,彷彿得到什么世界冠军的奖盃一样雀跃不已。


"......妳还真有精神啊..."  排了一下午的长龙,如今终于可以回家了。


"什么嘛!抢到豪华特装版的限量游戏片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高兴吗?"  呵,高兴是当然的,妳的笑容怎么样都看不腻啊。


"...算是挺值得吧,至少没有白跑一趟。"  伏见耸耸肩,一脸面瘫。


"猿比古,我从以前就想说了,你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好像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过的那么无聊呢?你难道不想体验世界上那么那么多有趣的事物吗?"  美咲的嘴角扯了下来,快走几步到了伏见面前,背着手一边倒退走一边用不解的眼神伏见。


"......再不上车的话下一班要等一个小时哦。"  怎么可能说的出口,我只对妳感兴趣之类的,就算妳是女............嗯?有戏!竟然是女的我为什么要纠结这么多?!在这个年纪这种事很正常的吧?!


"哦......哦!啊啊啊等等!我们要上车!"  美咲慌张的拖着笑的一脸猥琐的伏见上了公交车,然后找了两个位子坐了下来。


"呐!"  屁股都还没坐稳,美咲就递来一边耳机,另一边待在美咲耳蜗里。


伏见习以为常的接过戴上,情不自禁的微微笑了起来。


"呼啊~总觉得...有点困了...嗯........."  可能美咲昨晚就因为新游戏而跟个小孩子一样兴奋到睡不着,看来是真的累了,毕竟。听着重金属音乐还能睡着也是不容易。


靠在伏见肩上的橙色脑袋随着公交车行进轻轻摇晃,貌似为了更方便美咲能依偎着伏见打盹,耳机是戴在距离最远的两只耳朵上,所以不会有被蹭掉的问题。仅仅是一副耳机,就能一下子拉近这么多距离,如果再更进一步的话......伏见用手指卷着美咲颊边的一撮橙毛,纤长的睫毛下一双眼如两汪深潭,柔情似水。






"喏,你的咖哩饭。"  美咲将碗里的饭搅糊后才推到伏见面前。


"哦,谢啦。"  伏见叼着勺子,环视了一圈这个狭窄的房间,这个由他们两人共筑的温暖小窝,虽然没有任何值钱货,就连冰箱都是上个租客留下来的,但是,被偷走也无所谓的东西,这里也一样没有,只有这个房间,是需要好好上锁的。


美咲三两下扒完饭,嘴角还黏着米粒,却突然并拢双腿呈正坐的姿势,两手搭在大腿上,视线灼灼的直盯着伏见瞧。


"先说好,如果是要借钱买游戏的话我劝妳还是死心..."  伏见放下吃到一半的晚餐,一脸'妳又来了,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几次了我可是连房租都不让妳出了'的表情。


"呃......房租我会努力打工还你的不要担心!!我要说的是..."


"我们加入吠舞罗吧!"


伏见心跳加快,想着这一刻终于到来,只要好好拒绝美咲的提议,以后美咲的人生就会只围着自己转了。


所以伏见不假思索的开口了,准备将自己拟了千遍万遍的腹稿亮在美咲面前,但是,看着美咲的眼睛,突然发现自己怎么样也发不出一点声音。


最后,伏见只是微微的,颔了颔首。


"太好了!只要得到力量........."  在这之后,美咲欢天喜地的声音都成了嘈杂的背景音,伏见眼里映出美咲绽放的笑颜,内心一遍遍的叫嚣着,怎么能够答应!你还想体会一次绝望的滋味吗?


即使如此,最让我看不惯的,美咲,果然还是妳失落的表情,笨蛋就要有笨蛋的样子,什么都别想打击妳,只管尽情的笑就够了。


痛苦、绝望,就全都冲著我来就好。然后,用妳最灿烂、最耀眼的笑容来将我拯救。




伏见生贺特别篇:全校的广播体操


{友情提示:建议先阅读完特别篇再下拉}






(过完生日后的某天,吠舞罗酒吧里)


"欸~原来伏见君也不知道八田是货真价实的男人呀!"


"我们也是昨天听安娜说'美咲是男孩子'才知道的,哇,被吓了一大跳。"


"老子可从没说过自己是女、女女人!为什么你们全都一脸震惊的样子啊?!"


"八田桑,你有个那么娘气的名字,连身为儿时玩伴的我到昨天为止都还以为你是女孩子啊......"


"哈?镰本你欠抽吗?名字又不是我能决定的!!你以为我很喜欢吗?"


"小八田不是女孩子,你很失望吗?伏见。"


"不...正合我意(--̀_--´)✧"




(生日和求婚成功的隔天)


"告诉我,美咲。"


"咋啦,你又吃错药了?!"


"初中的时候,你一直都是用女厕所吗?"


"...对、对啦,毕竟穿着女生制服进男厕什么的我曾经被老师责备过所以就再也不敢......啊等等等等放下你的昴!女厕都是隔间啊我也从来没看到不该看的东西好吗!"


"......下一题,上游泳课的时候,在女更衣间......"


"啊这个嘛我可以跟你保证我从来没有踏进过女、女更衣间哦!你记得的吧,体育课的时候我不都在保健室装病嘛!


"...算你还有点自觉。下一题,生理需求,你难道都不会有吗?床底干干淨淨的,连本小黄书都没看见,让人怀疑你的性别啊美咲。"


"什......你翻我床底做什么?!那时候才初中而已吧?!我哪有想那么多啊?"


"啊~美咲果然永远都是童•贞呐!我初中的时候可是一直在忍耐呢,但是一想到这傢伙是女的就怎么样也下不了手。好可惜啊,如果能早点发现的话我那时候也不用忍的那么辛苦了..."


"说、说什么可惜啊!还有不准说我是童•贞!明明是你这傢伙的欲望旺盛到了很恐怖的境界啊啊啊!!"


"所以那时候也没有生理期呢,还以为只是你成长缓慢而已。"


"喂!好好听人说话啊!"


"呐美咲~再穿一次女装让我看看吧!没有留下那时候的照片是我一生的遗憾啊!"


"哈?我死也不会再穿了!那时候的我为什么这么简单就接受了..."


"啊对了,那为什么美咲要穿女生制服?"


"喂喂,这个应该一开始就该问了吧......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在发制服的时候老师可能看我的名字以为是个女、女的,问了我尺码之后就把女款给我了......那里人很多,会搞错也算正常的吧,我也没想到当场确认,拿回家之后才发现悲剧了( ´╥ω╥`)"


"然后将错就错...因为好像小时候我妈也给我穿过裙子,所以好像没那么在意......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还真是蠢的可以......"


"嗯,美咲就是个笨蛋。(´ー∀ー`)"


"啊?你凭什么说我?!在一起三年竟然还没发现我是男的你脑子也不太好使吧?你问完了吧?那轮到我了。我问你,你床上那个抱枕是怎么回事?"


"嗯?美咲说的是贴着你的脸的抱枕吗?因为不想把照片拿去给印刷厂看,所以不是印在布料上,而是直接把照片贴在了抱枕..."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啊啊啊算了就这样结束吧我不想再继续刷新自己的三观了(*pᆺq*)........."





吊带裤paro•完


================================


伏见猿比古生日快乐!!今年生日也要跟美咲开开心心的度过~明明猴哥的生贺肉量却比720明显少了许多...猴哥你枉费了''行走R18''的称号(鄙视脸

去年入坑的时候恰好错过了猴哥生日,嘛今年这一篇算是把两年份的祝福(?)都放进去了吧 。。。所以这篇比7.20美咲生贺还要长的多很多( ¯−¯٥)

一开头写的时候那叫一整个不顺呐,不停删删改改就变成这样子了╮(´-ω-`)╭大家如果能不嫌弃的看到这里,对钢尺来说就足够了( ˘ω˘ )






评论
热度(17)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