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模特K] Chapter VIII 雷鸣

*大冬天的,窝在棉被里码字特别舒服。。。


*这是只特别有节操的猴(¬.¬)


*Chapter VII 梅雨季


>>>


"叮咚叮咚!"  就算升官发财,八田也还是坚持将披萨店这个月的零工做完。


只要能更接近猿比古,哪怕缩短的距离是多么微不足道,都想把每分每秒紧紧抓在手里。这是今天最后一个单子了,把外卖送到家之后八田还想继续和伏见搞好关系,成为工作上的夥伴后,态度总该有点不同了吧?


"......我进来了哦..."


八田走进自动向内滑开的门里,事到如今,连找藉口留在伏见的房子里都感到彆扭,就算是看在同事兼旧识的分上,八田也应当心安理得的待着才对。


旧识......吗?


既然猿比古是那么讨厌他,那首先就要让自己改头换面

,假装冷漠,拉开距离,这些和以前的自己背道而驰的性格,才有可能改变猿比古的看法。


但是,只有自己知道,要僵着脸面对自己最憧憬的人,不能由衷发笑,还要抵抗引力不去主动靠近,是件何其困难的事。


这就好比将布丁和牛奶同时摆在八田面前,而他只能选择牛奶一样,又像是将一个好身材的美女姊姊和伏见猿比古同时推到他眼前,最后万不得已的带着女人进房间是相同的感觉。


但是为了猿比古的刮目相看,八田可以忍。


八田在客厅里喊了半天连只老鼠都没应声,索性一屁股坐进沙发把这里当自己家。


"......既然不想理我的话,那游戏就随便我玩囉。反正我就跟空气一样没存在感不是吗。"  八田低声咕哝,赌气似的打开电视,塞入游戏片,哼哼哧哧的玩起来了。


"唔......"  


果然还是很在意,明明人就在却一声不吭,是真的把本大爷当空气了哈?鬼才信门锁会自己打开,有本事让我进你家没本事出来面对是吧?好样的,我就看看你在房间里面搞什么大事...业.........诶?


"诶----------------------?!!"




心週期为规律性的週期变化,正常人在休息状态每分钟心跳约75下,换算平均一个心週期约需0.8秒,其中舒张期持续约莫0.4秒,来自大静脉的血液进入心房与心室,接着,为大约0.1秒的短暂心房收缩期,将仍停留在心房内的血液.........等、等一等!现在是什么状况?为什么只不过是到楼下的便利店买几盒即溶咖啡,世界就天翻地覆了?


此刻伏见心週期的频率简直是翻倍成长,为了让混乱的脑袋恢复正常,伏见调动了以前教科书的内容,一条一条的从记忆深处钻出,开始刷洗不断湧上的情感,极欲找回自己一贯的理智。


一打开门,就看见美咲躺倒在家里的长沙发,一头橙发在深青色的沙发皮映衬下显的更加明亮温暖。垂下的指尖轻轻碰着游戏机的手柄,脑海里彷彿能勾勒出上一秒还被握在他掌中的样子。一条结实的腿挂在靠背上,一只手伸进衣摆里抓挠,嘴角淌着口水。


有一瞬间,伏见似乎回到了初中时两人相依相偎的美好时光,他们会打赌,打游戏输了的人要替赢家跑腿,有时候是可丽饼,而更多的时候是布丁,伏见偶尔会放放水让对方享受一下胜利的滋味,然后将自己买回来的牛奶贴到对方额头上,一脸得意的看美咲怪叫着后退,最后还是从装着牛奶的塑料袋里拿出两盒布丁,一一撕开封膜插上小勺子。


回忆结束。


八田一个翻身摔在地板上的闷响将伏见拉回现实。


就算不知道别人的睡相怎么样,但是能肯定美咲的睡姿绝对不是普通的差。


"呃......可恶...好痛........."  八田揉着后脑勺,迷濛的眼神在看到伏见后立马清明了。"猿猿猿猿比古你怎么在在在这里??"


"哈?你在说什么蠢话?这里是我家我不在的时候也不是给你用来睡觉的地方啊!!还有我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吗?我可不想跟笨蛋扯上关系啊!"  


连自己都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劲才管住双腿,不冲上前把美咲接在怀里,撞上地面的声音让伏见的心也跟着颤了一下。


"那、那个,我我我没有进你房房房间哦,什什什什么都没、没有看、看到哦!"  看到对方手足无措的样子,伏见头一次不觉得有趣。他沉声问对面胡乱挥舞着双手的

少年:"你都看见了吗?"


"看、看见什么?里面一片黑我什么都看不到啊!"


"你看见了。"  毋庸置疑的口气,伏见瞇起镜片后狭长的眼,看不出是愠怒抑或惊惧。


"我......"


八田被伏见咄咄逼人的模样吓坏了,索性双眼一闭,张口就吼:"我是看到了没错!你能拿我怎么样?"  垂落腿侧的手臂没有冷静多久又按在了腰上,俗话说,狗急也会跳墙,八田纤细的神经濒临断裂,他像泼妇骂街一样指着伏见的鼻子:"追根究底还不是你这傢伙开的门?!人不在家大门也可以让人随便进出,不想看到也难啊?何况你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我每次来送外卖也都不亲自来付钱的让人很好奇你在里面做什么啊混蛋!想探索新的事物,想了解自己不懂的东西,这不就是人性吗?房间的门就开着再怎么样也不可能违背本性乖乖的把外卖放着什么也不做就离开了吧?"  


八田心想,如果有一天你陈尸房间里说不定也要过好几天才会被人发现。要懂得感激外卖员啊混蛋猴子!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大门是机器控制的,不用正确方式是进不来的,而那个方式只有我自己知道。倒是你,擅闯民宅还反过来指责我,我是不是还要跟你说谢谢提醒啊?美咲?"


门锁用的是生物识别,出于拿外卖方便和其他原因,将对方也纳入得以自由进出套房的权限,虽说如此,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侵门踏户,至少比八田更早之前来送过外卖的小伙子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不要叫我的名字!"  八田龇牙咧嘴的狂吠,就算完全听不明白也要在气势上赢过对方。


还有,这傢伙偏离重点的功力真的不是普通深厚,所以说果然搞不懂笨蛋的思路。伏见闷闷的想道。既然都看到了就不能说点相关的话吗?知不知道这样的过程就像等待判刑一样难受?既然要再次离我而去的话就快点给个痛快吧。


"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超大尺寸的屏幕!解析度超高的画质!色彩鲜艳饱和!可不可以告诉我这个型号哪里买的到?"  


"...美咲!"  多年积累的情感瞬间爆发,伏见抓起对方的手腕紧紧按在墙上,凑近对方的脸冲动又不失理性的认真研究,到底是装傻还是真的智商捉急,怎么觉得一点也无法沟通?


感觉到迎面而来的杀气,八田反射性的闭上眼,却什么也没发生。


"......我..."  张开眼,伏见似乎正在斟酌着用词,久久才吐出一个音节。


"......不就是报复吗?"  八田圆了自己的猜想,然后用力的把对方推开,没来由的,心中空落落的,第一次觉得选对答案竟是如此让人心塞。


"这样的事情我也没资格生气,毕竟是我有错在先......我到现在还没道歉吧......真的很对不起,如果你做完那些事就可以原谅我的话,我不会报警也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轻轻摩挲着被对方勒出的痕迹,闪避着对方坚决又犹豫的眼神。


"美咲!看着我!"  这句话倒是半点迟疑也没有,伏见将对方再度压到墙壁上,这次还拿膝盖抵住了对方的大腿根,让八田完全动弹不得。


"!"


在澈底明白美咲的心意之前,说什么都不能轻举妄动,朋友也好,同事也罢,至少,还能碰面,还能说说话,在这以上,想都不敢想。


人是贪婪的,以前的自己只要在屏幕里看着他就可以满足,现在也仅仅是工作上见面就能感到幸福,然而,未来的自己,一定会觉得不够,会变得一天比一天更渴望美咲,所以,绝对不行。


心脏在咆哮着,伏见却像是被冰封了表情一般,置若罔闻。


"...你究竟想说什么?......放开我。"  伏见下意识的照办了,眼睛定定的看着八田腕上的红痕,想像着那该有多疼,竟让八田的眼里泛起水光。


"离、离我远一点..."  八田觉得自己的脸在发烫,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满脸通红了,他没胆看着伏见近的能够倒映出自己的双眼来确认。


伏见听话的后退一步。低下头,在心里默数八田的脚步声。


"喂!"  脚步声骤停,伏见数到一半被硬生生打断,惊讶却不失矜持的克制住了回头的冲动。


"我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这样不太公平,毕竟你是当红男模,光是肖像权就足以赔惨我了,而我只不过是路边一抓一大把的普通人,让你拍几张照好像也没什么价值,不然这样好了,你提个条件,我说到做到,什么事都可以。"  伏见这下真的再也忍不了了,回过头就看见美咲抱着手臂,一脸誓死如归的模样。


八田没看漏对方眼里闪过的一道光。


"......真的什么都可以?"  说话间,伏见已经将八田逼到门边,一掌拍上对方头侧的门板。


"......嗯........."  这傢伙是觉得把别人困住很好玩吗?这已经是我进门后第几次了?八田紧张的咽了口口水,不得不看向伏见细致毫无瑕疵的脸孔。


"留下来,留在我身边,只看着我。"  伏见把脸埋进对方的颈窝,声音很小,几乎要融进八田的肌肤里,但是他确确实实的听见了。


"......我明白了。"  八田震惊的全身僵硬,然而语气却意外温柔,像是在哄孩子一样。


美咲就像空气一样,不可或缺。


但是这样爽快答应我的条件的美咲,随时都有可能再度离去,就像受困深海底的潜水员,氧气筒的氧气耗完的那一刻,就是死期。





----一语惊醒梦中人。


。。。未完待续


===========================


这年头的美咲根本没有你想像中纯情。。。

猴哥,该干嘛干嘛( ー̀ωー́ )


评论(3)
热度(11)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