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VII 梅雨季

*写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好痛苦qAq

*依旧专注OOC二十年

*这一章猴哥正确告白了吗?答案是............看下去就知道啦(๑¯◡¯๑)

*Chapter VI 风雨如晦

 

>>>

 

八田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紧紧闭起差点就惊呼出声的嘴,维持着僵硬的动作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打扰了。"  陌生女性的声音进入室內,细高跟踏在亮的反光的地面咚咚作响,在八田耳里逐渐清晰。

 

别、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

 

"刚才看见蜘蛛爬过去了,那里。"  伏见毫无干劲的声音骤然响起,清冷的音节彷彿编织成投向八田的一根牢固的救命索。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性拔高的尾音惊惧的颤抖着,一个后跃就蹦回了门口。

 

"真真真真的吗?"  

 

伏见耸耸肩表示已经尽了告知义务。

 

"我我我想起来造型还没跟化妆师商量好伏见桑请先跟我出来一下!"  细跟踏在地板的节奏变成了五倍速,渐渐消失了。

 

"好好感谢我吧。"  明知道伏见这话是对着夺门而出的女性所说,却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的向伏见道了谢。

 

总是接受猿比古的帮忙呢。

 

虽然八田没有意识到最根本的起因就是他的偶像猿比古。


 

不久之后八田趁着四下无人又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试衣间,至少八田对自己的功力是很有把握的。

 

毕竟,要是闯进知名男模的试衣间这种事要是被揭发,不仅是梦寐以求的工作要丢,可能连警局都要去一趟了。

 

"喂!八田!你刚才跑哪里去摸鱼了啊?还不快点来帮忙?!"

 

"是!这就过去!"  八田将宝贝单反随手一摆,急急忙忙的跑开了。

 

摄影助理这头衔说的好听,实质上不就是跑腿小弟吗......总觉得打完这份工以后就再也不怕去适应任何職場环境了.........人的尊严呐............

 

八田拍了拍为境遇唉声叹气的自己的脸颊,想着自己又更接近梦想一步,心情顿时豁达了。


 

"怎么会?!!不见了?"  镰本从垃圾食物堆里抬起头,墨镜后的眼睛看向声源----毫无预警拍桌而起的唯一室友。

 

"怎么了吗八田桑?"  明明是同年可镰本却意外的尊敬自己的儿时玩伴兼室友,对八田桑的脾气颇为了解的他心想依照这个势头下一秒是不是就要掀桌了。

 

"马的!我的闪存卡竟然被偷了?!谁那么无聊要去拿啊啊啊啊啊啊!!!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不知道闪存卡内容的话即使喊价拍卖也没有赚头的东西对八田却是稀世珍宝的存在,那些可是猿比古下工后的珍稀写真哦??仅此一份呦?

 

当初只是因为内存满了而换上新的一张,装满福利的那张就顺手一放然后立马又被喊去任人差遣了。

 

"公司里不带手这么贱的吧?骗人的吧?!这下完蛋了啊........."  如果闪存卡被公开了肯定会上报的吧?会有负评的吧?我会被上铐的吧?就算是职业狗仔也拍不到尺度那么大的私服照啊啊啊啊!!

 

".........镰本,如果我最近几天都没有回来的话,千万不要看新闻,报纸也不行,拜讬了。"  没有如镰本预想的帅气掀桌,八田像是洩了气的皮球一般摊在椅子里。

 

"诶?突然怎么了啊八田桑?为什么不能看新闻?"  在一脸懵逼的室友面前往桌上一趴,想要一个人静静的八田

生无可恋的闭上眼睛。

至少让我在进牢房前先睡个好觉吧。

世界晚安。


之后每次上工八田始终战战兢兢的,不晓得什么时候会暴露的阴影坚持不懈的笼罩着他,过了几个星期,正当八田快要相信闪存卡其实根本没有被人偷走只是掉进了置物柜的间隙时,安娜来传话了。

"礼司,有事找你。"  缺乏情感的音调,转达出有如C4炸药般冲击性的话语。

"猿、伏见先生的经纪人?为什么要找、找我??"  大事不妙的感觉隐隐浮现,给人阴险(尊哥所言)又难以捉摸的印象的大人物竟然点名找他??

"不知道。"  

安娜歪头,表情毫无波动。

看来是没有办法做个像样的心理准备了.........

"现在,就去。"  安娜补上一句,随后迈开小小的步子绕过欲哭无泪的八田走了。

跟着尊哥也有一段时间了,多少从尊哥字字珠玑的话中知道宗像先生其实是个难以相处的人,就算外表彬彬有礼,却散发着一股浑然天成的女王气质,让人不敢轻易搭话。


"失、失礼了!"  推开简约高尚的办公室门扉,八田惶恐的直冒冷汗,嗓子发干,吊灯的光线白的晃眼,八田眼花了一阵,一抹熟悉的身影闯入视线,努力的将双眼聚焦,男神的侧脸是如此耀眼夺目,让人一瞬间感到窒息。

办公桌后的男人清了清喉咙,八田才回过神来,深深的低下了头。"非、非常抱歉!!"  即使猿比古就在一旁,无暇顾及他的八田还是随即绷紧了神经,毕竟也已经在社会上打滚了几年,总归得懂得察言观色。

"不,没有必要道歉。"  宗像交叉着手指,嘴角噙着笑,镜片后的双眼深不可测。

"我让安娜小姐传话,请八田君专程来办公室一趟,事实上,是有些问题想请教。"  镜片一闪,从伏见手里甩出了几张照片----画面里头全都是同一个人。而照片的主角却面无表情的抱着手臂看向别处,表现的好像刚刚丢出照片的人不是他一样。

"这些照片,你可曾看过?如果有的话,请务必告诉我。"

八田的血液全都冲上脑门,思绪里不停"惨了惨了惨了惨了"的刷屏,被淡忘的恐惧一时之间湧了上来,直堵的八田发不出一丁点声音。

"......啧!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把东西销毁不就得..."

"是我拍的,对不起,全部都是我私自拍下的。我现在就离职,警局那边我会去自首的,真的非常非常抱歉。"  八田的声音里带了点鼻音,他竭尽所能的弯下腰,对着宗像深深鞠了一躬,片刻后他直起腰杆转过身,仰起脸正要往门口走去,却突然被叫住了。

"八田君,你好像是误会了什么,我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  宗像从容的语气让八田半是讶异半是疑惑的回过头。

"实际上,我认为这些照片拍的特别出色,就算技术上可能稍微生疏了点,但是模特的神韵、情绪,却掌握的十分完美,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伏见如此放松的表情,这才是伏见君最自然的姿態吧!能捕捉到这样最为难能可贵的精髓的你,有没有意愿成为伏见君的专属摄影师呢?"  

"什...?!"  斜倚在墙边的伏见吃惊的瞪大眼睛,似乎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种地步。

八田的诧异程度更是不在话下,几乎都想从三十楼高的窗边跳下去证明自己不是在做白日梦。

".........真的可以吗?"

".........您是认真的吗?室长?"

对于如此惊人的转折还有点消化不良的伏八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从来不开玩笑,这点你应该很清楚,伏见君。

如果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可以求教于周防的专属摄影师----十束先生。我相信他会很乐意帮助你的,"  又是那个高深莫测的笑容,从前一看到就会浑身发毛的八田,如今却觉得落地窗外透进的阳光照在宗像深蓝色的发上就像

天上某物种圣洁的光环一般。大贵人啊啊啊啊啊!!!

八田一副恨不得跪在地上给宗像磕响头的样子,惹得伏见频频咂嘴。"太多管閒事了吧?"

"哦呀,伏见君觉得这个提议不好吗?我记得之前伏见君说过摄影师不管是谁都无所谓对吧?所以才迟迟没有一个专属的。"  宗像将银框眼镜往鼻樑上推了推。"八田君能够拍出伏见君最'真实'的一面,而这正是伏见君如今最缺乏的。"

"...啧。随便怎样都好了。"  伏见扯下嘴角,八田看着男神一脸烦躁又不情愿的表情,心情就像云霄飞车一样又从顶端掉到谷底。

"啪!"  宗像打了个响指,两个应该是秘书身份的男人不知从何处现身的,其中一人用浏海遮了大半张脸,另一人有着头微卷的褐发,分别拿着纸笔来到八田面前。

"没问题的话就签字吧。"  宗像往椅背一靠,交叠起双腿。

八田就这样楞头楞脑的签了字,然后又傻里傻气的离开公司。

梦想实现了,原本是一件普天同欢的好事,但是一想到在合约书上押手印时伏见投来的冰冷视线,就无论如何都高兴不起来。

果然是,被讨厌了吗.........也对,偷拍什么的,猿比古一定觉得我很噁心吧。结果竟然还要这种变态来当自己的专属攝影師,想想都觉得想吐吧.........

八田觉得自己的心脏彷彿被掏出来撕碎了一般,空落落的,却还是感到又冷又疼。

猿比古,你恨我吗?

还是我熟知的那个猿比古,却不再向我展露笑颜,不肯直视我,处处避着我,这样不干不脆的牵绊,到底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初中的猿比古,难道不是快乐的吗?还是说打从一开始就被瞧不起了呢?只是觉得麻烦而懒的把我从身边赶走,觉得我还有点用处才留勉强我在身边,其实,猿比古从头到尾,都没有把我当成朋友来看待吧。

在被窝里蜷成一团,不只是八田的顿悟,还有更沉更疼的绝望,将枕头挤压变形。


麻烦死了,这样不就是被强制搭档了吗?以后每天都见的到面,佔了一天中大半部份的工作時間都要跟那傢伙一起度过,如此一来.........究竟有什么不好?

两种相悖的情愫在心中拉拉扯扯,让伏见难受的揪紧心口位置的衣服,他想,再这样下去,心脏可能会因为承受过大的压力而炸裂,然后洒满一屋子的悔恨和彆扭。

只是不想让美咲忘记自己,才在这个灰暗的业界里坚持了下来,可是,事情的发展如今却偏离到计划外,即使天才如伏见,也有难得手足无措的时候。

全因为对象是八田美咲。

伏见曾将自己比拟为月亮,而美咲理所当然是他的宇宙中最耀眼无匹的太阳,自己仅仅是反射着美咲散发出来的光芒,没有美咲,就没有伏见作为男模的横空出世。

打开佈满墙面密密麻麻的监视画面,伏见却得不到一直以来的慰藉,反而变得更加烦躁。将画面调成静音,往床上一躺,让自己重重的跌入梦乡,屏幕里不停变换的光影映着伏见难以安稳的睡颜,屏幕的主角在另一头,也正和自己最挂念的人在梦里泅泳。


"十束哥,早上好。"

"哎呀,昨晚熬夜了吗?怎么看起来这么疲累?"  十束束拍了拍八田的后背,想让他打起精神。

"......我没事。"  八田低下头不让十束看见自己发肿的眼睛,声音也软弱无力。

"哦对了对了,恭喜你啊八田~~升职了呢!!啊我说你昨晚该不会就是去通宵狂欢了吧?!毕竟这是你的目标嘛!"  十束对着八田眨了眨一边的眼睛,一副"我都明白"的表情。

"十束哥......"

"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从宗像先生那里听说了,说要让我好好指导你。呐,成为正式摄影师的第一课,让我讲也讲不出什么道理,机会难得,就先到草薙那里见习一下吧!"  

"等、等等!把工作丢着不要紧吗?"  像行尸走肉一样被带到吠舞罗酒吧,八田才猛然回过神来。

"没事没事~~"

"啊,恭喜了,八田。"  周防扬了扬手里的酒杯,身后冒出了一顆头,那头流泻的银发和一袭殷红色的洋装,毫无疑问是安娜。

看着被最崇拜的偶像称讚后却波澜未起的八田,十束转过头对草薙无奈的笑了笑。

"美咲,不开心吗?"  对于安娜铿锵有力的问句,八田觉得无法面对那双能够看透人心的双眼。

"开、开心,当然开心啊,这可是我的梦想啊!!"  八田搔了搔头,用尽力气挤出一个惨不忍睹的笑容,算是给了大家一个回答。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小八田,你看起来不像是会走后门的人吔。"  布料沿着杯沿轻轻摩挲,草薙一会儿放下杯子,点起一根菸。

"好了啦,草薙。可以拜讬你一件事吗?"  十束合掌举在脸前,笑瞇瞇的看着吧台后的金发男人。

"让八田在这里见习一天吧?你看,吠舞罗不是有很多公司的、业界里的人物进进出出吗?让八田赶快认识这些上层或是合作夥伴是挺重要的事啊。"  草薙能感受到对方一张笑脸底下的担忧,同时他也的确觉得现在的小八田需要别人来操心。

"嗯......嘛!如果只是今天一天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话说尊今天没有拍摄吗?怎么现在还赖在这里。"  草薙用烟头指了一下被点名的男人,对方还是一脸睡眠不足的模样。

"差不多要开工了,八田就麻烦你啦~~"  十束捎上快要趴在吧台上睡着的周防,跟着经纪人一起离开了。

"唉......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现在垂头丧气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  草薙捻熄发红的烟头,将上身靠在了吧台上。

"没什么,这是我自己的问题。"  八田摇摇头,幅度小的连发梢都纹丝未動。

草薙开口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色气眼镜!"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孩欢呼着奔了进来,纵身一跃就跳到了长沙发上,后头推门而入的是一个白发和一个黑发少年。

"neko,就说了等等我嘛......"  一头白发却是少年模样的男人进门的时候挥汗如雨,正大口大口的喘气。

"很抱歉,猫又给您店里添麻烦了。"  那个紮着长马尾的

黑发少年,彬彬有礼的向草薙微微鞠躬,就是腰际上那把长长的日本刀有些让人匪夷所思。

"不,一点都不麻烦。"  草薙挂上营业用微笑,即使面对有些奇怪的三人组也不为所动。

"......不好意思,草薙先生..."  白发少年一坐上吧台椅,便注意到缩在角落里的八田。

"...啊!你一定就是新来的八田了!听说你来公司不到半年就拿到正式的位置了!!呀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对了!我都还没自我介绍呢!我是伊佐那社,你可以叫我小白。"  脸上的笑容温和的让人如沐春风。

"初次见面,我是夜刀神狗朗,那边那个在沙发上翻滚的女孩是neko。我担任他们两个的经纪人,以后请多多指教了。"  夜刀神对着八田稍稍鞠躬。

"我都叫他小黑哦!"  自称小白的少年嘻嘻哈哈的在一旁补充道。

".........幸会。"  八田的额头磕在烟灰缸上,一副正在研究如何把头塞进去的模样。

"诶?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宿醉?"  小白脸上的笑容淡了,露出正经的表情关心起八田。

"头疼的话可以按摩这边的穴道,能多少舒缓一下。"  小黑也坐到小白身边,看向脸色苍白的八田。

"......不,我没事,谢谢你们..."  八田强打起精神对着他们摇了摇头。

"那么,你们几位今天需要点些什么?"  草薙抽走八田脸底下的烟灰缸,在里头捻熄了烟。


"真是,大白天的就喝这么多,不论是身为模特还是女孩子,多少注意一下身体吧。"  草薙送走了散发独特氛围的三人组后,墨镜后的双眼仔细打量起八田。

"...小八田,难得看你这么消沉的样子,该不会是失恋了?嗯?告白被拒绝?看到喜欢的对象跟别的男人抱在一起?还是..."

"......草薙哥,你就不要再打击我了........."  八田幽怨的抬起眼睛,又叹着气将脑袋埋回臂弯里了。

"开个玩笑嘛!一直垂头丧气的我看了也烦。"  草薙耸耸肩。

"不过这还真的是很稀奇的事啊......呐,对方是怎样的女孩子?"

"......"

"关于追女孩子的问题你大可以放心来找我商量,看在你是我优秀的学弟,只要能回答的我一定告诉你。"  

"........."

"该不会你还不了解她?一见鍾情吗?小八田还真是个浪漫的人,我以前错看你了,没想到当年血气方刚热血上脑的小八田也会有今天呢。长大了不少啊。"

"............"

"......草薙哥。"

"嗯?"

"如果......我说如果,你很喜欢一个人,而且有的是机会整天面对他,但是,他很讨厌你,一心只希望远离你,这样,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失焦的双眼,透露了八田的感情,彷彿能听到年轻的心灵破碎的声音。

"......这问题...还真的有点难回答......不过,是我的话,应该会选择努力看看吧,找出被讨厌的理由,然后为了对方改变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喜欢吧。没有干劲的样子还真不像你,小八田也不想就此放手吧。"

"...原、原来如此!草薙哥谢谢你!"  八田脸上还挂着感动的鼻涕,作势要扑到站在吧台后的草薙身上。

"噁心死了......我也会支持你的,小八田。"  


"......"

"...喀嚓!"

"........."

"喀嚓!喀嚓!"

"..............."

"喀嚓喀嚓喀嚓..."

"喂!你到底拍完了没?我还想早点收工啊!"  环绕在伏见周身的生人勿近气场今天不知怎的突然提昇了好几个危险级别。

"...喀嚓!换个姿势,头转向另一边......对,很好,就是这样..."  

".........你到底拍了多少?比要求的量多了好几倍了吧?!喂!美咲!我叫你停......"

"可以麻烦您表情再放松一点吗?伏见先生。这次的风格不要这么凝重的感觉。"  八田站在模特的正前方,和对方挨的比平常摄影师拍照的距离还要近上许多。

"......就这么想看我笑吗?Mi ↓sa→ki↗"

"哇啊!笑的太夸张了,麻烦收敛一点,这对经验丰富的伏见先生来说很容易吧?"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阴阳怪调的说出来,八田的身子起了鸡皮疙瘩,却依然维持着手上的稳定度,表情也平静无波。

"啧!伏见先生伏见先生的烦死了,这么诡异的称呼也亏你叫的出来。我记得我们是平辈吧,不用敬语也可以啊。"  

竟然跟我装不认识?!之前是谁摇着尾巴求我高抬贵手给他签名的啊?当上了正式摄影师就拽上天了,啊?伏见极度不满的腹诽着。

"......这样啊,那,伏见,看着镜头,笑一个。"  两人的距离近的伏见的脸都快要贴上镜头了,伏见的音量小的只有两个人能听见,而八田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因此在场的工作人员通通都听的一清二楚。

"你说什么?"  这种命令的口吻是怎么回事?今天的美咲也嚣张过头了吧?还没推导出美咲态度转变的原因,面部肌肉就遵照指示动了起来。

"太好了!那我们今天就到此结束吧!大家辛苦了!!"  八田放下相机转身就走,伏见被晾在一旁,像完成目的用完即弃的免洗餐具,只能沉默的看着不远处的八田和别人谈笑风生。

"...该怎么说呢,伏见先生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表情和肢体比起之前生动太多了。"

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跟你见面,为什么,为什么你却无视我......

"真是不得了啊八田!我服了!这下子我看也没人敢说閒话了吧哈哈!"

面对你的时候,我究竟是什么表情,为什么,为什么连我自己都难以控制......

"宗像先生没有看错人!如果我之前说过什么差劲的话,我跟您道歉,也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计较!"

过去的事,你到底还记得多少,若是没忘的话,那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可以假装若无其事......

"为了庆祝八田上任,我们大夥儿去喝一杯如何?走吧八田,今天我请客!" 

美咲...为什么......为什么你笑的出来?

----心中的雨,还是下个不停,满怀希望期待太阳升起的我,显的可笑至极。

。。。未完待续


==============================

*这个月估计更三章。。。再等一等...

评论(2)
热度(14)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