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樂

想刺M教纹身在钢尺上

[伏八] 暧昧不已


副標題:炒饭与洁白床单

*前篇:歡迎光臨HOMRA!!!

*這篇有點虐虐……為了劇情需要,鋼尺不得已才……不然鋼尺也不願意啊啊啊~~~~~~~~

*HE放心食用。

*為了一篇有點虐的伏八鋼尺要再寫十篇傻白甜的伏八來彌補受傷的心靈(騙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伏見就這樣一路拖著石化的美咲來到了二樓客房,這是記憶中,兩人一起生活過不少時間的房間。

  直到關上房門,伏見開始解起身上的西裝背心,美咲才回過神來,仔細地瞧了瞧對方。
  
  "為什麼?" 聽見美咲的話語,伏見解扣的手指僵了僵。
  
  "這跟你沒有關係。" 伏見重複著一樣的回應。
  
  "是嗎……" 美咲從原本躺在地毯上的姿勢撐起上身,改成盤腿坐的樣子。
  
  "……猴子,即使你現在不想說也沒關係。" 美咲低著頭逕自說了下去。
  
  "……" 伏見讓解扣的手垂向身側,'碰'一聲坐上潔白的床墊。
  
  "……你離開之後,我想了很多。剛才是我不小心失控了,對不起。我不會逼你現在就要做出解釋,我會等的,等你真的想告訴我事實的時候。到了那個時候,我會好好聽你說。" 美咲一口氣吐露內心的話語。輕撫著地毯,反覆搓揉上頭毛茸茸的纖維,以排遣內心的緊張感。

" ……如果我說事實就是我從來都沒有把HOMRA當成歸宿過呢?美咲。" 

"你說什麼?" 此話一出,美咲的腦袋'轟'的一聲爆起了沖天怒氣。

美咲從地上彈起,衝到了伏見面前一把揪住對方的衣領。

"看吧!剛剛還一臉正經的說會好好聽我解釋,現在呢?美咲?我最討厭這種假好心的人了。這樣的美咲……"

"夠了!說出這種話的你難道都忘了尊哥撿到我們的恩情嗎?要不是安娜好心收留無家可歸的我們,我們現在還是在街上遊蕩……還有草薙哥……處處幫著我們,讓我們能夠很快進入狀況……就算常常出錯,草薙哥還是不厭其煩的指導我們……這些難道都忘了嗎……" 美咲逼近對方的臉吼出聲,揪住衣領的手正微微顫抖,憤怒的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哈!我不可能忘記!這樣的'恩情'叫我怎麼忘得了?" 伏見突然像發了瘋似的大笑起來,讓美咲忍不住想起對方那位死去多年的父親。

"猴子……" 瞪大雙眼,美咲放鬆手上力道,被對方的反應弄的不明所以。

"……來辦正事吧,美咲!我可不是單純來這裡避風頭的……還是美咲不清楚被指名之後要做什麼?" 伏見的笑聲驟歇,一個側身將美咲壓倒在床尾。

"你你你你要幹什麼?" 美咲發現自己的雙手被對方死死封住,動彈不得。

小力戳

美咲只覺得屁股涼颼颼。

"開飯啦!猴子!

......那個...你先把衣服穿上......" 捧著兩盤熱呼呼的炒飯走來的美咲不知道該看哪裡。

"明明不是處男了還裝什麼矜持?坐下。" 自己還不是只穿著一條圍裙就晃來晃去。

伏見忍不住多看了對方光裸的屁股一眼。

"混淡!你你你你你說什麼?" 

看著炸毛的、某部位已經因為自己而脫離童貞的美咲,伏見冷不防伸手往對方腰間探去。

"唔!" 對方的雙腿立時軟了一半。伏見眼明手快的抄過搖搖欲墜的炒飯。

"閉嘴,吃飯。" 伏見把其中一碗塞回聽話坐下來的美咲手裡。

話雖如此,伏見還是勾起被單勉強應付對方。不然美咲都要緊張地貼到牆上去了。

"......這些波羅是怎麼回事?" 

"之前不是都能吃的嗎?猴子你啊,沒有我看著,離開吠舞羅之後一定不會自動自發的吃蔬菜。" 說著說著美咲悄悄蹭了過來。

"可是波羅又不是蔬菜。"

"反正一樣有纖維。就像有人認為西紅柿是蔬菜,有人說是水果。效果都差不多...噯!不要連蔥花都挑出來給我!"

"嘖!" 

伏見也是餓極了,開始一口一口扒起飯來。空氣裡只剩餐具碰撞的清脆聲響。

伏見才不會承認呢,睽違半年再次嚐到美咲的波羅炒飯怎麼能不激動?

啊啊!內心充滿了幸福,飽漲的心臟好像下ㄧ秒就會炸裂。

"......喂!我說猴子,我搬出去跟你一起住好不好?"

--喀。

伏見手裡的湯匙稍嫌用力的碰在碗邊,發出響聲。

"想說我也有固定收入了--雖然只是端盤子的一些小錢--不能繼續給草薙哥添麻煩了...如果和你合租的話即使薪水不多我還是付的出房租的。" 揮動著勺子,邊咀嚼邊說話的結果就是讓嘴裡飯粒在半空四處飛舞。

"...憑什麼我要跟美咲住在一起?" 那聲'草薙哥'令伏見的心跳恢復了正常。

"......這是我現在能想到的最好辦法了啊!我們不是朋友嗎?" 原先飄忽著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神,突然射出兩道亮晃晃的光。

"......我可是背叛了吠舞羅、背叛了尊哥還有草薙哥的人..." 不知為何,伏見無法像意料之中的大聲反駁。

背對對方,伏見又含了一口飯。

"那是不得已的啊!
如果是那件事的話......我代替草薙哥向你道歉。" 

"......你沒必要道歉。我說過了,那些都不是草薙哥強迫我做的。" 看見對方手腕上的瘀青,伏見無論如何也尖銳不起來,語調比平時溫婉了至少一千倍。

"那你會原諒我嗎?" 

"...什麼?" 

"明明那時候每天都住在一起,卻沒有發現你接了那樣的工作......我覺得很愧疚...如果那時候我阻止你,你就不會選擇離開吧?" 

不,這跟你沒有關係...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你完全沒有愧疚的理由啊!

雖然拚命想說服自己這就是事實,但心裡卻清楚明白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哈!那麼,美咲要怎麼補償我呢?" 回答對方的,卻是一如往常的嘲諷語調。

"......所以說猴子你接受了對嗎?我可以幫你做飯、打掃家裡,房租ㄧ人ㄧ半!" 

這算哪門子補償?伏見心想。不過,美咲不知道的是,對方只要看到他一眼就能開心整個下午,更何況現在還主動要求和他同居。試想每天下班回家都能看見自己魂牽夢縈的臉龐出現在門後迎接自己回到家,伏見怎麼樣也想不到拒絕。

"加上幫我暖床。"

只見對方低垂著頭,幾不可見的點了點。

"Mi~sa~ki~" 

補充完體力,伏見覺得自己還能再戰兩百回合。

長夜漫漫,枕邊有你的陪伴,再冷的心,也能變得溫暖

----------------------------------------------------------------

呼~终于、卡了有一段时间的伏八肉终于完稿了......
聽聽Mamo的癡汉音,窝伏八还能再写两百篇/

             by 试用能以注音打出简体字的键盘的钢尺

评论(3)
热度(22)
© 原樂 | Powered by LOFTER